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明的前夜 > 第二十一章:返回的途中Ⅱ
    望着远处视野尽头,出现在地平线上的一线黑影,驾着马车的叶琦,就是对着身后的众人解说道:“前面就是巴尔城了,一个外围大概有着三十来米高城墙,常住人口在十二万,对你们来说,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它算是卡夏公国南镜,奎尔丁地区,最大的港口城市了。属于,拥有耀银阶级实力的拉姆斯登侯爵的领地,当然,这也是他们家家族的大本营所在。”

    “耀银阶级?是一种对于个人战力的等级划分吗?”

    看着叶琦在自己这样问题下,点了点头的王安易,又是问道:“可以形容下,达到这种程度的实力,有多强吗?”

    虽然,没亲眼见识过拥有耀银阶级实力的人族战士,有多强悍。

    但是,这段时间显然在黑岩堡的图书馆内,看了不少书籍。再结合平时道途听说来的信息,微微思索了一番,除去其中哪些明显夸大成分的信息后,叶琦就是开口解释道:“在身体素质上,大概拥有常人极限的八倍的身体素质以上,能单靠一柄质量过硬的冷兵器,轻松的击溃人数达到数百人,并且都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如果人数在百人左右的话,那么拥有耀银阶级实力的这些强者,不怕麻烦的话,应该能做到全歼!当然,以上这些,都是在这些非人类保持自身无伤的情况下。如果,拼起命来的话,在有关记载当中,就有一个耀银高阶的家伙,拼着在自己重伤与力竭的情况下,在短短的三个小时时间内,全歼了一支一千二百人,全副武装的军队!”

    “那么说,这个艾亚世界,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喽?”

    看着身后听着自己以上所说,两眼放光的钱永兴与安立兴几个青年,显然明白他们是误会了的叶琦,就是开口解释道:“这只是一种相对的比喻,好不好?如果,这些军队当中有这大量的黑铁阶级的基层军官,与几个赤铜阶级的高层将领坐镇的话,情况可就不好说了。不然,艾亚世界当中的这些种族当中,还要军队做什么?统统去培养高阶位的强者不就完了?”

    “那来到艾亚世界半年多的你呢,现在处于什么级别?”

    在王安易的这样的问题下,为了变相的增加以后自己在众人当中的威信,还是决定说些的叶琦,就是开口说道:“力量和体质,都已经超过了常人的极限,用原住民们的话来说,就是成功的迈入了超凡者的殿堂。不过,系统评价是黑铁初阶,但是,同样因为我们有“系统”,可以全面的提升自己各个方面属性,算是比原住民多了一些优势的关系。在原住民们的眼里,我大概处在黑铁中阶的阶段。”

    至于,自己那一直存着没用的40点技能点数,如果全部增加到基础剑术上的话,凭着出色的剑技,自己应该能和守夜人当中的黑铁高阶的守夜人汉子正面抗衡,而不落下风。

    当然,以上这些,显然是只要叶琦自己知道就好,完全没有必要在众人面前说出这些。

    而听着叶琦这样的解释,显然是明白了什么的陈大元,就是不免的嘀咕道:“怪不得当时你能一脚踢断那个家伙的颈椎骨……”

    面对陈大元的这句哪壶不该提哪壶的嘀咕,叶琦显然不会在这时候,去多加解释什么。

    或者是觉得叶琦这样的解释还不够深刻,仿佛在冥冥之中的安排下,十来个拿着斧子长矛等简陋武器的男子,在一个上身穿着一件崭新皮甲,手持长剑的男子的带领下,从道路两侧的灌木丛当中走了出来。

    不用多说,看着向着自己等人成包夹之势冲来的十几人,就明白了来者不善的叶琦,倒是想挥舞手中的马鞭,让拉车的两匹驮马加快脚步,冲过去。

    但是,下一瞬间,就是发现在前方道路上的两排简易木质拒马,显然不想车毁人亡的叶琦,只能是拉紧了手中的缰绳。

    “老大,不对啊,这些人里面怎么会有个守夜人啊?!”

    看着一旁的小弟这般哆哆嗦嗦的指着被自己等人运用拒马,拦下的这辆马车当中,下来的一个背背长弓,后腰挂着满满一箭袋羽箭,腰间悬挂着一柄带鞘长剑,身穿守夜人制式皮甲的青年,这个本来也是被吓了一跳的带头大哥,在看清青年身上的那套预备役皮甲之后,不免有些气急败坏的胎脚,一直向着身旁的小弟踹去的同时,还不忘的喊道:“就是一个守夜人预备役,怕什么?!”

    “好了,看在黑岩堡守夜人的面子,我可以不杀你们。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交出身上的财物,留下马车和女人,滚蛋!!”

    在这个带头大哥这种没有丝毫废话,直接摊牌的情况下。

    虽然,知道这些都是被这个世界的权贵们,压迫的没有办法,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可怜人,最终走上了在寒冬到来前,就地客串盗匪,准备捞上一笔,好度过漫长的冬季。而自己,也是在前两次外出寻宝的途中遇上过一批。当时,只有自己一人的关系,没什么后顾之忧的叶琦,就是挥舞在带鞘的托尔斯钢剑,教训了那些家伙一顿,并没有选择痛下杀手。

    但是,就是因为控制自身的力量,在每次挥剑时,慢了几分,最终使得叶琦在绑着那六人回到黑岩堡,将他们交给面瘫男的时候。看着左臂被划出了一道口子的叶琦,站在一旁的乔纳森就是说道:“强者们有时候,对于弱者是应该需要多些怜悯。但是,在必要的时刻,却也绝不能手软。”

    比如,此时带着大部分没什么战斗经验,手中又是没有趁手家伙的九个新人的情况下。

    明白现阶段的自己,如果又是控制自身的力量,而不去对这些“盗匪”痛下杀手,那必然是对同样身处险地的九个同乡不负责的叶琦,就是转身对着身后都是注视着自己的九人说道:“你们自己小心。”

    与王安易等人这般交代了一句,就是在转身的过程当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下了背上战弓的叶琦,就是在“嗖”的一阵羽箭划过的怪响声当中,躲过了一支本是向着自己胸口射来箭矢。

    取箭,搭弓引箭,射!

    “嗖~~”

    被110磅怪物级的战弓射出的三菱重箭,在空气当中发出了一阵更加剧烈,仿佛能撕裂空气的怪响。

    下一瞬间,远处被一丝黑线从胸膛穿透而过,碗大的伤口,爆出了一小片血雾的盗匪当中这个唯一的射手,就是双眼一番,软倒在了地上。

    而射出了这一箭,就直接扔掉了手中长弓,显然对于刚刚自己射出的那一箭很有信心,可以干掉盗匪当中的那个远程力量的叶琦,就是对着正本能的向着自己冲来的盗匪们,拔出了腰间的托尔斯钢剑。

    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人数,而选择避让的叶琦,挥舞着托尔斯钢剑,与冲锋在最前面的带头大哥,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当——”

    在这次短短的拼剑当中,发现这带头大哥的力量,既然还比自己差些,最多也就是刚刚普及黑铁阶级程度,嘴角不由的一阵上翘的叶琦,当下就是飞起一脚,踹向了前者的腹部。

    在一声可怕的闷响当中,直接将这个带头大哥踹飞了出去,并且带倒了他身后四人的叶琦,就是握紧了双手上的托尔斯钢剑的剑柄,对着在自己身侧两米开外,并没急停,而是连人带矛向着自己突刺而来的两人,脚步一搓,微微测了测身,直接让过两柄矛尖上满是锈迹的长矛之后,挥剑水平横斩。

    不等随着体内巨大的血压,冲天而起的两颗头颅落地。

    一直没有停下冲锋脚步的叶琦,突刺到还没站起身的带头大哥身前,在他那满是惊恐的眼神当中,挥舞着手中托尔斯钢剑,猛然下劈!

    以上说起来看似很长,可是,一切却在短短的五秒内上演!

    而叶琦这种运用冷兵器,高效的杀人技艺,不但震惊了身后九名降临者。也使得倍受震撼的盗匪们,一时间,都是惊恐不已的愣在了那。

    这场短促到,算上开场,也不到两分钟的战斗。

    就是随着被叶琦一剑从左肩斩开到胸腹,带头大哥体内飞溅而出的鲜血,飞溅的四周几人满身都是的情况下,单手持剑的叶琦,将还滴着鲜血的剑尖指向剩下的那些盗匪们时,他们都是纷纷惊恐的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后,直接落幕。

    明白这些盗匪,压根就是没有经过哪怕最为基础的战斗训练,说到底只是一些农民在农闲时候,客串一下拦路盗匪农民的叶琦,倒也不奇怪他们纷纷在这时候选择了投降。

    “钱永兴,陈大元,你们去收集他们的武器。王安易,宋立兴,你们用马车上的那条绳索,将他们双手绑上,并且串在一起。”

    这般交代了一句的叶琦,就是提着滴血的托尔斯钢剑,转身向着马车走去,在剩下两男四女的注视下,先是将长剑放在了一旁后,又是从马车上拿过了一个皮革水袋和一抹棉质的毛巾,咬开水袋的木塞,将里面的清水倒了些在毛巾上,擦了下脸上的血污的叶琦,看着一旁那一直愣在那,注视着自己的两男四女,便是开口说道:“都看着我,做什么?你们可以去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