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冒险王 > 0069 庖丁解牛
    舔食者那像剥了皮一样的脸,正对着符昊。它的舌头正像蛇一样在扭曲的摆动着。

    不知道为什么,符昊觉得它是在笑。

    空间冰冷巨大,带着某种回声。

    符昊此时右手持刀,左手却伸到自己腰间拔出了M9手枪。

    这次到《生化危机》的世界里,似乎一切都是顺利的。

    “除了眼前这个家伙。”符昊抬头看着那似乎在故意慢慢的往这边爬的舔食者。

    他知道以这怪物的速度,他杀了自己之后还能轻松的追上艾丽丝他们。

    所以它是在故意卖弄。

    舔食者前进的路上有铁艺的楼梯栏杆挡住了它。

    它并没有跃过去。而一把抓住那铁栏,用力时,整个没有皮肤的手都陷入了栏杆的钢管里。

    “噌!”的一声。它手往上猛一扯,那钢铁的护栏就这样被它一把拉断了。就像扯断了一根麻绳。

    再哗一声扔到远处的地上。

    它的舌头快乐的像蛇一样左右环绕扭曲着。

    符昊全身戒备之中。他知道这家伙现在虽然在玩。但它随时都会玩够,而在它决定扑上来的时候,瞬间就会定生死。

    那两个没有存在感的普通丧尸此时已经冲到了符昊旁边。

    对这种东西,符昊已经没什么可分心的,挥手,长刀无声的切了两刀。两个丧尸身首异处的慢慢倒下。

    这原本只是个小插曲。

    但符昊却猛然听到了耳边有个提示传来,“恭喜。杀人如麻,你的“屠无刀法”已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

    “游刃有余?”符昊心想这是什么级别?“游刃有余,字面意思就是,刀刃在牛的骨节之间像游泳一样,那么宽阔。”

    这个词来自于庖丁。

    传说中庖丁是解牛神手。

    春秋战国时期,梁惠王去看名厨庖丁解牛。其进刀之迅速,出刀之利落,让梁惠王看了以后极为赞叹。

    梁惠王问他为何刀法如此神奇,庖丁说:“我的技术高超,不只是因为熟练,而是由于掌握了其中的规律,摸清了牛的骨骼结构。

    因为牛的骨节之间是有间隙的,用很刀刃来分解有间隙的骨节,当然是宽绰而有余地的了。”

    此时的符昊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刀法实力又进了一步。

    似乎只要自己握着刀,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每一片骨骼、肌肉、血管,那身体上组成一的一切,都像是搭在一起的积木一样,随时等着自己去拆掉。

    空气阴寒,白色的瓷砖地面沾着黑红色的肮脏的丧尸血。

    舔食者在那两名丧尸倒地的瞬间突然加速。它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冲过来。

    符昊耳边嗡的一声,进入了子弹时间状态。

    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符昊的枪法是大师级的,跟那些特遣队员不同。

    看着那正冲过来的丑陋的家伙,他心想,斗牛之前还得给牛穿刺呢。你就别免俗了。

    左手中的M9,“呯呯呯呯……”子弹连续呼啸而去。

    手枪子弹角度刁钻的射过去。

    击中冲刺中的舔食者的头部、身体、四肢,那肮脏的身体的各个部分。

    它身体被子弹击中的瞬间就好像水袋被扎破了一样。溅起白色的**浆液。

    不得不说它很快。就算处在子弹时间状态下的符昊也觉得它很快。

    子弹也只打到第十二发,它就已经冲到了六米内。

    舔食者似乎完全不在乎M9的射击。对于它来说,似乎这些只是在给自己挠痒。

    符昊弃枪,同时左手拔刀。

    因为处在子弹时间内。所以一切感觉就像是同时作到的。枪射出的最后一发子弹还在空中。

    M9就被松开了,

    M9还在空中没落地,符昊左手已经拔出了杀猪刀。

    那满是缺口的双刀,在大厅的灯光下泛着残酷的冷光。

    最后的四米,

    符昊主动冲了出去。

    双刀,握在那已经解剖过无数的牲口的手中。带着庖丁解牛之灵巧和凶狠。

    双刀从舔食者的左前爪开始切。

    刀就像在鲨鱼的三角背鳍切开水面,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刀锋飞速的像电扇一样带着残影。舔食者身上的血肉,像被风吹起的枯叶。像两边飞散。

    瞬间就已经从手解割到了舔食者的左肩上。

    那整条手臂已经被剔得只剩下白骨。

    那凶猛的怪物嗷~!!的惨叫起来。

    符昊的左脚踩在它已经无肉的白骨左爪上,身体向上高高跃起,准备斩头。

    那怪物居然反应了过来,它张大嘴嚎叫着。身体同时跟着符昊一起跃了起来。

    那蛇一样的舌头狠狠的射向符昊的脖子。

    符昊双刀迎着那条舌头斩切。

    刀锋就像切过泥土,舌头被切成一片片的,像被大厨切出来的卤盘。

    这一切只是在子弹时间中的符昊的视点。如果是从旁边来看的话。

    就会看到另一个景象。就是符昊的此时双刀飞速的带着残影,从舔食的舌头起,只两三秒就已经舞到了它的双耳后部分。

    那舔食者从下巴到额头,一切能被分解的部分都只剩下了骨头。

    它再“嗷……”想惨叫时,那下巴已掉了。

    已经不能再尖叫出声。

    符昊的双刀接着切掉了它的声带脖子和颈部能切的一切。

    舔食者的右抓猛的向怀里拍击过来。

    符昊向后翻身从空中落下。

    怪物巨大的身体,在他落地后一秒,跟着一起着地。

    舔食者的左臂到肩已经只剩下骨头,如果有专职法医在这里作鉴定的话。会发现它甚至连关节处的软筋都被剔除了。

    它的脸上及脖子上的所有器官都已被分切完毕。

    符昊站在那里没动。

    舔食者则颤巍巍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它似乎还想再战。但是左臂就像干朽的棍子一样猛的散落在地上。

    它的身体就再度啪的一声摔倒。

    下巴、脸、脖子一切都只剩下骨头。

    它再也没有爬起来。

    符昊站在通向火车站的最后一段路铺着白瓷砖的通道上,地上是那巨大的怪物。

    他听到耳边有提示,“恭喜,你完成了特级任务。你杀死了舔食者。你得到了一万五千点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