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八章 伊藤诚之死 竹林
红毛黄毛静静的休息了一会儿,少女造成的伤害并不是很严重,红毛腹部的血洞并不是很深,没有伤到内脏。
  
      黄毛的右手手掌被洞穿了,整只右手鲜血淋漓。不过现在倒是没有再流了。
  
      两人有些颤抖的站起身,一边挪动脚步一边看向方圆。见到对方掏出枪来,顿时僵住了。
  
      红毛年龄大,见过一些市面,与黄毛对视一眼,暴喝一声“快跑。”。随后爆发出从未又过的速度,逃向出口。
  
      黄毛愣了愣,刚要准备逃跑时,一声枪鸣将他的心脏震的一滞,随后就看到飞奔的红毛动作一顿,惯性带着他摔落地面,翻滚几圈后,没有了动静。
  
      靠,本想打他腰部的,后坐力掌控不好啊。
  
      方圆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没有以前的慌张,他默默的站起身从黄毛的身边走过,将红毛的尸体拖到小巷拐角深处。
  
      黄毛看到地面被血色与白浆色划出一道狰狞恐怖的痕迹,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空,软到在地,目光呆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暂时将尸体扔到一边,方圆再次回到拐角处盘膝坐下。刚刚杀人后,他就看到有一股灰色气息从尸体内飘出,随后身体自动运转死决,将这股灰气吸收入体内。
  
      在他的感应中,生死簿上自己的寿命增加了三十年,变成了...六十。这次穿越过来没有掠夺的寿命了,自己的寿命就被消耗了十五年。
  
      不过现在再次增加了三十年,自己杀人生死簿也要贪污一半啊。
  
      时间过的很快,对于黄毛来说,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时,就是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这里的时候。
  
      “泰介,这么晚了还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世界的中午刚刚见过的那个少年,名叫伊藤诚高中男生。
  
      方圆木然站起身,从拐角中走出,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靠近着伊藤诚。
  
      伊藤诚自然也看到了对面走来一个瘦弱的少年,看起来有些面熟。
  
      “泰介,你的手都是血啊,怎么回事?还有地上...”伊藤诚不安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当他与慢慢走来的少年四目相对时,他终于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何处。
  
      那是一双冰冷到看着被解剖的青蛙般的眼神,看着他就是看着一具尸体一般。
  
      浑身的寒毛竖起,伊藤诚没有犹豫的转身就跑。
  
      但是他注定跑不过子弹,虽然枪法差的离谱,他也有自知之明,但现在两人相隔只有三米。
  
      “砰”
  
      “啊——不要,不要杀我,为什么?我们完全不认识,为什么...”
  
      “砰”
  
      “因为,我最讨厌你这种人渣了。”方圆深深吸了口气。
  
      第一枪没有射中要害,但也将伊藤诚打倒在地,第二枪打在他的胸腹之间,鲜血炸开,却又不会瞬间致死。虽然疼痛,却没有叫喊出声的力气。只能慢慢的在无尽恐惧中等待死亡的降临。
  
      仿佛看到地上蜷缩的身影与另一个男人的身影重合了,方圆不由发出略带神经质的笑声。
  
      “砰”
  
      这一枪射在了黄毛的脑门,很准。
  
      灰色气息再次被方圆吞噬。
  
      “这是,命运,身为配角死掉后原本的命运也会被生死簿掠夺吗?”
  
      现在不是研究的时候,方圆将黄毛的尸体同样拖进小巷深处,而伊藤诚此刻挣扎的动作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直到一股灰色气息升腾而起,朝方圆这边飘来。
  
      他看到,这灰色气流中,有一条透明的丝线,同样随着灰色气流一起被自己的身体所吸收。
  
      下一刻,生死簿自动浮现而出,封面圣人与恶鬼的眉心,出现1.1的数值,很快就变成了0.1,而方圆就再次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伊藤诚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上。
  
      ......
  
      咦,这里是?竹林?
  
      方圆对于刚刚那种眼前一花后就转变场景的情况,已经很熟悉了。可是这次不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是出现在一片山中竹林中。
  
      现实世界的城市附近没有听说那里有这样一片茂密的翠绿竹林。
  
      不过有枪在手,又有生死簿傍身,他倒也不畏惧什么?随着竹林的小径,方圆悠然前进。
  
      前方有两个人,走近一看,是一老一少两个乞丐,但穿着很古怪,像是武侠电视中的丐帮似的。
  
      方圆恍然大悟,在四周看看,没有摄像头或者导演之类的。他上前拍了拍老头佝偻的肩膀。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请问,最近的城市怎么走?我在这里迷路了。”
  
      老头沧桑却又不显浑浊的眼睛打量了方圆一眼。“沿着这条路走,就到了渝州城了。”
  
      “渝州城?谢了,老伯。”方圆笑了笑,向前走去。看来还是在自己国家好,交流起来没有障碍。
  
      虽然是个有钱人,但方圆去过的城市还真的很少,不过只要到了城市,花点钱就能回到家了。他又不上学,时间有的是。
  
      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座石桥,石桥上,一个身穿麻布,头戴斗笠的汉子背靠着桥沿,似乎在休息。
  
      石桥下溪水早已干涸,微风吹动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清新的空气使得方圆心神一震。
  
      真是好地方啊,难怪有人在这里拍武侠剧来着,那个男人穿成这样,应该也是个演员吧,上前会不会打扰到他们的拍摄呢。
  
      就在方圆犹豫的期间,一条手臂粗细,长达三米左右的大蛇从桥底蜿蜒而过。他被吓了一跳,这地方还是很危险的,他决定早点离开为好。
  
      旁边两个乞丐已经缓缓的从他的身边经过,他犹豫了一下后也缓步跟了上去。“老伯,刚刚我看到一条好大的蛇从桥底游过,这里还是挺危险的啊。”
  
      老乞丐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年轻人是第一次出远门吗?深山老林中多有毒虫猛兽,小心一点就是了。”
  
      方圆回话之间,三人来到了汉子的前面。
  
      没有丝毫前兆,地面开始震动起来,桥下的石头,石子都在颤动。
  
      从来没有经历过地震的方圆顿时吓了脸色苍白。但下一刻地震停下了,从桥下传来‘砰’的声响。
  
      七个身着黑衣铁甲,面带金属鬼脸,手握寒光闪闪的锯齿弯刀的身影,从桥下跃起五六米高,挥舞着弯刀朝这边狠狠劈下。
  
      (推荐票啊,各位朋友给大神们月票,就省出几张推荐票留给在下即可。新书真的很需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