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一章 少年与生死簿
    一间普通的公寓内,有个少年正无聊的看着电视。

    少年十五六岁,身材瘦弱,相貌清秀,如果改变一下乱糟糟的发型,也许会有点小帅。

    奇怪的是,今天并非节假日,也不是周日周末,这少年却没有在学校读书,而是窝在舒适的真皮沙发上看电视。

    “真无聊,这样的人生太无聊了。”少年不断转换着电台,最后一甩遥控器,慵懒的陷入沙发中。

    无意中一瞥,看到了真皮毛毯上的一本黑白色的奇怪笔记本。说是笔记本更像是日记本,只是看到封面的话,就不会有人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在上白下黑的底色上画着横着的脸,白色的一边是微笑和善的圣人,黑色的一边是诡异笑容的鬼脸。

    而在黑白交界处,圣人鬼脸的中心线上,莹白色的生,吞噬视线的死,还有灰色的簿。

    生-死-簿

    当时在自家门口发现这本生死簿时,少年无语了好久。捡起来就扔进了房间。

    反正无事,他起身捡起这本“传说中”的本子,坐到沙发上翻开了第一页。

    漆黑的页面除了最中心处的两个字外,空无一物,而封面内侧没有文字的介绍,只有空无的灰色。

    没有介绍倒是让少年有些惊讶,他把目光看向那唯一的两个莹白的字。

    鸿钧

    ……

    默默的翻开第二页

    老子,原始,通天

    ……

    第三页

    如来,燃灯,观音

    ……

    默默的合上生死簿,少年神色古怪,最后实在忍不住,爆笑出声,这还不够,他直接在真皮毛毯上捂着肚子打着滚。

    一直笑了半分钟才停下,只是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你丫的是要造反吗?还是说阎王爷要逆天了。

    少年指着沙发上的生死簿笑骂道。

    先不管是谁脑洞大开做出这玩意,就解闷的功效,绝对杠杠的。

    少年再次拿起生死簿往下翻,各种他知道不知道,熟悉不熟悉的名字被写入漆黑的页面里。

    按照制作者的心思,似乎越强大的一页中的人物越少,越到后面就越密集。

    翻了几页后,少年直接翻到了尾页。

    没想到尾页却是一面莹白一面漆黑,上面没有文字。翻到倒数第二页,上面果然有了文字,只是寥寥三个不认识的名字。

    为什么黯淡无光,不是莹白反而给人苍白的感觉。少年有些猜不准制作者这样做的用意,不过无所谓了。

    仔细检查了一下整本生死簿,没有一句除名字之外的文字,背面与正面倒是相似,只是黑白颠倒过来了,变成黑上白下了。

    笑过之后他随意扔到了一边,继续无聊的看起了电视。

    要不看看动画,听说宅男这种生物每天都不无聊,反正以后就宅在家里了。

    就在他这样想的当口,电视里现场直播的那个中年男人在讲台上如此说道“关于华夏高中女生意图性侵我大和民族天皇皇子之事,该女子已经交代,是为了与天皇皇子拉上关系,意图成为皇妃才犯下这等错事……”

    少年不爽的改换了频道,身为华夏人,他自然不爽那秃顶混蛋的颠倒是非,可是除了不缺钱外,他就是个小屁民,能做什么?

    烦躁的换了几个频道后,少年郁闷的把遥控器给甩了出去

    好巧不巧扔到那黑白圣人恶鬼生死簿上。

    少年露出自嘲的笑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不过…

    他站起身,捡起地上的生死簿和遥控器。将频道按回那新闻现场直播上,没有听秃头的满嘴喷粪,打开生死簿的最后空白页,刷刷刷的写上一个名字。

    “没想到这秃驴就是岛国的总理,这么猥琐。”少年啧啧嘲笑道

    电视里的秃驴依然在放屁,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少年再次自嘲的笑笑,执笔再次在名字后面写下一段话。搁笔后他随手合上生死簿,盯着圣人与恶鬼的眼睛想到:这就是给人发泄用的吧,到底是哪个恶趣味的人扔到我家门口的。

    下一瞬间,恶鬼的眼睛突然转动,盯着少年,诡异的笑容让少年惊叫一声,下意识想要甩开手中的生死簿。

    但恶鬼的眼中妖异的血色光芒亮起,少年只觉得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随后一股虚弱的信号从全身传入大脑。

    那种血液沸腾到蒸发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除了那瞬间的不适应与大量失血的虚弱之外,竟毫无痛楚。

    如若非此时的身体虚弱感十足真切,他一定会以为刚刚只是幻觉。

    “我代表岛国真诚的向华夏人民致歉,不管哪个方面,我为自己国家的卑劣,在此以死谢罪华夏冤屈的英魂,与人民。方圆万岁。”

    电视里的画面换回了还在发呆的少年。

    只见在台下惊愕的目光下。秃头用铮亮的脑门狠狠撞在讲台桌的

    尖角处,巨大的声响吓呆了一部分人与记者,同样也惊醒了一部分人。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尖叫声,嘈杂声通过直播的摄像机传递到电视机前的民众眼中,耳中。

    少年同样见到了这一幕,他浑身僵硬,目瞪口呆,看向手中的生死簿,那恶鬼的诡异笑容似乎还在对着他笑。

    “啊——”少年尖叫一声就要甩掉生死簿,但从生死簿中突然传出一股巨大的震荡之力,少年只觉得身体被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给正面撞上,身体顿时凌空倒飞而出,一口逆血从口鼻中喷出。

    直接撞击到铁门上才停了下来,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是谁?”

    “究竟是谁?”

    “不可能?怎么可能?”

    “我要杀了你。”

    “孽畜,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天真的要亡我们吗?”

    “必须杀了他。”

    ......

    一声声咆哮,怒吼,谩骂,憎恶,绝望的气息从不断翻动的生死簿中传出,宛如要生生活吃了少年一般张牙舞爪的恶鬼。少年惊恐的情绪在接二连三的诡异事件中,终于爆发,他尖叫着从地上爬起,冲出了公寓。

    因为惊恐而不断的奔跑着,现在他的内心只想要远远的离那东西远一点,越远越好,惊恐的他没有注意到,一辆疾驰而来的红色跑车,以及跑车里同样惊恐着急踩油门的面庞。

    而当少年注意到后,他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杀人后,果然会有报应吗?是生死簿的代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