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22 机缘
    公交车上不断的有人上来,有人下去。符昊找了个正当的沙发坐椅好好靠着也能休息一下。

    车慢慢行到市郊的15中学青年路时。

    车上上来了一些穿着蓝色校服的高中男女生。他们不断的在讨论着上考哪所大学的事。几乎每个上过高中的人都会有这种记忆,每种对于那所大学更好的讨论一点儿都不比讨论明显的时候少。

    符昊现在就读的重点大学211大学的名字,几乎不时的出现在这些学生艳羡的口气中。

    一名女眼镜,“从升学率来说,全国今年考生就有972万人啊。能进211大学的,总数只有3323人。咱们东湖市就只有区区207人。唉感觉好残酷。”

    旁边的女生,“这还是占了本地的光了。其它省份一个省才有90个名额呀!咱们一个市就有两百多,你还嫌少!”

    另一名男生,“反正是不容易进呀。”

    符昊是个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学习成绩在班主任的年终评价栏上。始终写着“中等”或“中等偏上”的学生。

    理论上来说,他的成绩能考进个二本大学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但他偏偏考了一本中的一本的211大学。

    有时候你不能不信有机缘这回事。

    符昊之所以能考下重点大学211。就是得益于一次机缘。

    当然“机缘”这个词很神奥。

    符昊印象中最深的关于这个词的是,曾经在网上找种子时。某楼主面对一群嗷嗷侍哺的色男深沉的说,“种子已经留下了。找不到的人,是机缘不够。”

    而符昊在高考的那一天,则果真遇到了重大的机缘。

    因为坐在他侧前方考桌的居然是一位本省的著名美女学霸——林晓约。

    这是一位对符昊来说,只在传说中存在的美女。

    那时并不跟符昊同校。但符昊却知道各种关于她的各种传说,可说如雷灌耳。

    据说其家庭极富,背景惊人。不光学习好到逆天。人漂亮的惊天地泣鬼神,连身材都极端逆天。高中时,居然就有G罩杯的胸部。那种让大部分女人,终生难以企及的高度,她居然在中学时就已经有了。

    条件简直好得招天嫉。

    作为一个常年徘徊在及格线附近的男候。那日,在考场上,当符昊看到那位美女学霸进场时,跟所有人一起都对之行了注目力。

    连监考老师们,都冲她点头哈腰。当符昊看着她摆动着手腕上那价值十数万的“百达翡丽”的著名彩钢腕表走过来坐在自己侧前方的时候。

    符昊的心是激动的。他就仿佛听到了《剑雨》中大师陆竹双手端着佛珠对细雨说出的那句话,“禅机已到。”

    符昊发挥出自己号称“写轮眼”的独门抄袭能力。有很多答案他甚至是看美女学霸的笔杆走向猜出来的。

    他精确的在草稿纸上,分析着美女学霸的各种答案可能。同时从下笔的方位上推测着她的答题速度。不急不缓的追随着她的步伐。虽然他很多时候根本不知道那些题为什么要这么答。

    那天如果有人注意符昊和美女学霸,他会发现符昊与美女学霸,连考前喝水的姿势,考后冲监考老师嫣然一笑的都是惊人的一致。

    “跟着正确的人作正确的事。”这是一句真理。

    最后的结果,也是喜人的。

    那位美女学霸跟他一起考入了211。对于那些熟悉符昊的人来说,符昊能考上211,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新闻。

    连他们高中的四个老师都一齐大呼了三声,“不可能!!”那一年全校,只有他一个人考入211。那几名老师的宠儿都没能进入。

    那个暑假之后,符昊确实站到了211大学的大门口,带着新生入学的通知书。

    当然故事到这里就可以告以段落了。

    那位美女学霸后来并没有出现在学校。

    对于这位美女学霸的传闻非常的多。但有个传闻是可以肯定,211的招生老师亲自去她家拜访过。不光是211的,帝都大学的招生老师也一样去过。

    但她最终并没有出现在学校。

    对于她并没有出现在学校的传说很多。其一是,她学习太好。早就超过了现在的学校的教课水准。所以学校特别准许她不必来上学。

    而另一种说法是,她的人生理想并不是上大学,而是从军。所以她最终报考的是军校。据说已经在作特警见习。

    当然真正让众学生传说纷纭的是,她的胸已经从G罩升级到I罩杯了。那是一种只在卡通动漫中才见到的身材。真的很让人向往。很多男学生对此十分失落,觉得少了那份亲近女神的虚无飘渺的可能性。

    但符昊却是感性的。作为学渣儿,他常常在学校里45度角淡然的看着窗外。他觉得能跟女神作出一张几乎相同的试卷,已经颇有几分得窥天机的禅意。是以,相当淡然。

    除了在学校因为成绩太差,而常常有挂课风险之外。他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

    这一天的中午十点多,有另一波人悄悄的抵达了符昊之前与毒贩交火的现场。此时天已经晴了。

    地上都是车轮压出来的泥块印子。

    那开过来的车,一流水的停在了那个废弃的村庄外面,全是军绿色的路虎。车门上有特警字样的图案。

    有个老练的四十多岁女性法医正在一边飞快的在本子上作记录一边说道,“有过激烈的交火。尸体被后期掩埋在了一起,估计应为毒贩的同伴埋的。”

    这之后,那被挖出来的尸体被摆放在了一边。

    女法医,“一共有七具,初步判定死亡时间在五个小时以内。尸体新鲜度很高。”

    带队的老许在抽烟,他一脸的褶皱,因为常常加班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的多,“这搞不好是建国后最大的毒品案了。当地的公安机关上报的毒品查获率,最近三年每年平均只有不到30克。

    比其它普通县市都要少的多。

    到底有多少人被买通了,暂时无法估计。我们只能通过从上层秘密调过来的特警,从外围调查这个案子。如果被破了。整个东湖县无论官场,还是公安界,恐怕都要翻个个儿了。”

    此时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的美丽警花在符昊之前呆过的废弃小屋前后观测。这个女孩表情认真,就算被口罩挡住了,也仍然看得出来极美丽。胸很大,使得警服有些撑不住的感觉。

    她的左手上带着“百达翡丽”的彩钢名表。

    正认真的观察墙上的弹坑,还有地上的尸体。如果符昊在这里,他肯定会立即认出来,这就是他当年机缘乍现时抄袭的对像:林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