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明的前夜 > 第八章:收获与训练Ⅱ
    围着黑岩堡的训练场,足足的跑了十多圈,喘着粗气,向着食堂走去的叶琦,在庆幸着自己昨天找到了那枚翠绿胸针,此时整备自己戴在内衬衣服内的胸口,在体质与灵巧属性上获得了不错加成的情况下,自己才和其他人一样完成了晨练,不至于出丑的同时,也是对着身旁大多数气都不怎么喘,只是流了些汗的异界原住民的身体素质,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惊。
  
      其中,特别是吉姆这小子,在这几乎完成可以说是,有负重的情况下,六公里武装越野下来,既然连气都不喘几下,只是额头出了些汗。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啊?还是说这些原住民的体质,相比自己那个世界的人来说,强这么多……】
  
      不等叶琦心中对此现象多加猜测,同样在此时走进食堂的斯坦利·福特,这个总是摆着一副严肃表情的中年男子,却是对着前者打招呼道:“看起来你恢复的不错,我还以为你会像那两个新人一样坚持不下来。”
  
      显然是明白这个预备役的人们都称其为福特队长的中年男子,指的是昨日和自己一起加入预备,并且在刚刚晨跑过程当中掉队的两人的叶琦,显然是不会去多加解释什么。
  
      ………………
  
      同时,训练场一侧指挥部二楼的走廊上,正望着预备役晨练回来的克雷斯司令,却是在此时头也没回的对着身后气息还有些不稳,昨晚随队调查马蹄镇突发情况,刚刚回来的事务官问道:“孩子,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那头血兽已经被福特队长和乔纳森合力斩杀。不过,在我们赶过去之前,马蹄镇至少被怪物破坏了四分之一的建筑。当地的乡镇民兵死伤八十二人,几乎占了这个乡镇民兵团的六成。而平民的伤亡,还没统计出来。”
  
      听着自己事务官的报告,不免皱了皱眉头的克雷斯司令,又是问道:“知道是哪支世族在昨天释放了血兽了吗?”
  
      对此摇了摇头的亚伦:“并不是血族当中传统七支世族,听说这个据点好像是和这段时间在黑暗世界传的沸沸扬扬血腥公爵有关。”
  
      “那个血族当中的叛徒?”
  
      一时间,突然有一种仿佛昨晚发生在马蹄镇的事情并不像表面这样简单的克雷斯司令,一对苍白的眉毛紧皱,微微思量了一番的他,就是对着身后的亚伦说道:“看来还真是无论什么事情和这个血腥公爵扯上,总没有什么好事。将报告递交给总部,另外用猎鹰通知另外三支游骑兵队伍这段时间,远离马蹄镇。我先去城中的教堂见下本杰明,希望他能从教廷方面获得些支援。”
  
      本是准备前往巴尔城内的克雷斯司令,却是在想起了什么的情况下,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的亚伦问道:“对了,汉克的伤势怎么样了?”
  
      “比利大学士已经帮他稳定了伤势,不过就算有那瓶28号圣水的帮忙,汉克大叔恐怕也要在两个月后,才能回复战斗力了。”
  
      “那就好……孩子,我记得我们的圣水库存当中,32号以上的圣水,好像就剩那瓶28号圣水了吧?”
  
      看着对此点了点头的亚伦,不免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的克雷斯司令,不由得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次又要去本杰明那个老家伙那里赊账了。”
  
      对此提了提嘴角的亚伦,却是说道:“怎么能算是赊账,毕竟,在面对黑暗生物的立场上,我们一直都是和教廷是站在统一战线,这最多只能算是支援友军罢了。”
  
      “也对……”
  
      显然很是认同亚伦这段话的克雷斯司令,对此又是“哈哈”一笑。
  
      ………………
  
      “听说了吗,昨晚汉克带领的哪支游骑兵队伍,在马蹄镇发现了一个血族据点,在捣毁的过程当中,被一头唤醒的血兽袭击,十三人的队伍,只逃回来汉克一人。”
  
      “放屁,你小子在哪里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培养血兽的技艺,早已经在血族七支世族当中失传了好吗?”
  
      “是啊,不是说整个艾亚,都已经近百年没有出现过关于血兽的消息了吗?”
  
      “我就知道你们不信,不信你们问西蒙,他昨晚也在执勤。当时可是他和“老好人”乔纳森一起为汉克做着急救的。”
  
      “真的吗?西蒙。”
  
      ……
  
      在这个大餐厅当中,正用面包捉着豆奶的叶琦,听着一旁十几个预备役围在一起谈论八卦的样子,不免觉得八卦之心真是哪个世界都有的他,就是笑着摇了摇头。
  
      而一旁对此,显然是误会了些什么的福特队长,却是同样坐在叶琦一旁的吉姆吃惊的目光下,开口向着叶琦说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昨晚和我一起前往马蹄镇的乔纳森,还在大学士那。”
  
      同时,已经听说黑岩堡的比利大学士,医术高超,一直在守夜人汉子当中,起着“医生”角色的叶琦,想起昨天带着自己去城里的炼金工会挑选合适眼镜的过程当中,对什么也不懂的自己多方照顾的乔纳森,就是下意识的开口问道:“他没什么事吧?”
  
      喝了一大口浓稠到一看就是手工磨制的豆奶后,斯坦利·福特才是在叶琦的注视下,开口回答道:“还好,只是战斗的时候,为了给我创造机会,拿盾牌硬抗了血兽一击的左手粉碎性骨折了,想恢复的话,应该要十几天时间。”
  
      对此,心底莫名的松了一口气的叶琦:“没事就好。”
  
      “你好像很关心他,你们认识好像还不到两天时间吧?”
  
      面对斯坦利·福特的疑问,到没有多想的叶琦,就是这般回答道:“乔纳森是一个好人,福特队长。”
  
      “他一直都是一个老好人……”
  
      仿佛带着什么寓意,又仿佛只是单纯的附和叶琦以上的观点,将手中硕大的木质汤碗当中剩下的豆奶,一口喝干之后,站起身的斯坦利·福特,就是对着一旁还在那积极讨论着的预备役们喊道:“一群大老爷们,没事像一个八婆一样在瞎讨论什么?!看来平时的训练对你们还是太过轻松,限你们两分钟内吃完早饭,你们几个,今天的训练量加倍!”
  
      面对这种结果,这几个被斯坦利·福特所指的预备役,满肚子郁闷。可是,鉴于前者一直以来在黑岩堡当中的威名,他们都是选择选择了沉默。
  
      毕竟,要是开口叫屈,谁知道这个整天绑着一张脸,负责预备役训练的魔鬼队长,会想出什么新招,整治他们。
  
      吃过早饭,来到训练场上的上百个预备役,就是从一旁平时摆放训练武器的仓库当中,取出一柄柄钝剑之后,就是回到训练场,在福特队长的注视下,卖力的挥舞起了手中的钝剑。
  
      同时,从叶琦握剑的手势当中,一眼就看出前者显然是没有接触过长剑这种武器的福特队长,就是喊道:“西蒙!”
  
      十多分钟之后,在西蒙的指导下,算是大概清楚了怎么握这种西方长剑的叶琦,就是在前者的指导下挥舞起了长剑。
  
      ………………
  
      而时间,也是在不知不觉当中,转眼间过去了七天。
  
      “下劈”
  
      随着心中默念,高举在手中一百零六公分的单手剑,就是在空气当中带起了一阵呼啸,如同晴天霹雳般劈斩而下。
  
      “突刺”“横斩”“上挑”
  
      在训练场当中,完成了这一组动作之后,平稳了一番呼吸的叶琦,才是对着一旁已经等候多时的吉姆说道:“好了,一百组了,我们去吃饭吧。”
  
      虽然,这些四种招式,看起来很是简单的同时,长时间练习起来也很是无聊。
  
      可是,已经过了动不动对于长时间进行着相同的事情,都会感到无聊年龄的叶琦,却是深知正是这些你平时觉得无聊的练习,往往在关键的时刻,恰好能救你的命。
  
      特别是在经过这些天的了解之后,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这个世界有多危险的他,在训练的时候,自然很是卖力。
  
      至于,就算是发生战斗,作为远程打击力量,只要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没事去练习什么近战武器的想法,就是可是一个笑话了。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游戏,每次战斗,没有什么血牛可以帮你拉住仇恨,让你尽情的站在远处负责远程打击。
  
      大家都是活生生,拥有独立思维的个体,在面对像是擅长远程打击的弓箭手时,自然会相反设法的接近对方,将其干掉。
  
      同时,远处站在黑岩堡的围墙上一直注视着叶琦,已经基本算是康复,就是还不能做剧烈动作的乔纳森,就是这般开口说道:“训练态度认真,体能,身体的灵活方面,这些都还算不错。可那像娘们似的力量,算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或许是卡米特人的力量,本身就处在弱势吧。不然,两百多年前远渡蓝色大海而来的他们,早就一统人族全境了。”
  
      面对身旁斯坦利·福特这样的解释,绝对也是的乔纳森,就是开口问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叶琦现在的力量,怕是连最低磅数的战弓都拉不开。要不,我们去向克雷斯司令官申请,那这小子吃些冷冻在冰库当中的凶兽肉?”
  
      虽然,知道乔纳森所说的凶兽肉对长时间的食用者的力量,有着很好的提升效果。可是,显然也知道这种东西有多珍贵的斯坦利·福特,就是反问道:“你觉得一直视那三十多磅凶兽肉为宝贝一样,就算是在蒂娜那丫头即将普及黑铁之时,也只是拿出十多磅的克雷斯司令官,会同意?”
  
      “不试试,怎么知道?”
  
      对于好友的这种不死心的态度,斯坦利·福特只能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仿佛在说,那你去试试呗。
  
      “对了,蒂娜那丫头应该也快从月塔回来了吧?”
  
      对于好友明显岔开话题的行为,对此只是点了点头的斯坦利·福特,开口道:“明天,会随着月塔换防的兄弟们一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