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58 进阶
    强大的电流刺啦一声穿过中央处理器,造成过载。
  
      主机的自我保护机制,呜的一声关掉了机器。
  
      整个地下蜂巢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掉了。世界回到了黑暗的混沌之中。
  
      控制室里的几个人在黑暗中都有些压抑的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万籁俱寂。
  
      接着的,所有人都隐约听到了远处有各种极细微的卡卡卡的门打开的声音。那种感觉就像一个远古魔兽的骨节被一个个连上了一样。
  
      人都是有第六感的,只是强弱的区别。而到了这种时候,就算是再迟顿的人也开始感觉到危险了,他们也开始觉得莫名心慌了。
  
      冷风就像阴魂一样在各个被打通的房间中游走。各种风的声音就像僵死者的喉咙里吸进的气一样残酷冷漠。
  
      黑暗中的艾丽丝有些发抖,符昊在旁边抓着她的手,“别怪。有我在呢。”艾丽丝紧紧靠在他身上,“到底怎么了?”
  
      符昊觉得背后背着的步枪和双刀,有些磕,“没事。一会儿就亮了。”
  
      卡普兰在黑暗中自顾自的说话,“强大的脉冲将会使主机被迫关闭30秒。我们把红后的主板拿出来,主机再重启时,就不会载入她了。”
  
      队长死了之后,卡普兰的情绪就有些失控,有自言自语的倾向。
  
      卡普兰低头操作,红后的主板,慢慢的从中央处理器盒子中退了出来。那是一个跟平板电脑大小差不多的东西。
  
      失去了队长爱迪生之后,这支队伍已经失去了那些什么保护公司机密的核心想法。
  
      为公司保密的思想,他们要淡薄的多。这也是符昊想要的结果。
  
      但他此时尚不急着拿到红后的主板。这个东西先让卡普兰带着就是了。一会儿就要大战,身上带着太多东西不是好习惯。反正按剧情卡普兰暂时不会出事。
  
      真正决定红后主板命运的时候还在后面。
  
      按原剧情红后主板是被烧掉了。因为这些人找不到出路,艾丽丝出奇计想到启动红后帮他们找路。所以重新点亮了她。
  
      换句话说,符昊如果想得到红后主板,就不能重启她。必须主动找到一条生路。
  
      否则剧情必然会按原剧情的走向,被迫重新点亮红后,并烧毁她。
  
      这是符昊现在最要考虑的事。小涡,我现在杀掉敌人就能升级刀法吗?
  
      小涡的声音传过来,“是的。你的解剖学基础知识已经入门了。”她接着说道,“你拥有的屠夫刀法,升级所需杀戮级量A级。”
  
      符昊,“从入门到进阶需要杀多少?”
  
      小涡,“A量级为最少10名最多20名,杀戮过程必须是使用刀法,而具体多少视你的个人资质而定。”
  
      “明白了。”虽然要杀到十名以上才升级,很麻烦。但这对于符昊来说,这是一条必须走的路。而且随着刀法升级自己会越来越强,后面杀丧尸就会轻松的多,不必犹豫。
  
      三十秒后主机重启。
  
      所有的灯光重新打开,整个世界似乎又回到了光明之中。
  
      但符昊知道一切已经不同。在失去了红后的管束之后,整个地下世界的丧尸们都被放出来了。
  
      而且他还知道另一边,女爷们儿雷恩已经在准备跟第一个丧尸作第一次亲密接触了。
  
      卡普兰低头一手撑在主控制器上。似乎对重新亮起的灯光没有反应。这短短十分钟内发生的事情,已经严重的击伤了他的内心。
  
      女医务官在他旁边也不说话。
  
      符昊起身拉起艾丽丝,对大家说,“我们走吧。赶紧去跟雷恩他们汇和。”
  
      在所有人都没有主意的时候,有主意的人就是领导者。
  
      符昊背着步枪,左手拔出腰里的手枪,右手将长刀拔出来一把。带头出去。
  
      艾丽丝跟在后面。女医务官和卡普兰在他们出去后,才跟上。
  
      四人离开主控制室后往B餐厅去,很快外面传来,呯呯呯……和哒哒哒的枪声。
  
      卡普兰一惊,“怎么会有枪声的?!”
  
      符昊,“可能是遇到麻烦了。我们赶快过去吧。”
  
      四个人加快脚步,跑过去。
  
      B餐厅的一个铁集装厢边,雷恩正在用白纱布包扎自己的手,她虎口处被丧尸咬了。
  
      符昊走过去问道,“怎么回事?谁开的枪?”
  
      雷恩抬头看着符昊,“别拿着刀到处乱晃了,又不是表演节目。”说到这儿她一边低头包扎手一边解释说道,“有个幸存者。”
  
      卡普兰插话道,“然后你杀了他?”
  
      这些特遣队员进来的目的除了关掉红后之外,就是找到幸存者。但此时在地下跑了半天了,一个人没见。好容易遇到一个居然被杀了。
  
      雷恩手上有伤,这时恼气的说,“那个幸存者丧失了心智,咬我!”
  
      此时跟雷恩在一起的叫杰明的特遣队员忽然大叫,“她不见了……刚刚被打死的幸存者不见了!”
  
      那种声音在阴冷的B餐厅里显得相当诡异。
  
      “见鬼了!”雷恩跑过去看。
  
      杰明站在死尸原有的地方不解的大声说道,“她刚刚明明中了十几枪倒在这儿……但是不见了。”
  
      艾丽丝也凑过去,观察地上,“你看,有血,但是血不多……”
  
      “职业找茬人”马特这时也凑过去蹲在地上看着血迹说,“这不对头……”他一本正经的说着。
  
      但符昊知道他其实双手是在背后捡手铐的钥匙。
  
      “为什么不对头?”杰明这时走了回来。
  
      马特起身说,“人死了很久血才是这样的。已经完全凝结了。这血不是刚死的人的。”
  
      所有人沉默了下来。
  
      马特这时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雷恩一边检查自己手中的MP5冲锋枪一边说,“等其它人都到齐了才能走。”
  
      她的话使得卡普兰,女医务官、艾丽丝面面相觑。没来的人已经都死光了。
  
      符昊这时也不作声。队长死掉的事还是留着让卡普兰自己说吧。这是人家的私事。
  
      卡普兰是个老实人,他最终嘴唇颤抖的说,“没有其它人了……”
  
      作为战斗人员,这种话意味着什么。几个人一听就明白。女汉子雷恩立即怒了冲上去,“操,你在说什么?!!”
  
      符昊这时忽然凝重的出声说,“安静!”
  
      他的声音在整个空旷的B餐厅里显得很突兀,雷恩等人回头看着他。
  
      符昊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长刀说,“安静,你们听。”
  
      人在一个空旷而危险的地方,本来就容易紧张。
  
      此时符昊一说。
  
      雷恩、杰明,卡普兰、医务官都安静了仔细听周围的动静。
  
      远处有一种沉重的铁器在水泥地上拖动的啷啷声,而且正在靠近。
  
      没有人说话。所有手里有枪的人都警惕的端起了枪。
  
      空气中有种冷凝成了固体的压抑感,符昊知道这是大战前的最后宁静。
  
      那往这些来的声音越来越多,近了就能出都是脚步声。似乎是有一大群人过来了。
  
      卡普兰嘀咕,“有这么多幸存者吗……”
  
      空旷的空间里能听得见是十分明显的大量的人用两脚走路的脚步声。
  
      所有人都抱紧了枪和手里的武器,有危机迫近的感觉。
  
      突然出现这么多人的脚步声,已经诡异到了极点。
  
      那第一个走进所有视线的是个男性丧尸,低头拖着一柄红色的消防斧头。刚刚的金属声音就是它在地上拖动发出的。
  
      在所有人都盯着它。几个特遣队员已经打开了保险。
  
      那丧尸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慢慢抬起了头。死灰的脸只剩下了一半。
  
      “操,这是什么?”所有人都举枪对准了他。
  
      “站住,不要过来了。”
  
      符昊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武器,他到这一天才忽然发现丧尸也是有表情的。
  
      当他们靠近人的时候,会有兴奋的反应,就像人见到了食物一样。那种张开嘴有种诡异的笑的错觉。
  
      在大家都注视着那个男性丧尸时。突然有一名女丧尸从侧面扑了过来,抱住了雷恩张嘴就要咬。
  
      女汉子雷恩双手抵住对方的脖子,不让它咬自己。
  
      此时所有人都发现周围已经满是丧尸。
  
      “后面也有。很多!”
  
      “到处都是。”
  
      “老天,我们被包围了。”
  
      符昊从后面冲到了雷恩的旁边,唰的一刀砍在那丧尸的头上。
  
      人的头骨是非常硬的。那丧尸吃了一刀。根本没反应,仍然接着想咬雷恩。
  
      雷恩吼叫着双手抵着她的下巴,符昊在后面心想读《解剖学》的目的就是不蛮干。他回想教程中关于怎么斩掉人头的技巧。唰的又是一刀斩在那丧尸的后颈上。
  
      那丧尸的脖子应声被剁掉了一半。
  
      符昊再嗖嗖的猛砍两刀。
  
      那丧尸的脖子直接被砍断,败血溅了雷恩一脸。
  
      符昊听到耳边有女性提示声,
  
      “恭喜,你杀死了一个丧尸。你得到了200点。你的‘杀死10名丧尸’任务进度完成1/10。”
  
      而接着又有一个提示声传来,
  
      “恭喜,你的‘屠夫刀法’升级了。你达到了屠夫刀法的进阶级别。”
  
      符昊一愣,“这就进阶了吗??”不是要杀最少十个甚至二十个才能升级吗?
  
      但符昊知道这种提示是不会出错的。
  
      而且此时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对手中刀的应用跟之前有大幅提升。感觉已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