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王传说 > 第二十八章 千锻沉银(第四更)
    四更完毕!唐门的兄弟姐妹们,收藏、推荐,都砸过来吧!----------------------------------------------温度越高,沉银的延展性也就越好。

    两个小时的耐心感悟,骤然爆发起来,唐舞麟却是毫不手软。一次次有力的敲击,沉银开始变形,火星四溅。

    每当他手臂开始酸疼的时候,脊椎就会传来一股热流,瞬间流入四肢百骸,化解着手臂的酸痛。唐舞麟也自行调动魂力注入到双臂之中,保持着自己的力量。

    渐渐的,一尺见方的沉银开始变小了。百锻提纯效果逐步显露。

    要知道,沉银本身强度就已经非常高了,密度极大,想要将它提纯,并且产生收缩的效果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且还要在不破坏它本身纹理的情况下。

    单是经过唐舞麟眼前这种近乎完美的提纯,这块沉银的价值就要至少提升数倍之多。

    唐舞麟自己也不知道捶打了多少次,渐渐的,那捶击带来的轰鸣消失了,在他眼前,那块沉银似乎在释放着若有若无的光芒。每一次捶打,它似乎都会随之呼吸一次,和唐舞麟的呼吸相合。唐舞麟脊椎已经变得灼热,隐藏在衣服内,他的皮肤渐渐出现了淡淡的金色纹路。

    旁边的邙天注意力全都在那块沉银上,并没有注意到弟子身上的变化。

    唐舞麟眼底深处的那一抹金色略微明亮了几分,手中的千锻钨钢锤似乎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每一锤敲击下去,那沉银仿佛都会发出一声舒服的吟唱声。

    唐舞麟的眼睛越来越亮,捶击的频率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快,全身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了那一对千锻钨钢锤之中。

    沉银越来越凝实,体积逐渐缩小了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百分之十五。到了这种程度后,它的密度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再也不会向内收缩,但唐舞麟的每一次捶打,都在轻微的改善着它的纹理,让它的纹理变得更加合理。

    火光映照,将整个锻造师内都映衬的一片通红,别说早已被汗水沾湿了衣襟的唐舞麟,就算是旁边的邙天,也已经是额头见汗。

    千锻,这是千锻的感觉了。

    身为宗匠级锻造大师,邙天极为敏锐的捕捉到了唐舞麟敲击时与沉银的那份契合。

    这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唯有真正体会过千锻的人才能真正地感受到。

    原本邙天今日只是想让唐舞麟先感受一下沉银,逐渐的寻找感觉,在前往中级学院之前完成千锻就可以了。可他万万没想到,唐舞麟竟然会在第一次接触沉银的今天,就直接开始了千锻,并且真的进入了那个状态之中。

    这固然是因为他有着足够的力量,但更重要的还是悟性啊!这孩子,是注定要成为大师的。

    邙天这一生最大的失落就是没能成为圣匠级的锻造师,但在唐舞麟身上,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三个小时过去了。唐舞麟还从来没有一次性锻造如此长的时间,而且还是在如此高强度的锻造之中。

    三个半小时过去,四个小时!

    唐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锻造室门外,儿子久久不归,他找了来。正好看到唐舞麟挥汗如雨的一幕。

    那奇妙的节奏,宛如交响乐一般的敲击声,还有儿子那专注的表情。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儿子锻造时的样子,这分明是一种已经登堂入室的境界啊!他才九岁啊!短短三年时间,竟然就已经能够达到如此程度了吗?唐孜然见过的锻造大师数量不少,他在唐舞麟身上,分明已经看到了一份那些大师身上特有的味道。

    没有去打扰,唐孜然很清楚一位锻造师在全心锻造时专注的重要性。邙天就在一旁,很明显,儿子在锻造方面,应该是要有所突破了。

    四个半小时了,唐舞麟的脸色已经有些苍白,身上的金色纹路早在唐孜然到来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不见。

    当年第一次来这里时的酸胀感再次出现,双臂越来越沉,这分明是力量透支的感觉。但是,他没有停,甚至每一次捶击的力量依旧那么均匀,意志力支撑着他,继续着自己的锻造。

    就要成功了,就要成功了。不能停,现在停下,很可能就会前功尽弃。

    正因为和那块沉银之中有种冥冥之间的联系,唐舞麟咬紧牙关,继续锻打着。

    邙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攥紧了双拳,在这个时候他甚至要比唐舞麟还要紧张。

    如果这孩子第一次尝试千锻就能够成功的话,毫无疑问,会给他建立强大的信心,对于未来他在进行千锻时,将有着巨大的好处。成功率一定会比其他锻造师更高得多。

    可是,他能够支撑得住吗?快五个小时了,持续接近五个小时的锻打,就算是自己,也要全力以赴运转魂力才有可能做得到。

    “当、当、当、当、当……”千锻钨钢锤因为持续的锻打,本身受到炉火的烘烤,也已经有些发红了,如果不是千锻赋予它的坚硬,恐怕早就支持不住。

    突然,那块沉银在唐舞麟的锻打中轻微的振颤了一下,紧接着,一抹亮银色的光彩骤然冲破了炉火的封锁,将整个锻造室映衬成一片银白。

    唐舞麟双锤同时落下,重重的捶击在其上,顿时,那银光变得更加狂放起来。

    邙天几乎是闪电般就到了唐舞麟身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小刀,手起刀落,迅速划向了唐舞麟的手腕。

    一股鲜血喷洒而出,刚好落在那块银光闪烁的沉银之上。

    唐孜然惊呼一声。下一刻,邙天已经用手捂住了唐舞麟手腕上的伤口,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块闪烁着银光的金属,同时关闭了炉火。

    鲜血落在银光之中,发出一连串的“嗤嗤”声,青烟缭绕。火焰熄灭,露出了金属本身的样子。

    比之前又缩小了一圈,沉银上的火红色以惊人的速度褪去,同时褪去的,还有那闪烁的银光。

    在进行锻打之前,它原本夺目的银色消失了,看上去灰扑扑的,毫不起眼,只是,在本体上,却多了一层细细密密,宛如大海波涛一般的纹路,这些纹路就像是铭刻在上面的似的,但偏偏本身又极为光滑。

    灰扑扑的沉银仔细看去却有种深邃的感觉,那是一种极为奇妙的质感。

    同样是千锻,不同金属千锻的难度千差万别。如果说千锻钨钢的难度是一,那么,千锻沉银的难度至少是五,甚至是八。

    邙天在让唐舞麟尝试千锻,并且给了他这块沉银的时候,根本没想过他能够千锻成功。而是要让它通过这块不容易破坏,品质足够好的金属来寻找千锻的感觉。

    可是,五个小时,整整五个小时的时间,他成功了。

    那灰扑扑的,正是,千锻沉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