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36章 被俘的惨痛 2
    “又晕过去了,真是没用,就这点水平还想要离间咱们。”
  
      白无常不屑的收回葱葱玉指,眸中波光粼粼。
  
      “恩,那你小心一点,这小子诡计多端不说,千万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行踪。有危险保命要紧,你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大哥”
  
      ……
  
      突然的冰寒,唤醒了沉睡的方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身体的感觉与大脑再次连接。
  
      十指锥心的疼痛,渐渐被身体习惯,甚至麻木。虽然疼的满头是汗,但咬咬牙他已经能不发出惨叫了。
  
      “臭小子,知道现在自己的立场吗?如果不想再被折磨,就乖乖的说出你是如何驱使雷霆攻击的!”
  
      白无常扔掉手中还有水渍的罐子,笑盈盈的走到方圆面前。
  
      方圆依然不能动,映入视野的环境只能推测是在山洞中。忽明忽暗的火把是唯一的光源。
  
      白无常嫣然倩兮,无暇的脸蛋一边明一边暗,无形中给方圆增加了心里压力。
  
      “靠,我草你,我日你,我入肉你。奶奶个熊,日你个仙人板板。...”
  
      少年突然爆发的奇怪言语,让白无常有些愣神,不过从偶尔的字句和对方的表情就能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在说什么好话。
  
      白无常冷笑,举起芊芊玉手,指间灵峰刺在火光下寒光凛冽。
  
      “我认怂,女侠饶命,我都招了。”
  
      白无常刚刚想要刺下的动作一滞,随后扑哧一声,咯咯娇笑起来“你是我见过最无赖的人,还以为你骂的那么痛快,是要死扛到底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少爷我不是受苦之人,承受不了酷刑,还是早一点坦白的好。”方圆骂的自己嗓子都有些哑了。
  
      “好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白无常笑眯眯的赞扬一句“不过,你骂我的事情可没有就此揭过去。”
  
      灵峰刺寒光凛冽的尖端在巨大的力量下,刺穿了方圆的手背,从手心钻出,钉到了地面上。
  
      “日啊——”
  
      ‘最毒妇人心啊,右手以后一定疤痕很多。就算医好了,也废掉一般了。’
  
      他这回不敢再骂出声了,对方才是真是魔女级别的,无常无常,喜怒无常,说动手绝对往最狠里动手。
  
      “滋味如何?”白无常眯起眼,愉悦的露出了笑容。
  
      “这辈子…都不想再—承受”方圆忍受痛苦都憋红了脸。脑门的冷汗已经在地面上流淌了一小滩。
  
      “白无常,你是叫作宣灵,对吧?很好听的名字,呢!今年几岁了?有人说过,你很漂亮吗?”
  
      白无常愣了愣,她发现自己似乎跟不上对方的思维。被自己折磨逼供,还称赞自己漂亮,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就算你这时候恭维我,我也不会心软的,如果你说出自己的秘密,看在你识趣的份上,我放你离开,无常不杀无用之人。”
  
      盯着近在咫尺的俏脸,方圆沙哑的嘿嘿笑着。
  
      “我可是很怕死很怕痛的,所以我全都招了,我的秘密就在我的怀中,那里有一本神奇的书籍。”
  
      白无常嗤笑,“你不老实啊,臭小子。之前我可是搜遍了你全身,不要说一本书了,除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外,一张纸都没有。看来还得对你施加更愉快的刑法才行啊。”
  
      “嘿嘿,要是那么简单就被你给搜走了,那还算什么秘密啊,除非我愿意,不然,就算是大天位的高手来了,也搜不到那本书。能召唤雷霆的东西,自然非同寻常。”
  
      方圆笃定的表情,让白无常踌躇。“好吧,我就搜搜看,如果没有什么书籍的话,你将会很惨很惨。”
  
      白无常蹲下身体,伸手在方圆胸口腹部上拍了拍,突然惊疑出声“竟然真的有东西。”
  
      一丝惊喜之色在方圆的瞳孔深处一闪而过。同时,因为蹲下,视觉的阻挡,白无常看不到的他的另一只手轻微的动了动。
  
      没有犹豫,白无常伸手从肚脐位置拉开方圆价值昂贵的休闲服,冰凉的小手划过他的肌肤,竟是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白无常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抓住了本子就掏了出来。
  
      “生-死-簿?方圆?”
  
      白无常惊疑不定的打量这本封面奇特,名字古怪的书。
  
      “你是在耍我吗?你不会说这本生死簿就是传说中阎王判人生死的那本吧?是你傻了,还是把我当作傻子在糊弄。”
  
      “慢着,慢着”方圆急忙喊住白无常欲甩出的灵峰刺。
  
      “是不是真的,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不过要用它杀人,必须要知道那人的性命,样貌和生辰八字。而且必须以自身的鲜血为墨书写上去,否则它不会灵验的。”
  
      白无常自信打量了方圆一眼,有看了看手中的生死簿,“哼,谁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样,如果真的是生死簿的话,你难道就是阎王吗?如此手无缚鸡之力。怪力乱神之说,在我玄冥教面前可是玩腻了的。”
  
      白无常运起内力,双手用力,猛然一撕,意图将方圆的小把戏给撕成碎片。
  
      “怎么可能?”
  
      白无常惊骇的发现自己全力之下,连一本书籍都撕扯不了一道口子。
  
      不信邪的她,再次全力施为,结果如一。
  
      她惊疑不定的看了眼手中的生死簿,此刻看那恶鬼与圣人,却是心中有些胆却骇然。
  
      转头看看躺在地上依然半死不活的少年,他的脸上依然没有其他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让她非常不痛快。
  
      压下心中的不适,白无常只提起一张封面,看着那恶鬼和圣人,咬咬牙,全力以赴,撕碎心中的不安和让人不愉快的两张脸孔。
  
      “咦呀——”
  
      即使用了全力,即使憋红了脸,她手中的一张薄薄的纸片连一丝缺口都没有。
  
      她可以将它弯曲,甚至折叠,可是无论如何就是损坏不了它分毫。
  
      白无常折腾的气喘吁吁,完美的胸脯起起伏伏,最后看着手中的生死簿,她原本有些惊惧的脸上渐渐露出了喜色,随后更是大笑出声,娇媚的声音中透露出无限的喜悦之情。
  
      “没想到,这世间真有如此奇书。无常配生死簿,真是不错的主意。这本书可不是小秘密,既然它属于我了,你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明天加更,推荐票红包,支持的朋友们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