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26 闷棍救美

0026 闷棍救美

    符昊这时其实是在四楼。跟那楼下张望的两位美女离得不远。
  
      只是逃跑的方向跟这两个美女以为的刚好相反。
  
      符昊猎手猎脚的坐在四楼黑暗的阳台栏杆探头往楼下看。
  
      暮色中,那楼下已经居然停了一辆黑色的雪铁龙汽车。刚刚闹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显然使这些人有些怀疑。
  
      符昊接着看到那黑色的车上下来两个家伙。一个光头,一个穿背心有纹身的。
  
      这二人下车后,都在自己身上罩了件黑色的皮衣,显然都不是好东西。
  
      心说,这里的楼顶都是相通的。光靠这些家伙要把这儿全搜一遍,难度大得很。实在不行上楼顶跑吧。
  
      此时林晓约的澡还没冲完。这个时候一边生气。一边去洗澡间,准备把身上冲干净。
  
      而宁宁则准备回房间。
  
      接着门外却又有人敲门。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我们听到这儿有人尖叫,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那门外的声音有种装腔作势的感觉。
  
      宁宁在外面大怒,“还来!”
  
      她冲到门口拉开门就要骂人。
  
      那门外的夜色中,两个穿着黑皮衣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门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两人一个光头,一个脸上有刀疤,一看就知道是坏人。
  
      二人看到宁宁后眼前一亮。
  
      宁宁却尖叫了一声,“你们是谁!”两个男子立即冲了进来。宁宁吓得转身就跑。被两个黑皮衣一下子抓住了。其中的刀疤反手乒的一声关上了门。
  
      宁宁尖叫着,“晓约,有坏人哪……”然后就出不了声了。
  
      林晓约此时正在试水温。身上的毛巾还没脱。就听到门口又出事了。
  
      那两个黑皮衣显然从宁宁的话中听出还有一个女人。他们抓着宁宁押到洗澡间门口。
  
      “出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叫道。
  
      林晓约知道被发现了,捂着胸口的衣服慢慢的出来。心想,宁宁如果不作声的话就好了,我就不会被曝露了,完全可以救她的。
  
      此时出来后,看到门外的宁宁正被这两人中的一个用枪指在头上,另一个则拿枪指着自己这边。
  
      她心里暗暗吃惊,“想不到直接第一次就遇到了拿枪的歹徒”
  
      这两人看到林晓约的时候眼睛又是一亮,光头男声音沙哑的说,“妈个巴子的,这次运气不错。遇到的妞,质量一个比一个好!!”
  
      那刀疤一脸凶相,明显是个常常跟人斗狠的角色,“汪子天天吹他那‘楼外楼’里的女人有多漂亮。跟这两个比起来,简直就是豆腐渣儿。”
  
      光头这时问,“汪子在楼下怎么办?”
  
      刀疤,“怕个球,这两个女的已经看到我们手里的枪。就不能放了。老三在国外有路子,欧洲的高级会所。里面缺这种高档东方货色,这种妞,肯定能卖好价钱。”
  
      光头嘿嘿一笑,“你小子刚刚掏枪的时候,就没存好心思吧。”贩毒也有自己的规则,在城市里不能随便掏枪。但若掏了枪就要把事情办绝。
  
      刀疤只嘿嘿嘿的笑。
  
      宁宁极恐惧,此时早就吓得腿软了。
  
      那林晓约则一手捂着浴巾。一直在盘算要怎么应付这两个家伙。看眼神就知道这二人惯犯。不能小看。
  
      她虽然受过训练,但此时空手,动手就要有结果。而且只有一次机会。
  
      先装作普通女孩的害怕样子,麻痹对方。林晓约的气质和样子都是那种特别温婉型的柔弱型女孩,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只是她身上的浴巾比较小,以林晓约的身材,勉强的能围住一圈,几乎一动就掉。那两个混蛋的眼神简直不断的在自己身上打转。
  
      光头,“你说这年头儿真是过份哪。居然这么小的姑娘就有这么好身材。”
  
      刀疤一脸邪笑,“百年难得一遇啊,咱们也算走运了。今天先开一次荤再说。”
  
      林晓约心想,刚刚那个翻窗进来的男生,说他是来抓人的。居然真的来坏人了。难道了真的是来抓坏人的,看来是我误会他了……
  
      两个暴徒这时拿枪威胁道,“给老子都进房间去,敢向刚刚那样大声叫,老子一枪打碎了你的脑袋。”
  
      宁宁被押着在前面走,林晓约装作顺从的也往卧室里去。
  
      符昊并没有走。看到这两个家伙进去。心里在盘算,管还是不管?
  
      虽然刚刚对林晓约时嘴上相当损,但也只是装装样子恶人先告状罢了。
  
      这女学霸是自己的梦中情人。那个身材,加上弱不经风的样子,真在这儿被人家那啥了。算毁了自己的童年幻想。
  
      他思考了一会儿。从那旁边一堆杂物中捡了一根结实的木棒。
  
      悄悄摸下楼去。
  
      整个楼都在万籁俱寂的黑暗中。只能听到有蛐蛐的吱吱声。
  
      伸手在门上噔噔,敲了两下。屋里的两人顿时听到了,大笑,“妈的想吃点儿独食都不行。”
  
      光头说,“这回得见者有份了。你去开门,我看着。”
  
      刀疤骂骂声中去门口,一把扭开门说,“汪哥!这次遇上的好货保证你……”他忽然发现外面并没有人,只有黑洞洞的楼梯口。
  
      “……”转头左右看时,符昊就在那门的后面。
  
      一记闷棍打在他的后脑勺上。那刀疤男闷吭了一声。符昊伸手一把扶住他,将他慢慢放倒在地上。
  
      走进去。
  
      那卧室里面的光头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此时正在看两个女孩流涎水。炫耀说,“汪哥你鼻子可真灵。咱们刚发现了两个好货。都躲不了你。啧啧……看看这两妞儿,再别吹你老婆开的那‘楼外楼’了。你前半辈子玩的妞算白玩了。真你马的。”
  
      宁宁坐在床上,一直在泪眼之中。
  
      林晓约相对比较冷静。这个光头一直脸对着她,此时如果他回头的话,一切都能结束。她一只手捂着胸口,其实手里抓着毛巾的一角。动手的话,就会扯了毛巾罩过去。虽然说这样会光身子,但逼不得已也只能如此了。
  
      林晓约正要动手的当口上,却忽然看到符昊像个幽灵一样进来,两人都是一愣,宁宁也止住了哭,瞪着他。
  
      然后看着符昊举高了棒子,猛力横扫,只听到嘣的一声,棒子抽在了光头男的后脑勺上。
  
      那光头嗯了一声,身体摇晃着居然起身,符昊见一棍不行,接着又呜的扫了一棍,嘣的一声又打在那光头的头上。
  
      光头两眼翻白,原地转了一圈后才朴通一声裁倒在地上。
  
      床上的宁宁在泪眼发抖中激动的看着符昊。林晓约抓着胸口毛巾的手松了一些。
  
      那一瞬间,在她们眼中,符昊就像浑身闪着金光的天使一样!
  
      那两女一边吃惊中。林晓约,“你到底是……”
  
      符昊回头看着她说,“快点儿报警吧。”
  
      林晓约捂着自己胸口的毛巾,脸一红道,“你真的是来抓坏人的?”
  
      符昊裂嘴一笑,“跟你们说了,我是好人。害我在窗外蹲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