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18章 叔接嫂 对夏五的误会
    “哈哈,嫂子,小叔子来看你了。”难听的公鸭嗓从门外传来。听声音距离这里没有多少距离了。

    “小玉,把金子带入后面藏好,不能被他发现了。”轻纱蒙面的老板娘语珠急速,似是对外面将要到来的人有些烦躁与不安。

    “是”活泼的少女小玉赶紧抓起金子就往后面跑。在她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布帘之后,一个的男人走进了房间。

    此人长相丑陋猥琐,偏偏一副白衣公子哥打扮,手中还有一把折扇轻轻扇动,自以为风流倜傥的模样。他一边猥琐笑着,一边不断用绿豆鼠目上下打量着轻纱蒙面的老板娘丰腴的身材。

    “嫂子真是越发的标志了,可惜我那哥哥死的早,死的巧。结婚当天偏偏被酒给灌的猝死当场,害的嫂子未能洞房便已守寡三年。如今弟弟我也长大了,正好替哥哥接班,借你过门可好?”

    猥琐丑男将目光停留在自家嫂子高耸的巨大的肉包子上。猥琐的表情不带丝毫掩饰的带着贪婪和**。

    老板娘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之色。不动声色的做到凳子上,将美好的身段掩盖起来,“小叔子说笑了,嫂子乃是不详之人,订婚之时便有一位道长说嫂子是个白虎天煞,任何与嫂子成婚的男子都会丧命,你哥哥不信,偏偏就应验了。所以嫂子才从俞府搬出来自己住。”

    “嘿嘿,那道士疯疯癫癫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疯子。我哥他一直体弱多病,喝酒喝多了猝死是很正常的。我就是不信那个邪,常言道好吃不过包子,好玩不过嫂子,我俞义山就是来叔接嫂的。”

    猥琐丑陋男子猖狂大笑着。

    “咦,我怎么飞了。”猥琐丑男见到周围的景物在朝自己迅速远离着。

    “哎哟,谁敢摔我。不想在这渝州城混了吗?”猥琐丑男痛苦的在地上**着。

    “是我。”厉熊站出身。“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败类了,给我滚。”

    “你给我等着,老子会找人来报仇的。”

    “厉壮士还是快点离开渝州城吧,俞府养着几个江湖人士作为外府长老,你不是他们联手之敌。我本就是不详的女人,无需为我大动干戈。”老板娘担忧黯然的说道

    “老板娘对厉某有一饭之恩,厉某又怎能扔下你不管呢,放心,一般的江湖人士,我还不放在眼里。”

    “唉,还是小心为上。”

    ......

    方圆听到熟悉的声音,吃惊的转过身。

    “哈哈哈哈,方兄弟见到我如此吃惊,想必是把我当作偷银两的小毛贼了吧。哈哈哈”夏五龙行虎步的走过来拍了拍方圆的肩膀,笑着打趣道

    方圆有些反应不过来“你...夏大哥,真是对不起,我还真以为你将我迷晕后带着我的银两离开了呢。”

    “是个人就会误会,不过方兄弟,你昨日是第一次喝酒吧,这种一杯倒的人,兄弟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呢!哈哈哈”夏五不在意的挥挥手,调侃到

    方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是啊,我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呢,还以为是夏大哥给我下药了呢。”

    “昨天送你上楼后,兄弟我就在一边的客房休息,半夜听到你这边有动静,过来一看,有个小贼收刮了你的银两转身就跑。

    我就追了上去,说来惭愧,兄弟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轻功了,而那人的轻功却着实了得。我与他拼了一宿的耐力,他终于不敌,扔下银两跑路了。

    当我回到客栈时,小二就通知我你朝西边过来了,我就追了上来。”夏五解释道

    “原来如此,真是多谢夏大哥了,兄弟我之前还在怀疑夏大哥,实在是不该啊。对了,夏大哥有那异狼的信息吗?”方圆道过歉后立马问起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来。

    “方兄弟言重了。我刚刚得到消息,异狼正是朝着西面而去的。这么这一路跟踪,如果见不到异狼,也能去名剑山庄看看那些顶级的名剑。”

    夏五微笑着说道

    “那还真是巧了,那我们还是早点出发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方圆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手臂,转身就朝系走去。

    “方兄弟,这么远的距离,你不会是想步行过去吧。那我们可就连名剑出炉都看不到了,更不要说是那头速度飞快的异狼了。回去我们买两匹高头大马,骑着它就方便多了。”

    夏五突然似笑非笑的问道“方兄弟不会连马都没有骑过吧。”

    “当然骑过,在跑马场时...咳咳练习过几次,却没有真正的策马狂奔过,这可真的是我少年的梦想啊。”方圆差点就说漏嘴了。

    “既如此,那我们走吧,我告诉你兄弟,这相马之术兄弟我也是有些门道的...”

    ...

    “驾”

    “驾驾”

    两匹黑色的骏马疾驰在还算宽阔的道路上,方圆有些兴奋的不断加速,以前坐马只能算是闲庭信步或是小跑热身。

    如今是真的体会到到了疾驰如风是何种的感觉了,与开着汽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东西。所以现在的方圆很是兴奋,完全不想停下来,虽然操纵马匹还不是很熟练,但这些马都是被驯服的服服帖帖,全速奔行问题不是很大。

    “方兄弟速度慢一点,太快的话,马儿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夏五提醒道

    “哈哈哈,是我太兴奋了,真是抱歉不过真是过瘾,不满夏大哥,兄弟我入江湖就是因为豪侠们纵鞭快马,肆意江湖,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痛快。”

    方圆咧开嘴,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有些邋遢的仪容也被这笑容掩盖了其杂质。

    “我辈江湖人士,自是路遇不平拔刀相助。不过方兄弟没有经历过江湖的另一面险恶,所以拔刀相助前需要抱住自己的命,”

    “夏大哥说的是,不过那也得经历过后才能真正的明白。”方圆笑着再次加速前冲,笑容灿烂。

    “吁——”

    惊变突生,在道路上突然拉起了一条绊马索,方圆因为冲的太快,没有反应的时间,骏马嘶鸣一声摔倒在地,而方圆则是被摔出了老远。

    (在十二点之前赶上了,感觉有点愧对大家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