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65章 吧唧一个3更
    张铁根实在搞不明白眼前的这二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个屁大点儿的事情吗?世上谁规定,师傅收一个徒弟后,就不准再收第二个的?
  
      张铁根只好打圆场道:“你们都是为师的徒儿,只是还没有见过面而已嘛!好了,先握个手,言个和,以后就是好姐妹了。”
  
      “哼,我一口唾沫喷死你!”两人冷哼一声,双手交叉,各自转过身去。
  
      如此一来,这领口里面的规模立刻分出高下来了:小姨子稍显不足,还有待日后的发展;但是看看人家警花,挺挺的,大大的,很是有规模呐!
  
      这二女今天杠上了,同性相斥的力量忒强大了点,一时间客房里面充满了冷气压。
  
      张铁根只好又说道:“你们都是为师的好徒弟,要不我们回去再说?”
  
      “哼!”柳晴春抖着脚,做出一副很太妹的架势,撇撇嘴道,“虽然是个女警察,可是个儿没我高,脚没我长,够资格练我师傅不传绝学‘佛山无影脚’咩?!”
  
      魏新晨眉头一皱,知道对方是在从自己的长处打击她的弱点,英气一振,反唇相讥道:“手臂细得像根甘蔗,手无缚鸡之力,还敢跟我师傅学啥‘少林金刚掌’!学了也白搭!”
  
      然后,二女突然想起什么,愣住一下下,同时转身,二双美目射出杀人的光盯在张铁根的身上。
  
      魏新晨那叫一个果断,上前拉住张铁根的一只耳朵,怒道:“说,你是不是mo了她的手?”
  
      张铁根耳朵一阵刺痛,顿时是哎哎地叫起来,连忙使劲地摆手。
  
      柳晴春那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立刻也上前却,一手就毫不犹豫地掐住张铁根的腰间软肉,这简直已经成为柳氏姐妹灭杀张铁根的必杀技。
  
      “说,你是不是mo她大了?”
  
      “哎呀……放手,放手,疼死了……我的姑奶奶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啊!”二人双重虐待之下,张铁根痛得惨叫起来,连忙一个劲儿的摇手。
  
      “骗鬼!赶快老实交代!”二女同时高声道,手上不约而同加大了力气。
  
      张铁根心里那个憋屈:你母亲的,二个死妮子,这时候欺负老子倒是变得这么齐心了!
  
      “别!小力一点,会被疼死的!”张铁根求饶道,“晨晨啊,你冤枉为师了,为师真的没对春春的手;春春你也误会姐夫了,我真没对晨晨的大怎么样的。”
  
      就在张铁根大玩文字游戏,企图迷惑敌人,让自己死里逃生的时候,绝对低估了人家美女的智商。
  
      二女立刻同时明白过来。
  
      “张铁根,大色狼,你是没mo她的手,可是你mo了她的,对不对?!”还是警花的嘴比较快。
  
      “臭姐夫,mo了人家大,又去mo别人的手!”柳晴春嘟着嘴道,毫不客气地,继续用力掐住张铁根的腰部软肉。
  
      “哎呀……”张铁根惨叫起来,“我错,我错了,还不行吗?饶命啊!”
  
      但是二女心里都是有气,哪里会如此轻易绕过张铁根呢?继续虐他!
  
      于是二女把张铁根给好好地虐了一顿,最后撂下一句,“以后再敢偷吃豆腐,老娘再虐!决不轻饶”的威胁之后,终于饶了张铁根一条小命。
  
      这就是好色的下场啊!
  
      张铁根心中暗自发誓:你母亲的,老子以后再也不偷吃豆腐,老子直接扑倒!成了我的女人,看你们还敢在老子面前嗷嗷叫!
  
      这时候,二女看看对方,感觉还是很不对付,大家都是美女,谁都看谁不顺眼!
  
      张铁根看到二女终于不吵,可是自己身上还是疼得很,就问魏新晨道:“晨晨徒儿,你怎么会在酒店,难道是来这里被领导潜规则的?”
  
      “你这个人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心本姑娘撕烂你嘴巴,再扯下你耳朵!”魏新晨斥道,“我来这里开会,你也真是走了狗屎运!”
  
      “我小时候给人算过命,说我的命有六两重!知道不,皇帝命也才七两重呢!”张铁根说道。“将来一定飞黄腾达,大富大贵!”
  
      “切,迷信!你要是真那么好命,还会窝在一个鬼不下蛋的凤凰村当农民买烤地瓜?”魏新晨嗤之以鼻道。
  
      “不准你看不起我姐夫!”柳晴春又不干了,一把拉过张铁根道,“姐夫我相信你,你以后一定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来,气死这个没长眼的警察!”
  
      “切!”魏新晨不屑地将头扭一边去了。小样,还挺有个性。
  
      张铁根一看这二女又要闹起来,不敢再胡吹乱侃了,对魏新晨道:“那你是不是要回去乌龙镇?我开车来的,要不一起走?”
  
      “坐你的那辆破三轮摩托车啊?”魏新晨道。
  
      “怎么可能?为师今天弄了一辆好车,看了一定羡慕死你!”张铁根得意地说道。
  
      “姐夫,不准让她搭车,我不喜欢这个人!”柳晴春嘟着嘴说道。
  
      魏新晨本来就对张铁根的车子有些好奇,现在柳晴春不让她坐,她偏偏要坐了。
  
      其实,她是开车来的,而且还是那辆价格六七十万的美洲虎,一辆顶的上二十辆张铁根的qq小黄车了,只是张铁根自己不知道而已!
  
      于是,魏新晨挑衅地勾住张铁根的另一只手臂,灿烂地笑道:“师傅啊,你就让徒儿搭车吧?”
  
      “不行,姐夫,不要让她搭车!”柳晴春嚷道。
  
      “这个嘛……”张铁根顿时陷入两难之地。
  
      “哼!凭什么你说了算?对吧师傅!”魏新晨怒道。
  
      “凭什么,凭的我是你师姐!”柳晴春挺着小身板,得意洋洋道。
  
      “凭什么你是师姐?你年纪比我小,某个地方也比我小,洗衣板!”魏新晨得意地挺了挺身子,一片波涛汹涌啊!
  
      柳晴春被伤到自尊心,其实她的也不算小了,还很是瓷实的。但是可恨这个警花的的规模,稳压她一头!
  
      “姐夫,你快给人家评评理啊!”柳晴春比不过人家,便很无赖地玩起了撒娇战术。
  
      魏新晨顿时气坏了,但是要她跟张铁根撒娇,打死她也办不到!
  
      “这个……晨晨啊,春春确实是拜师在前,你就让她一下,她是师姐。”张铁根只好这样说道。
  
      “耶!姐夫你最好了!来,吧唧一个先!”柳晴春兴奋地在张铁根的脸颊上面吧唧了一口。
  
      张铁根心里一阵暗爽;小妮子果然有前途,知道知恩图报!要是这一口能够吧唧在老子嘴上就更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