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2 逃命高手

002 逃命高手

    穿着黑色范思哲的刀疤脸,此时站在符昊不久前站的那堵墙外。
  
      那石雕一般轮廓分明的脸上表情阴冷。
  
      因为他面前的绝不止是十字路,而是米字路口。最少有八个方向的岔路。
  
      他们要追的人显然不知道是从哪条路逃了。
  
      旁边小弟,“刀哥……”
  
      刀疤脸墨镜下的眼神阴冷,声音冰冷果决,“分八路走。每路七个人。看到他格杀勿论!”
  
      他重新坐进车门里一边冷冷说,“这个人必须死!”
  
      ……
  
      这是从小到大,符昊跑的最快最远的一次。
  
      离市区越来越远。
  
      那周围慢慢的都是山坡,完全没有人迹。符昊从国道上拐上山坡。那个‘一级奔跑技能’是真给力。
  
      “我要是早点有这些本事,学校的体育考试,就不用那么头痛了。”今年学校高层又要搞什么德智体全面发展,分明就是想难为我。还每人非得加一个体育兴趣社。现在好了,我还怕这一套。
  
      阴天开始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符昊怀里抱着摄像机,看着地上出现的泥脚印心想,“跑得够远了。不找个地方避一下是不行了。”
  
      此时,不远处的山坡后面,有一些废弃的烂房子,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他跑近后能看到,那房子的门还是哪种老式的木制的门,门上用一种七十年农村代常见的铁链锁着。从第一间屋子的门边往里看,只觉得空空的,早就没人住的样子。
  
      符昊估计,这种地方应该是改开之后废弃的小村庄吧。随着天朝经济的发展,人都有往高处走的想法,农村人口逐渐在往城市里转移。这种地方就是这种转移的结果。不光是农村,城镇也一样。
  
      符昊上中学时,镇上有三所中学。上高中时就剩下两所了,读到大学后,已剩下一所了。大量的人口都去了更富有的大城市。
  
      “在这里将就一下吧……”符昊没敢直接到正面那些房子里去。他找了村后面的一间小屋子,进到其中,屋子里的地面还是泥巴的,墙是青砖的,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地上有个一边没脚的老式木椅,符昊坐下来后试了一下手机,被打湿了,开不了机。“估计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信号的。等天亮了再说吧。”
  
      符昊抱着双肩看着这没有门直惯风的屋子心想,那帮毒贩按说并没有看到我的正脸,只要现在能逃掉不被抓到,也就没事了。
  
      天亮之后再想法子上国道搭过路车。也就算有惊无险的过关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儿,比他活了几十年的听到的奇闻异事还离谱。看到了黑帮杀人现场不说。还成了一个奇怪的空间的选民。奇异程度堪比当年高考时自己学习成绩不好,居然考上了211重点大学。
  
      房间里很冷,但身体还是太累,慢慢的还是靠在墙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
  
      符昊忽然有种极危险的感觉。猛睁开双眼,四周万籁俱寂。他在黑暗中瞪着对面隐隐约约的听到有汽车开过来的声音。
  
      他把身体贴靠在黑暗中的冷墙上,“……已经这么远了,这么多山坡和岔路,不会单单追加到这儿来吧……”
  
      他心里呯呯的跳,坐在角落里屏住呼吸不动。
  
      车开得近了。
  
      有几个人从车上下来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妈的,下着雨的,一夜没睡。都这么远了,已经不可能抓到了吧。”
  
      另一个声音说道,“温哥说一定要抓到,你想怎么样?”
  
      骂声,“这个小兔崽子,还真能跑啊。山都让咱们翻遍了。”
  
      “吴老二带着狼狗都没追上。狗跑得快,吴老二追不上有球用!现在下雨连狗都闻不到味儿了。”
  
      “操。”
  
      不断的有人在骂。然后有不少人在解裤子撒尿的声音。
  
      然后,一个穿花衬衣的胖子忽然从门口就走了进来。对着那房间的大厅解开裤子拉链。
  
      水柱落在地面上发出霹雳啪啦的声音。
  
      而符昊就在他的背后的墙边冒冷汗。
  
      这对符昊来说绝对是重大变故。这个正尿得爽快的胖子,尿完后一回头就会看到他。以这帮家伙的心黑手辣自己绝无活路。
  
      他的一只手慢慢的往旁边伸,那儿有根断掉的手腕粗的窗衬。
  
      慢慢的把这根衬子摸到手上。那胖子已经开始低头拉拉链,把枪叼在嘴里,缩着肚子,两手在裤裆上交叉。
  
      嘣的一声,就有一记闷棍打在他的后脑勺上。
  
      胖子嘴里的枪掉在上发出咣的一声。
  
      那胖子两手捂着头,缓缓的跪倒在地上。
  
      符昊弯腰在地上捡起枪。
  
      心说抓个人质,把枪顶在那胖子的头上,低喝道,“要命就听话。”
  
      那胖子被这句话激醒了,猛的两手抓住枪,大叫,“他在这儿!!!”一边用力往后夺枪。
  
      符昊猛的一扯,呯!的一声,那手枪近距离开火,子弹直接在胖子的鼻子中间开了一个大洞。
  
      外面的家伙此时已经大叫着都围了过来。
  
      “怎么回事!有枪声!!”
  
      这帮毒贩子也不管里面有没有自己人,立即啪啪的向里开火,符昊面前的墙壁上溅起的灰向雨一样。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墙边挪。
  
      枪子嗖嗖嗖……的不停从窗户和门口射进来,没头苍蝇一样乱飞。
  
      外面有人在叫,“火力先压住他,一定要把他干掉了!!”
  
      “M的,注意窗户。刀哥说了,这小子必须死!!!”
  
      符昊靠到冰冷的墙上之后,估计了一下情况。听刚刚的声音外面的敌人,最少还有五六个。而且个个都有枪。其中两个还是冲锋枪。
  
      怎么才能活命?
  
      自己手上现在有只手枪,而且是生平第一次摸枪。
  
      原本计划等天亮了再逃。但现在被堵住了。要真等他们的同伙来了,恐怕浑身是枪也杀不过的。
  
      他闭着眼睛,用力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却忽然想起之前那个女声来,“她说,我成了什么第九区的选民,还能得到能力。怎么关键时候也不说话了……”这一天遇到的事儿太多,他此时甚至开始觉得之前事情不真实起来。
  
      符昊,“喛,我说那个什么选民……”
  
      这时忽然有女人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过来,“选民你好。”
  
      符昊激动了,“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