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23 林晓约的任务

0023 林晓约的任务

    与此同时的。另一个城市的一座高级会所的顶楼秘室里。
  
      一个皮肤光滑的年青女孩的手正拿着一张报表,“一敌七。”她细细的说道。
  
      “那倒要留意一下这个人。我们要作国际杀手界第一的组织。有才能的人,就要拉过来。”
  
      她身后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说道,“但是老板,小刀的消息怀疑他可能是警方的人。”
  
      女孩哼了一声,“是不是警方的人,又怎么样。”她语气极是淡定,有一种一切都在掌握的自信,“以我们的组织结构,他除了能不能杀人之外,也出卖不了什么。警察就不能当杀手吗?”
  
      那头发花白的老人笑道,“小姐说的对,确实如此。”
  
      女孩,“人会出卖什么,是从表面上看不出来的。”
  
      老人道,“小姐高见。”
  
      他说到这儿停了一下低声问,“八姨太手下的人现在还在追杀他。要不要跟老爷子求一声,让他们停了。”
  
      女孩眼色中,有极不快的一面。“不用了。会被那个贱人的手下杀掉的人。我不需要。”
  
      头发花白的老人离开秘室后,跟自己旁边的同样年纪的光头老头子说道,“老爷一生女人无数,正式当了姨太太的就有九个。而生了二十九个孩子。只有这第十七个,是唯一的女儿。”
  
      “老爷年纪大了。五年前就要这些姨太太们各自发展事业。其中八姨太最年青漂亮,却选了卖白面的行当。虽然来钱多。但家族中反对的声音一直不少。”
  
      ……
  
      与此同时,另一边。
  
      林晓约正在跟同事一起堪测现场。
  
      林晓约这样的女孩,不管在哪里,都是男性的关注对像。有种说法是,听说她加入缉毒警进行见习工作。整个缉毒大队的男警们都轰动了。据传战斗力最少提升了一倍。
  
      符昊与毒贩的凶杀案现场。
  
      老许站在一边看着林晓约仔细的分析弹道,一边说道,“晓约,我跟你父亲是世交。以你的学习成绩和家庭条件,去作特警真是委屈了。听说你爸爸说,你高考时可是全省状元哪。”
  
      林晓约这时笑了笑说:“许伯伯。上大学,不是我的人生目标。”应该说林晓约是那种外表和声音都十分温软的女子。这使人很容易被迷惑,也难以跟她现在的特警身份对应起来。
  
      其它特警,这时也在小声议论,“她是非本地的高级特警,京城所,特别行政官员。特警学院今年和去年的射击比赛的两连冠。也是体能和格斗比武的冠军哪。”
  
      “体质真是好啊。外表一点儿看不出来。”
  
      林晓约仔细观察现场。她此时还是见习工作,经验太少,这时观察从毒贩的伤口到现场的各种弹坑。
  
      老许跟旁边的几个老法医正在根据,这些被挖出来的死人的枪伤,在上画出了这些人死时的位置。
  
      这些东西根据现场的遗留痕迹,要大部分能完整还原。老许的队伍一直带的不错,此时甚至连死人死前行动的方式都被判断出来。
  
      林晓约赞叹,“许伯伯你们好厉害。”
  
      老许呵呵一笑,“这些要理论知识也要经验。晓约是特警学院的冠军,理论知识比我这个在警队三十多年的老人要厉害。你如果实际经验再丰富一些,我就可以安心退休啰。”
  
      还原布置好现场之后,为首的那名法医的脸色却少有的有些凝重,旁边的老许这时问道,“老江,怎么了,这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
  
      林晓约也在一边仔细听着。
  
      那为首的法医姓江,在这一行里沉浸了三十多年,目前是本行业的翘首之一。协助破过震惊全国的东关杀警案,张王案。也是老许的重要搭档。
  
      江头沉吟了一下说,“我有两个疑点,第一是,从来复线上分析,这些人都是被同一把枪打死的。”
  
      老许有些惊讶,“一个人杀掉了七个?”
  
      老江,“对。从墙上被打出的弹坑。往房外的都是同一把枪,而且弹道跟这些死者身上的伤口非常吻合。”
  
      旁边其它特警眼神吃惊的听着。
  
      老江接着说道,“第二是,这里面有三个人,身上的枪伤十分奇怪。”
  
      他这时弯腰,去指那三个人。
  
      旁边的林晓约也在一边半蹲着看。这女孩身材极好,就算戴了口罩也是一道风景线。
  
      法医指着其中一个说,“比如这个人伤口。从角度上看,打中他的子弹弹道是从145度钝角弧线射过来的。还有这一个,弧度更大。正常情况下,子弹从屋里射出来,不应该击中这个角度。”
  
      他这时抬头看着老许说,“我能断定的是,最少有四发子弹不是直线射中死者的。”
  
      旁边的几个警官都有些吃惊的停下了手中的事没有说话。如果说是直线打中敌人。那么特警中能作到这一点的人不少。
  
      旁边的林晓约也一样脸色疑重。她是特警学院射击比赛的两连冠。如果说是正常命中这两个敌人,她自认作得到,可这样弧线打中的,那是怎么都作不到的。
  
      林晓约,“这怎么可能……”
  
      旁边一个前辈老特警看着她笑了一下说,“晓约是我们的射击冠军哪。不过在枪战中,子弹打在硬物上反弹、跳弹的可能都非常大的。”
  
      旁边几个人都点了一下头。
  
      但那法医却并不认可,“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他脸上挂着想不通的表情道,“……不过,这四发都正好跳中了敌人。而且刚好是敌人中火力最强大的两个。这人的运气就有点太好了……”
  
      “从墙上的弹坑和角度反推过来,这两个敌人正好是拿着冲锋枪的,是这七人中火力最强的两个。”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他接连说道,“四发子弹,一发命中A犯头部。另三发则打的是旁边的另一个B犯。这也许说明,这个开枪者,是在一边开枪一边作出的射击判断。当发现第一发子弹命中目标A犯头部后,他后面三发才换了射击目标。”
  
      这种话使得旁边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老许深吸了一口烟,缓缓道,“难不成有能拐弯的枪被发明出来了……”
  
      旁边的几个人脸上都有了一丝笑意。
  
      那个江头却有些笑不出来的表情,他接着说道,“而且从他子弹的型号上看,他的枪跟我们收集到的此处的毒贩们的手枪型号是一模一样的。这些人的手枪型号都是美制M1911式手枪。”
  
      “该枪是口径最大的手枪之一,足足有0.45英寸,使用的是柯尔特早期的大口径转轮枪子弹。这是个相当有组织性的贩毒组织。其武器配备可能还考虑到了后勤子弹补给问题。”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很怀疑,这个人之前根本就没带枪。极有可能是临时夺枪后杀掉了这些人。”
  
      老许喃喃道:“以一敌七,还要加上空手。”叹息了一声,“人才呀。”
  
      几个人沉默了几秒后。
  
      老许,“虽然是这样分析,但你觉得这可能吗?”
  
      江头儿一手托着下巴说,“我也觉得不太可能……”
  
      老许在一边敲了一会儿眉骨,然后说:“战斗中出现的意外很多,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意外因素在影响这些事情。但不管怎么讲。有一点是能肯定的。”
  
      “就是这个人跟毒贩肯定有什么过结。他极有可能捏了什么重要的把柄,要不然这些毒贩子也不会这样追杀他了。”
  
      旁边的众人都点了点头。
  
      老许说到这儿,原地踱了两步,“如果这人不是个毒贩子,就好了。我们现在急需要一些身份干净的人到东湖市作事,这边的地面太乱了。警界政界都没有什么人能信。如果能找几个当地的面孔为我们作事,就太好了。”
  
      警队集和。
  
      老许在一边有些感慨,“从改开起,每年杀掉的毒贩加起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但却杀之不尽。这些人为了钱,前扑后继。既不认祖宗,也不管断子绝孙的事。唉……”
  
      林晓约这一天话不多,一直在作记录。
  
      老许知道,她是个认真的人。当特警的原因就是单纯的为了正义感。否则以她的条件何必来受这种苦。
  
      老许过两年就要退休了。所以组织上一直在考虑要专门陪养一下接班的人,林晓约是首选。
  
      老许这时看着不远处认真作笔记的林晓约心想,这孩子虽然是个女生,但身体素质,资质,智商无一不是上上之选。
  
      收队之后,在车前集和。他专门找林晓约讲道,“专案组这次的任务很重。我们估计这一次的案子,也是建国后最大的一个。”
  
      “组织上考虑了现在的情况给了你一个任务。”他说着递了一张材料纸给林晓约。
  
      林晓约接过来看了一下说,“许伯伯,你们这不是让我休息吗?”
  
      老许有些苦笑的说,“晓约,这可不是让你休息呀。我们在东湖市能相信的人不多。你的身份可以简单的回211大学上学,一边作掩护。当地的毒贩也不会想到你会是我们的人。”
  
      “再说,你现在理论和训练都很过关,但实际经验缺乏,需要多去实际作才行。这个任务其实很重也很危险,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林晓约立正道,“我明白了。”
  
      老许最后嘱咐道,“如果可能的话,要留意一下,这些毒贩追杀的这个人。他可能是破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你如果找到他,也是大功一件。”
  
      林晓约敬了个军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