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49 新电影
    老人,“该人在前天下午,被发现可能逃到了济州路北道区。我们的线人也跟队一起奉命进行围堵。八姨太下了死命令,必须杀了这个男子。”
  
      “但在当天夜里,这些他们围堵的人,却忽然收到了离开的命令。”
  
      “接着在第二天的早上,就发现黄鼠狼子已经死于济州路北道的一处房间里。”
  
      “其死时身体多处受到外力殴打,双臂折断。其致命伤为颈骨折断。预计死亡时间就是前天凌晨。”
  
      女孩笑着打断他说,“如果真的是他,你可以先帮我打二十万到他的户头上,聊表谢意。这种实力水平的人若肯加入我们。对我们的实力提升恐怕不是一点点。希望有机会跟他谈一下。”
  
      老人说到这儿合上手上的卷宗,抬起头说,“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八姨太的手下也完全无法判断其在何处。”
  
      黑衣女孩,下巴放在双手上,有种很恬静的美丽,“越是找不到的。才越是我想要的。动用能动用的一切能力去找他的行踪。我相信你的能力,会找到他的。”
  
      老人,“是。”
  
      黑衣女孩笑,“那个贱人要被气疯了。”
  
      ……
  
      “你是济州路北道,D栋四楼,402室的户主吗?”这天上宁宁忽然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
  
      宁宁,“是啊。”
  
      她与林晓约两人这时的位置已经抵达了211大学的大门口了。
  
      “你的房子里发生了凶杀案,你能到警察局来一趟吗?跟我们协助一下调查。”
  
      宁宁,“什么?!”
  
      林晓约陪着宁宁一起去的。基本上不在场的证据十分明显。
  
      因为那天晚上,两个人是坐警车一起到的警局,然后还录了口供,二人后来也并没有回去。而是一起入住了天后宫宾馆。宾馆有视频和收据,都十分明确证明这两人并不在场。
  
      就算如此,也折腾到了中午才出来。
  
      公安局门口就是一条人比较少的大街,白色的铁栏整齐、安静、波浪式的像起伏的云宵飞车车道。
  
      林晓约这时也接到了老许的电话,她让宁宁先在车上等自己。
  
      老许,“那个死者是个被国际警察通缉的要犯。是国际杀手界排名十分靠前的一个人。代号叫黄鼠。”
  
      “该人十分善长近身肉搏战。两年前在很多国际大案中都有现身。最近两年,这个人忽然从杀手界退出了,理由不详。但是有证据表明,他跟东湖市的毒贩有关系。而且极可能是其中的核心成员。”
  
      林晓约独自看着远处,“其实我那天刚刚离开现场没有多久。
  
      “你在现场?”
  
      “嗯。不过,那时我已经离开了。”林晓约大致的把经过讲了一遍。
  
      老许,“你说到的那个救你们的男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林晓约此时迎风站在一个无人的台阶上。身上的衣服使她那I罩的胸部看起来非常挺拔。
  
      “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在校大学男生。”她这时侧了一下身,那张学生出入证还在她的身上。
  
      老许这时问了个问题,“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是杀掉黄鼠的人?”
  
      林晓约笑出来,然后吸了口气说,“许叔,那个人,以我的眼光判断。应该是没受过正规空手格斗训练的人。”
  
      “他如果是在我们军院的格斗擂台上,不到二十秒就会被人KO的。”
  
      虽然符昊当时救了林晓约,但以林晓约的眼光来看。符昊当时只是个打闷棍的热血青年。
  
      老许叹了口气,“疑心重,这是我职业毛病了。你是警队的格斗高手,我相信你的判断。”
  
      “许叔,这件事情发生在我眼皮底下。是不是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老许,“不像。他是在你走后才被人杀死的。恐怕不是为了找你。”
  
      “我要不要回去查看一次。”
  
      老许,“不用了。现场已经被警察查封了。再说能调查的大部分资料,当地警方已经交给我们了。”
  
      “你还记得我交给你的任务之一,留意那个被毒贩追杀的年青人。
  
      林晓约看着不远处的宁宁,她这时在车里坐得无聊了下来望着自己,“那个杀掉了七个毒贩的人。”
  
      老许,“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个人应该就是杀死了黄鼠的人。仔细留意各种可能。”
  
      ……
  
      这一天的傍晚,窗外的天阴的狠,恐怕夜里有雨。符昊喜欢下雨,因为不容易留下线索。
  
      他正在铁床上闭着眼睛养精蓄锐。那外面的五个人继续在唱歌。
  
      但歌声忽然就停了,跟音箱断电了一样。符昊觉得奇怪。所以从床上坐了起来往窗外看了一眼。
  
      有两个肌肉军汉正在那五人面前站着。这二人寸头,上穿绿背心,下穿迷彩服军裤加钢板黑皮鞋,身高最少一米九,牛高马大的肌肉男。跟两堵墙一样。
  
      符昊,“我嚓,肌肉真发达啊!跟终结者差不多了!”
  
      那五个混混儿,对上两个军汉原本是人多势众的。但现场看起来,却让人有相反的感觉。
  
      所以五个人的歌声停了。符昊甚至能看出其中三个混混的腿在发抖。
  
      当你看到两个肌肉向终结者一样发达的男人目光不善的站在自己面前时,谁都会有压力的。
  
      “大哥,有什么事儿吗?”那喜欢独唱《潮湿的心》的长毛男颤声问。
  
      肌肉军汉瓮声瓮气的问了一句,“今天中午你们看到过一个送外卖的小姑娘吗?这么高,戴红帽子。”
  
      那五个人,一齐诚实的点了点头。
  
      然后噼力啪啦……的爆揍。
  
      五个人几乎还不了手,哭爹叫娘的就被打跑了。
  
      ……
  
      符昊好整以瑕的整理衣冠,起身下楼。
  
      出门的时候,就听到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来电是赵笑童打的,“你看到了吗?”她问。
  
      符昊装蒙,“看什么啊。”
  
      “你那葫芦五个兄弟呢?”
  
      符昊,“不知道啊,我在外面开车呢。一会儿就回家了啊。先挂了啊。”
  
      赵笑童追了一句,“哼,回去看看你那五个不败的混混儿兄弟吧。”
  
      符昊捏掉了电话,心说,谢谢啊。
  
      雨天,天黑的早。
  
      外面的人群多归自己家去了。
  
      符昊此时已经算脱离了危险区。他从长街的各个屋檐下,穿过。
  
      外面的雨水像珠花一样飘。
  
      小涡忽然在耳边说道,“选民,你现在可以进异界了冒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