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黎明的前夜 > 第二十六章:守夜人的强硬Ⅰ
    在得知黑岩堡的福特队长,带着驻守在黑岩堡的三十二名正式守夜人,肩挂黑斗篷,腰佩黑耀石长剑,身着做工考量的精良镶嵌甲成群的走上巴尔城街头。

    其中,更是有半数守夜人还背着战弓,后腰挂着两袋满满的黑羽箭之时。

    前段时间,收到过黑岩堡守夜人警告的鲍尔,在听到自己的这个心腹,直接推门进来,报告以上信息的时候,那被桌下“女仆”含在湿润小口中的小鲍尔,直接就是一软。

    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小鲍尔,会不会就此吓出什么毛病的他,也再顾不上什么身为守备部队大队长,堂堂爵士的颜面。深知就算自己集结起总数一千多人守备部队,也不够在奎尔丁地区有着四十二名赤铜阶级战力,还有大量黑铁高阶战力的守夜人砍得的鲍尔,便是急切的向着进门报告此消息之后,就是时不时的将目光放在自己身前这张宽大办公桌红色桌布下,那呈现出一个圆润臀部轮廓上的马克问道:“他们是不是朝我们这来了?”

    “那倒是没有,大人。福特队长,正带着他们前往城北码头的方向……”

    听到马克这样的回答时,虽然,在心底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表情上,却是拉下了脸的鲍尔,就是直接打断道:“该死的!那你这么急冲冲的进来做什么?!不知道昨日,我在“佣人市场”买了一个新女仆吗?!还是说,你想看我的玩笑?!”

    “怎么会,大人,我哪有那个胆子……主要是因为,刚刚治安队在码头出了状况,亨利派人来通知我们,担心遇到什么辣手的情况。我就是和往日一样,集结了一个中队的人马,随他们去了……可就在刚刚,我得到消息,发生在码头区的那件“私事”当中,既然牵扯到了一个黑岩堡的守夜人预备役。而这个守夜人预备役,却好死不死的在昨晚,跪在神语之树前宣誓,正式成为一个守夜人。”

    听着自己一直以来的心腹,马克这般断断续续的解释,算是大概明白了事情经过的鲍尔,气的差点从桌椅上挑起身来,不过,显然在这短短的瞬间,就是意识到了自己还光着屁股的他,就是张红着脸,咆哮道:“该死的!你难道不知道最近那些守夜人,正因为对城内那些被关押监狱当中的囚犯,和那些于此事有着利益关系的家伙在较劲吗?!在高端战力上,这些几乎和整个巴尔城权势手上所握的力量,相差无几的守夜人,此时,差的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吗?!”

    “而你,既然因为亨利那帮家伙,无非就是掩护城内混混们欺男霸女的“私事”上,在踢到铁板的情况下,派出了一个中队?!整整两百多人全服武装的守备部队?!”

    在鲍尔的这通咆哮下,一时间咬口无言,对以往关系还算不错的亨利这种坑自己的行为,心底早就是在破口大骂的马克,只能是低声的争辩了一句:“可是,当时的我,也不知道亨利他们是在“私事”上踢到铁板了啊。”

    而就算平日荒淫无度,但是,这么说也有着赤铜阶阶级实力的鲍尔,显然是听到了自己的心腹,马克嘴上这段争辩。

    一时间,更加感到气不打一处的鲍尔,就是抓起了身前办工桌上的沉甸甸的金属装饰,猛地向着马克的所站的方向砸去。

    在一声闷响当中,直接被三四公斤的金属装饰品的一角砸中了脑门的马克,就是一直双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看着倒地昏厥的马克,额前所流淌出的鲜血,将地板上那为了符合自己贵族(爵士)的身份,而特地在拍卖行当中,花费120枚金穆顿买来的名贵地毯缓缓的染红,不免有些急眼的鲍尔,就是再也顾不上其它,直接就是光着肥臀,从办工桌后跳了出来,丝毫没去顾忌马克的死活,一脚将前者狠狠的踢飞了出去。

    半响,在浑身**,有着秀丽容颜的“女仆”的服侍下,穿戴整齐的鲍尔,就是在房间当中,大声的喊道:“人呢,都死哪去了?!”

    随着两个身着金属甲胄卫兵推门走了进来,没有再去多加看一眼,一旁承受了自己盛怒的一脚之后,腰椎不知撞到哪,此时整个人正呈现着一种诡异角度,令人异常倒胃口的家伙的鲍尔,就是一脸从容的开口吩咐道:“将这头该死的猪猡,暂时扔到停尸间去。晚上在他身上绑上石头,扔到阿塔力河喂鱼。”

    看着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但却不发一言的两个卫兵,抬着马克的尸体离开了房间。对此显然表示很是满意的鲍尔,又是对着期间一直躲在自己办工桌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女仆”说道:“我希望在我回来之前,你能将这件地毯上的血迹弄干净。如果,让我看到一丝杂色,我想黑矿窑的猪猡们会更加适合你。”

    没有在理会在自己这样的话语下,小脸被吓得苍白的“女仆”。明白自己再赶去码头向守夜人解释,自己绝对会被那支被马克派出的中队连累的鲍尔,就是急急忙忙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

    同时,已经在半路与被马克派出的这支全服武装,两百多人的守备队伍回合的亨利等人,就是浩浩荡荡的赶到了码头区,叶琦所租这座小院前的小巷口。

    在四周好事群众们的围观下,吩咐杰克带人在民众前,拉起一条警戒线。

    又是示意随行而来的守备部队,派人封堵的眼前这条小巷的前后出口之后。才在下属相拥当中,缓缓上前了几步的亨利,站在小巷口,望着小巷当中,那倒毙的两个身着治安队统一白色服装的下属,不免对此皱了皱眉头的他,就是对着叶琦等人所在的那间小院高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巴尔城治安队副队长亨利。你们现在了有两个选择,第一,你们放下武器,自己走出来,跟我们返回治安队总部说明情况。第二,我们冲进去,将你们就地击杀!”

    “好了,我给你们十息的考虑时间。”

    结束了这般喊话的亨利,便是示意四周的守备部队准备。

    而踩着小院内的一口大水缸,从墙后探出了半个脑袋,打量着远处身着牛皮甲的守备部队其中数十人,在亨利的示意下,取下了背后长弓,又是从后腰的箭袋当中,取出了四五支羽箭,将它们依依箭镞朝下的插在了身前的地面上,以便自身能在接下来的射击过程当中,更加快速的取箭搭弓的情况时,明白自己等人不现身,十息过后,这个小院绝对会率先遭到一阵箭雨打击的乔纳森,便是转身,对着身后三人当中的叶琦说道:“看来黑岩堡那边的兄弟,被什么事情耽搁了,我们先出去吧。”

    不等叶琦开口,一旁的王安易就是这般提议道:“其实,我们可以从后门离开……”

    看着并没有去回答王安易这般提议,而是跳下了大水缸,直接就是选择向着小院院门走去的乔纳森的背影,叶琦便是向着一旁疑惑的两人多加解释了句:“放心吧,院外的这些人,不敢拿我们怎样。”之后,就是跟上了前者的脚步。

    接下来的事实,也却是如同叶琦所说的那样。

    毕竟,无论是哪个世界,都是有着一条通用的规则:那就是实力至上,强者为尊。

    而对于作为巴尔城治安队与守备部队来说,黑岩堡的守夜人,恰恰是他们无法招惹的对象。

    “该死,怎么是两名守夜人……”

    以上显然面对从小院当中率先走出的叶琦与乔纳森,望着前者两人身上正式守夜人的装扮,纷纷在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前者两人的治安队队员,和守备部队的成员,此时脑海当**同的想法。

    面面相觑的他们,纷纷将目光注视在了作为这次行动的最高长官,同样也没想到小院当中会走出两个正式守夜人,不免有些手足无措的亨利身上。

    毕竟,这可是至少有着黑铁阶级实力,与黑暗和混沌生物,常年征战在第一线的正式守夜人。而不是预备役当中,那些除了少数正式守夜人的子嗣外,往往都是从各地监狱拉过去的囚犯!

    如果说,从这个小院当中走出的是两个守夜人的预备役,显然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的亨利等人,必然会毫不犹豫的上前缉拿,或是在遇到反抗时,就地击杀。

    但是,如果是往往每次外出行动,都能代表着当地守夜人力量的正式守夜人的话,那就不得不让他们,感到事情的辣手了。

    毕竟,整个奎尔丁地区,守夜人当中拥有着赤铜阶级战力的正式守夜人与游骑兵的数量,几乎已经完全可以抗衡整个巴尔城当中权势们所掌握的力量,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

    虽然,守夜人们一直以来都是谨守着跪于神语之树前,所宣誓的誓言,不去插足任何人族国度,世俗间关于权利的争斗。

    可是,那显然也不等于,守夜人们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而事实上,常年与黑暗和混沌生物战斗的守夜人,不止在同阶级的战力与技巧上,相比其他职业,有着一定的优势,往往也是异常团结!

    不过,就算如此,此时的自己显然也不能放任这两个守夜人离开吧?

    因此,在心底不免有些犹豫的亨利,陷入了两难当中。

    但是,很快,随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伸手拦开阻挡在身前的人群,穿过治安队员们拉起的警戒线的时候,情况又是发生了颠覆性的逆转!

    只见这个围观人群当中走出的中年男子,就是这般大喊道:“什么时候,守夜人当街杀人,能像贵族们一样得到赦免了?还都在犹豫什么?!上去给我将这两个守夜人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