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48 组织
    赵笑童,有些无奈的说,“好吧,我去一趟吧。”
  
      符昊裂着嘴笑说,“劝您下海不容易呀。”
  
      女孩瞪眼。
  
      符昊再从怀里拿了张纸给她说,“这上面是我要买的单子。就是刚刚你背的那些。”
  
      女孩怒了,“你写了单子为什么还要我记着啊。”
  
      “以防万一而已。”符昊笑着一展手里的钱说,“我计时,三个小时之内帮我买回来,小费就是一千。”
  
      那女孩有些生气了,“我拿着钱就跑了。”
  
      符昊之所以找她,是他有种直觉——这女孩能信,不是拿钱跑的那种人。
  
      所以说,“跑了,钱我就不要了。下回逮住你了,我考虑用其它的方式让你抵账。”
  
      符昊目光在赵笑童身上几个重要的凸起部位轮回的看,然后肯定的说,“论次算钱。”
  
      那姑娘脸一红,“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说?”但她旋即发现这个吓不到对方,哼的跺了一下脚就下楼去了。
  
      这一天的中午。外面的五个混混儿,换了首歌唱。开始唱《闯码头》。
  
      之前是一人独唱《潮湿的心》,现在是五个人合唱,“我要为你去奋斗呀,再苦再累不回头呀……”
  
      符昊在房里暗暗咬牙,心想,晚上动手的时候,非把这五个人的嘴抽烂了,“这帮孙子噪音扰民,就冲这个,老子就得替天行道。”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外面的歌声,略停了几分钟。然后不久门外就有人敲门。
  
      符昊出门就看到赵笑童回来了,一脸气呼呼的样子,“给你!”
  
      四大袋子的东西。
  
      赵笑童,“我这辈子,第一次给人跑这种腿了。我妈要是知道我为钱帮人跑腿,不知道有多伤心呢。”
  
      “自食其力,你母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符昊两手接过来,笑说,“必须称赞,美女跑路就是快。我还以为得再等一个小时呢。姑娘长得漂亮,到哪儿都有人开绿灯吧。”
  
      那女孩哼了一声,表示很受用。
  
      把东西放回屋里。那小姑娘把找回的钱递给符昊,“我的一千我留了,剩下的还给你吧。现在谁买东西还带这么多现金哪,跟土豹子似的。”
  
      符昊笑说,“小姑娘完全不懂得现在的流行趋势。现在谁还刷卡呀,穷人才刷卡。哥哥上美国购物时,都是让人拿工地上专用的手推车装着现金推行的。所有沿途的美国人都很尊重的对我行注目礼。”
  
      小姑娘白了他一眼,“我不跟你鬼扯了。”
  
      她厥着那红色套装里性感的屁股要下楼时,忽然回头看着符昊问,“楼下那五个人都是跟你混的吧。”
  
      符昊笑,但是不说话。
  
      “哼,你信不信我叫人打他们。”小姑娘气呼呼的,似乎对那五个人意见很大。
  
      那楼下的五人此时又换成独唱《潮湿的心》,声音潮湿的确实让人想抽他们。
  
      符昊说,“不信。”
  
      他心想你莫非想帮我开道,说,“我这五个兄弟可不是凡人,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事儿没干过?别说你找的人了。就是眼镜蛇特种部队来了都没用。”
  
      “东关的日本空手道馆,知道吗?上回这五个弟兄在哪儿,空手干翻了二十多个日本道馆的空手道高手。现场上演精武门!”
  
      “切。”那女孩显然有些鄙视,“那就是几个小混混儿,吹牛皮不打草稿。”
  
      “切,”符昊跟她一起不屑,“人不可貌相。虽然姑娘长得漂亮,但也不能鄙视长相普通的男子啊。我在外面混靠的就是他们五个站桩。从来没有败过。私下里哥们都尊重的管他们叫,葫芦五兄弟。说有人能打赢他们,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哼。”赵笑童走了。
  
      符昊关上门,回到房间里,脱了衣服光膀子吃午饭,一边听着窗外的歌声,心想,这姑娘看来是想帮我开道。我就给点儿面子等这个丫头到晚上吧。反正也不能白天就跑。
  
      半个小时后。
  
      赵笑童正在三中的学校大楼里,对着手机装可怜。
  
      那电话里有个严肃的男声,“小童,你知道我们有规定,不能主动找平民的麻烦。这要受处分的。”
  
      赵笑童可怜兮兮的说,“我说的是五个混混儿,而且一直堵在街头的。都怪我妈跟我打什么赌说要我赚钱。结果在路被他们调戏了。你不管吗?”
  
      电话那头,似乎思考了一下,“好吧。”
  
      ……
  
      此时。
  
      这个城市的一座高级会所的顶楼秘室里。
  
      一个皮肤光滑洁白的年青女孩的手正在轻轻的修自己的指甲。
  
      一个黑衣老人毕恭毕敬的站在她桌子的前面,“叛逃者:黄鼠已经死了。”
  
      “?”那女孩停下了手里的事情,抬起那漆黑流海的额头,“死了?”她脸上有一丝难以觉察的古怪疑惑,“被组织之外的人杀死的?”
  
      她的口气中带着自傲和不可思议,似乎这个人被自己组织之外的人杀死十分不可信。
  
      那老人微微的点了点头。
  
      黄鼠原是他们组织中的一员,属于重要的台柱级杀手之一。以近身肉搏为主要暗杀手段。为人凶残好杀。但本事过人,在组织中屡立大功。
  
      只是在两年前,组织最需要人手的时候,他却忽然叛逃,理由不详。也不知去向,有说法是投入到了八姨太手下。
  
      组织一直在想办法追杀他,但涉于内部关系,一直被家族上层阻拦。组织暗中查访,也一直没有找到他的踪影。
  
      此时却忽然收到了他的死询。
  
      那老人偷眼看着面前的女孩。见她正在沉默,就低头翻开手上的卷宗,“昨天早上,黄鼠被发现死于济州路北道,D栋四楼,402室。初步判断是被人近身打死的。”
  
      女孩眼一眯,两手捏在一起,“近身吗!居然能近身杀了黄鼠。最近有这么强的竞争对手崛起了吗?我居然完全不知道,查到这是谁作的了吗?”
  
      老人念到这里,抬头说,“小姐还记得不久前,被八姨太的人追杀的那个年青人吗?他在山上杀了八姨太的七个人。”
  
      女孩,“自然记得,这人跟那个贱人有仇,而且身手不错。我觉得有吸收进组织的价值,不是下令密切关注他的信息吗??”
  
      老人这时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卷宗,然后道,“据我们在八姨太那里的线人所叙,杀死黄鼠的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男子。”
  
      “?!”女孩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惊异。
  
      老人,“他们一直在围追那名男子。”
  
      “该人在前天下午,被发现可能逃到了济州路北道区。我们的线人也跟队一起奉命进行围堵。八姨太下了死命令,必须杀了这个男子。”
  
      “但在当天夜里,这些他们围堵的人,却忽然收到了离开的命令。”
  
      “接着在第二天的早上,就发现黄鼠狼子已经死于济州路北道的一处房间里。”
  
      “其死时身体多处受到外力殴打,双臂折断。其致命伤为颈骨折断。预计死亡时间就是前天凌晨。”
  
      女孩笑着打断他说,“你能查到那个男子的消息吗?先帮我打二十万到他的户头上,聊表谢意。这个人若肯加入我们。对我们的实力提升恐怕不是一点点。希望有机会跟他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