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明的前夜 > 第四章:守夜人Ⅰ
    本是打算老老实实的留在这支队伍当中看看情况,趁着随队的战士们松懈了,再想办法逃跑的叶琦,却随着队伍走了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候,就是走出了这片树林,来到一片平原之上。

    由于那些战士,或者说是领头的那个中年男爵并不禁止走在队伍们中间的俘虏们低声交谈的关系,已经从四周其他人口中,得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同时也得到不少关于这个艾亚世界信息的叶琦,望着远方遥遥相望,有着雄壮城墙的城市,此时同样是被绑着双手的他,不免的在心底嘀咕道:“不妙啊,真是不妙……”

    怎么说呢?

    这个叫做艾亚的世界,还真是一个奇异的世界。

    别的不说,单单是它四季的交替,就和叶琦原本的世界有着巨大的区别。

    叶琦原本的世界是一年当中有着春,夏,秋,冬,这四个季节的交替。而艾亚世界,虽然也有着这样四个季节。可是,在夏季与冬季这两个季节之间交替,却是以年为单位计算,而不是春季与秋季那样,以月单位计算!

    就比如,此时的艾亚世界已经维持了16年的夏季就要结束,即将迎来三个多月的秋季之后,就将是同样需要维持16多年的寒冬!

    冬季,恰恰又是那些春夏秋三季,一直深埋地下的尸鬼一族复苏的季节!

    而尸鬼一族,又恰好是所有生灵的敌人……

    再加上寒冬当中,无法种植气候环境,就算全世界的生灵,都在夏季积极的储备着粮食。但是,漫长到长达十六年的寒冬,怎么看都会艾亚世界还存在农耕时代的生灵们,陷入粮食紧缺的危机当中!

    面对以上这些从四周其他人交谈当中,无意识透露出来的信息,怎么这个艾亚世界,也有让人觉得有种世界末日的赶脚啊?

    而自己既然要想方设法的将自己原本世界的人们,尽快的“转移”过来?

    虽然,面对以上的这种情况,使得叶琦有些凌乱。

    可是,他却还是要先甩开这点,想方设法的解决眼前的难题。

    毕竟,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可是专门负责与黑暗势力或是自然形成的黑暗和混沌生物战斗的守夜人部队。

    其中会有多加凶险,从这个世界的当权者们,总是将罪犯和战争的俘虏,这些最没有人权的人们投送到守夜人部队,显然就可以看出一二了。

    虽然,叶琦称不上手无缚鸡之力,但二十多年来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战斗为何物的他,以两个金穆顿被终身卖到这样的部队,怎么看都有种仿佛活不过三天的赶脚,不是吗?

    望着眼前一片片随着微风荡漾起来的金色麦田,一座座坐落在道路两侧的美丽庄园,叶琦虽然承认眼前的这幅景色很美,可是,在得知以上这些信息之后,心底却是怎么也美不起来的他,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三天前,在自己的意识空间当中,“他”对自己说的最后一段话“好了,看来要说再见的时候了。给你一点小提示,到了那边稳定下来之后,记得多去图书馆看看……”

    【难道他……或者说是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在降临到这个艾亚世界之初,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越想越觉得可能的他,仿佛从中得到了一丝安心,至少另一个时空的自己也遇上了与自己一样的情况不是吗?

    如果,这真是一个必死的局面,“他”显然也不可能在三十二年,突破时空的屏障回来提醒自己了,不是吗?

    一时间,只能是这般自我安慰了一番,稳定了一下自己手足无措的情绪之后的叶琦,才开始留意起一路上一次次出现在自己心灵深处,那显得有些迫切的想到某个地方看看的感觉。

    和自己身上出现的那个“系统”一样。

    或是男孩到了成为男人的关键时候,天生就会的一样。

    以上这种奇异的感觉其实是和自己的“寻宝者”天赋有关。

    明白这一次次的心灵呼唤,其实是“寻宝者”天赋,发现无主宝藏,指引着自己去探索的叶琦,便是暗暗将这次出现这种感觉的地方记在了心里,以便自己获得自由身之时,方便寻找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帮助的宝藏。

    就这样,又是过了半个小时,才穿个了城外这一大片麦田的队伍,在巴尔城门外的入城人流后方,并没有放缓坐下骏马步伐的中年男爵,显然也没有像叶琦想象的那样选择进城,而是选择左拐,走上了一条镶嵌着一块石板的小路。

    同时,叶琦周围的几个人却也在这时放缓了脚步。

    而仿佛明白这几人心中所想,那个叶琦却是一直不知道其名字的中年男子,却是在这时候从自己后腰的箭袋当中抽出了一支羽箭,搭在了一支拿在左手的长工弓背上,一脸威胁的大声说道:“你们这些杂碎,别以为我不知你们在想些什么,你们也大可以试试!这在杀了你们,最多也只会让男爵大人损失几个金穆顿。别以为这样,会给男爵大人带来什么麻烦。就算这里是拉姆斯登侯爵的领地,但对于你们这些盗匪的处置,还是一样被送到守夜人部队。”

    “当然,也有可能等会你们遇到的巴尔城当中哪支守备队伍的长官,今天心情不好,顺手将你们这些蠢货,一并斩杀在当场。再抛尸到野外,使你们的尸骨被豺狼啃食干净也不一定。”

    在中年男子这般的威胁下,脸色不免有些发白。显然没有勇气去验证前者所说的这些,到底会不会发生的几人,纷纷加快脚步,跟上了从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或是放缓脚步的队伍。

    至于叶琦,已经决定前往那个所谓的守夜人部队,稳定下来,多加了解这个世界信息的他,自然不会再这个节骨眼,去做节外生枝的事情。

    同时,中年男子口中所谓的“盗匪”,也就是除叶琦除外的其他二十八人,其实都是一些在领主的剥削下,无法生存下去,最终只能是拿上锄头镰刀,做起打家劫舍行当的普通平民。

    当然,这些都是叶琦后来才知道。

    至于,他们到底是好是坏,是否无辜,已经在你欺我诈的残酷社会当中历练了十来年的叶琦,就算知道了,显然也不会去多加评论。

    毕竟,真正好与坏,善与恶的定义,谁又说得清楚。

    又是走了大概二十来分钟,穿过大片大片的墓地之后,这支四十多人的队伍,最终在一座山脚前停下了脚步。

    望着眼前这个一侧链接在巴尔城城墙外侧,有着十多米高的木质围墙的巨型堡垒,显然明白自己等人是到达目的地的叶琦,不免与队伍当中的其他人一样,加快了行进的脚步。

    “嗖~~”“哚”

    看着正钉在自己前方地面上,箭尾还颤动着的羽箭,处在队伍最前方的中年男爵,下意识的拉紧手中缰绳。

    “骑士,说明你们的来意!”

    同时,一阵清脆的女声,也在此时远远的从堡垒方向传了过来。

    虽然,深知守夜人这个军团在人族当中的势力,大不如从前了。但是,显然很是明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种道理。

    因此,就算是被误认骑士,这种对于平时无论是哪个贵族来说,都是一种侮辱性质的误会。也没使得平时在自己领地高高在上惯了的中年男爵生气,而一脸微笑的喊道:“守夜人兄弟,请通知斯坦利·福特队长,王国多恩领领主杰克·多恩,护送二十九名自愿加入守夜人部队的兄弟前来。”

    虽然,不明白前面的中年男爵为什么对一个在声音上,明显是女性的女人,却喊着对方“守夜人兄弟”。但是,显然明白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的叶琦,一时间不免有些好奇。

    半响,随着一个身着黑色镶嵌甲,被挂黑披风的中年男子从开启时,老远都能听到“吱吱”声的堡垒当中迎出,这支停顿了一会的队伍,就是再次迈开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