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10章 路遇不平 拔枪相助
    方圆惊呆了,他从未听说过世上有如此巨大的狼,它的嘴巴张开完全能一口吞下自己瘦弱的身躯。

    脑海一片空白的方圆回过神来时,巨狼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周围四只浅浅的脚印。

    脚步声越靠越近,树叶再次被分开,迅速冲出五六个黑影,眨眼睛就来到了他的身旁。

    “小子,看到异狼跑到哪里去了吗?”一个高瘦的中年人粗声问道。

    方圆连连摇头“不知道,刚刚我都被吓呆了,回过神来后它就不见了。”

    “看这脚印应该逃向这边了,快追,不能被它跑了,追了十天十夜了,它应该快要支持不住了。”另一个面色苍白的高大壮汉,瓮声瓮气的喊了句,身影钻入密林之中。

    “追”

    飕飕飕...

    那只狼...刚刚扑下的角度应该正好将我踩在脚下的,可是它却避开了。

    晃了晃脑袋,方圆转身原路返回,现在他的实力连江湖人士都不算,就更不要说与这些高手争斗了。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往回走了一个半小时后,方圆囧了。他依然还在迷路中,往回走都能走错吗?其实自己是个路痴?

    在穿过一片竹林时,终于找到了一条比较宽阔的道路,相信往下走应该就能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了。

    虽然如此,但方圆此刻已经筋疲力尽了,体能原本就不好的他,在山林中行走了近三个小时,能坚持到现在,都是因为那一丝生生不息的生之气息作为后盾,动力源的缘故。

    在竹林中有一个凉亭,方圆疲惫的躺倒里面开始休息。

    这里应该没有毒虫猛兽之类的吧,不会在睡梦中就被吃掉了吧。他想起了刚刚那头漂亮的巨狼,然后顶不住疲惫,沉沉的睡去。

    ......

    “爹,这里有个人在睡觉。”一个**岁的可爱小萝莉好奇的看着穿着奇怪又邋遢,躺在凉亭里睡觉的少年。想要伸手戳戳少年的脸蛋。

    “轩儿,不得无礼。快过来。”中年汉子轻声斥责道。

    “哦”小萝莉应了一声,乖乖回来了。

    “陆大侠,请你收下青云为徒吧?”老乞丐佝偻着身子请求道。

    ......

    隐隐约约听到一些声音的方圆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因为此刻的他梦到了自己骑着那头漂亮的巨狼,带着一群虽然看不清脸蛋,但身材婀娜多姿的美女,一起笑傲江湖。

    “小心呐”一声有些耳熟的惊呼终于惊醒了熟睡的方圆。他迷迷糊糊的起身睁开眼睛。

    “嗖嗖嗖…”

    利器破风声不断呼啸而过。

    咄咄…咄咄咄咄…

    是利器射入木材的声音,其中一个更是从方圆的鼻梁之上,眼睛之前划过。呼啸而过的劲风刮的他眼睛生疼,眼泪不自觉的流下。

    方圆在惊叫前,将自己的嘴巴捂住,立马蹲下身体,心有余悸的看到自己之前躺着的地方插着一只黑黝黝的镖。

    他躲在亭柱之后,连探出脑袋观望的心思都没有。谁知道探出脑袋的瞬间,会不会被爆头。

    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外边的动静。同时最强利器生死簿,已经只手在握。

    又是他们,果然是黑白无常吗!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遇到他们两次了,真是缘分啊。既然是熟人就好办了。

    方圆掏出珍贵的钢笔,翻开生死簿开始下笔。

    出乎意料,这只笔在接触到生死簿的瞬间,就如生了根一般,牢牢吸在生死簿上。

    方圆全力滑动,钢笔才缓缓往下划出短短的一竖,这是黑的第一个笔画。

    简简单单的一竖,方圆就已经尽了全力,刚刚恢复的一毫生息再次消耗殆尽。

    他明白了,双方实力差距越大,他想要写出名字就越艰难。

    仅仅这样也就算了,一但一个字没有写完,它就会自动消退,没有续写的可能。

    生死簿上的一竖已经消退到一个点了。

    这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有对目标造成伤害,自己反而筋疲力尽了。

    喘息中,他看到一只蚂蚁从脚边爬过。

    外边的形式似乎非常不妙,黑无常欲抓住姓陆的大侠女儿。白无常趁陆大侠分心的瞬间偷袭。

    陆大侠虽然凭借深厚的内力将她震飞,但似乎中了对方的掌毒,如果强行运功就会毒入心肺,必死无疑。

    既要入江湖,就行江湖事,年少自热血,豪情万丈高,此情不出手,酒肉难入口。

    身为一个炎黄子孙,正值年轻热血的方圆,自然也有一场江湖梦,少年英雄,纵鞭快马,碗喝酒大块吃肉,路遇不平事,拔刀自相横。

    “陆大侠,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交出龙泉,换你女儿一命。”白无常背靠大石冷笑道

    “我常氏兄妹,不杀无用之人,等这女娃娃长大了,或许能替你报仇雪恨也说不定。”黑无常左手提着小女孩,右手掐在她的脖子上,表情平淡,看不出喜怒。

    “砰”

    是枪鸣,方圆开枪了。

    黑无常挟持小女孩的地方,距离他不过十米之遥,而且背对着他。已经开过几枪的他,有信心不会伤到小女孩。

    黑无常的高冠帽掉落到地上,黑色的长发失去了束缚披散下来,而黑无常...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只是被巨大的声响与帽子的飞落吓了一跳,下意识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大哥小心”白无常突然提醒道

    “什么”刚回过头的黑无常,被抓住机会瞬间靠近的陆大侠瞬间击退。

    方圆躲在亭柱后面懊悔不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的体力已经濒临枯竭,压制不住巨大的后坐力,没能一枪重伤或是击杀黑无常。

    “大哥,亭柱后面有人,就是他用暗器偷袭的。”白无常在黑无常对面,将方圆偷袭看的清清楚楚。

    “什么人?竟敢管我玄冥教的事?”黑无常冷声喝问。

    现在姓陆的已经强运内力,毒已攻心,不足为虑,倒是要小心防范偷袭之人。

    方圆自然不会轻易出去,对方的一镖射过来,他就躲不开。

    “大哥,是之前在石桥上陆吉身边的那个少年,不会功夫,只是暗器惊人而已。”白无常再次提醒道。

    “原来是无名鼠辈,连无常你都敢惹,是活的不耐烦了吗?”黑无常冷声说道,黑色发丝随着走动摇摆不定,逐渐靠近了亭柱。

    (五十票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