笔趣阁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56章 就是喜欢
    张铁根抱着柳晴春,快步走出粉红歌舞厅的包厢,。

    一路上所过之处,那些正在热舞的男男女女,无比惊奇地停下动作看着他怀中的柳晴春。

    他们的心里全都在猜测着:那个昏倒在那个黑黑男人怀里的女娃子,一定又是哪个不知世事的,被人给哄骗来这里玩,结果被人给下药之后遭了害了。可怜啊,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娃子就这样被人给糟蹋了

    感受到周围人的奇异目光,张铁根和柳如烟二人加快脚步,走出粉红歌舞厅。

    二人到车子边上,柳如烟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春春送去医院,让医生诊断下,尽快让她苏醒过来?”

    张铁根笑了笑,道:“你闻一闻春春身上的味道。”

    柳如烟凑过去闻了闻,柳晴春的身上带着一股子的酒气,原来是被人灌酒了,怪不得刚刚跟她通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

    她不由得埋怨道:“这个死妮子,不会喝酒,还给我喝那么多!”

    “你这个做姐姐的,只是关心则乱。”张铁根笑道,柳如烟对自己的妹妹那么好,将来结婚后,对家人一定要坏不了,不由得看着柳如烟有些痴了。

    “看什么看?”柳如烟被张铁根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跟着是一红。

    “媳妇儿,我越来越发现,你不止漂亮,还是个好女人呢!”张铁根痴痴地笑道。

    “贫嘴!”柳如烟抿嘴一笑,被张铁根这样夸奖,其实心里美滋滋的,便拉开车门,说道,“还不赶快将人放进车内,想要多抱一会儿揩油吗?”

    “哥是那种人吗?”张铁根连忙正色道。

    其实,张铁根还真的是有这种意思。

    他一路上早就忍不住偷偷地在柳晴春上面流连忘返了,手感并不比柳如烟差多少!不过,现在面对柳如烟,张铁根就不太乱来了。

    张铁根乖乖地柳晴春送入车内后面座位。柳如烟也坐到后面,让柳晴春靠在自己的身上。

    车子启动,张铁根稳稳地将车子开回凤凰山庄。

    此时,工地那边的工人都下工了,听不到日间的轰隆的机器声。

    山上的暑气还没有散去,只有一点微风拂过山间树林,传来低低的沙沙声。山沟沟上,悬挂一轮白色的新月,月光清冷。

    好宁静。

    保安部那边有人见到张铁根开车回来,立刻通知铁蛋。

    铁蛋正在担心张铁根的安全,早上柳如烟让他去借衣服,说是要给张铁根穿,就下山去乌龙乡派出所了。

    可是这都一天时间了,就是没有见到张铁根的踪影,让他很担心张铁根是不是出事了。如今,终于看到踪影,铁蛋立刻带着赵伟过来询问情况。

    但是,当他们看到昏迷的柳晴春被张铁根从车内抱下来之后,都有些傻眼了。

    铁蛋急道:“铁根,这个丫头究竟咋回事?”

    张铁根怕给柳晴春造成不好的影响,淡定地说道:“这个丫头太能够折腾,在外面喝得烂醉,害得我跟她姐姐去把她接回来呢!好了,你们都先回去,有事情待会儿再说,我先将人送到屋里去。”

    铁蛋和赵伟他们见状,也就没有再问张铁根从派出所出来之后的事情,便都回去了。

    “谢谢你。”柳如烟感激地对张铁根说道。

    随着张铁根连续几次解救柳如烟姐妹于危难之时,张铁根这个农民,现在在柳如烟心中的地位,就如同春天的竹笋,每天都在蹭蹭的拔高着!

    “都是夫妻了还谢啥谢啊。”张铁根温柔地笑道,“先进去再说。”

    “讨厌,谁跟你是夫妻了?”柳如烟害羞道,伸手去掐张铁根的腰部软肉一下。

    “哎呀!疼!”张铁根痛叫起来,“来人啊救命,我媳妇儿要谋杀亲夫了……”

    “啊!”柳如烟惊呼一声,连忙踮起脚尖,伸手捂住张铁根的嘴巴,嗔怪道,“你这个坏家伙!这里这么多工人在,你瞎咋胡个啥!要是被人听了去,我这个老总还怎么镇得住大家?”

    “那你以后不准再掐我。你这是家暴。”张铁根立刻提条件,一副小男人的模样。

    张铁根这个天杀的农民,居然又开始跟柳如烟大美人卖萌。

    “不行!以后该掐的还要掐,我还治不了你了!”柳如烟完全识破张铁根的阴谋诡计,抿嘴笑道,一拉张铁根的手臂,声音变得柔柔的,媚媚的,“走啦,不要再废话了。”

    “哦,好吧。”张铁根感觉有些失落,看来以后被掐的日子,还很长远,要做好思想准备啊!

    做男人真是不容易,特别是做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更不容易。

    张铁根抱着柳晴春进入她的闺房。

    房间并不太大,但是显然精心地装修过,飘着淡淡的香气,确实很有女孩子的气息。

    张铁根将柳晴春放到传上后,柳如烟立刻给他下逐客令,道:“今天晚上我看着春春,你出去吧,晚上不准瞎转悠哦。”

    “媳妇儿,你白天要做那么多工作,晚上还要看护春春?这太辛苦了,还是让我来照顾她好了。”张铁根说道。

    张铁根本来是一番好意,也没啥子花花肠子,不想柳如烟白了他一眼,道:“让你这个坏蛋晚上留在春春的房间,不是引狼入室吗?别以为你那点花花肠子,我看不出来。”

    张铁根郁闷坏了,道:“媳妇儿,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哥可是个很正派的哥!”

    “切!”柳如烟脸蛋红扑扑的,低声道,“那今天是谁,乘人之危把人给那个了的!”

    “媳妇儿,这可不能够怪我,一个巴掌拍不响。要不是,你先碰我的……”张铁根装委屈道。

    “张铁根,你狼心狗肺!”柳如烟羞得满脸通红,张铁根这个坏蛋,人家好心好意给他擦药,居然诬陷自己……

    说着,柳如烟拿起拿起枕头就要打。

    “媳妇儿别生气啊!”张铁根说道,“我是心甘情愿为你献身的,这样总行了!来,啵一个先!”

    张铁根突然凑过去,在柳如烟脸颊上面重重的吧唧了一下后,立刻撒丫子跑人。

    然后,张铁根前脚关门,后脚就听到枕头扔在门上的声音,心里暗笑:我这个媳妇儿的脾气,果然不是盖的啊!不过这又有啥关系了,我就是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