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37章 被俘的惨痛 3
    “只要杀了我,生死簿就会和我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要怀疑我话语的真伪,刚刚你如何都找不到它,只有在我的许可下,你才触摸到它的。”
  
      白无常脸色阴沉,表情阴晴不定,似在思索对方话语的真实性。
  
      “既如此,只要断你四肢,留你一口气在,它不同样是属于我的了吗?”
  
      方圆冷笑“不用试探了,之前的你可是很果决的就折断我的手指,洞穿我的手掌。
  
      只要我意念一动,生死簿就会消失,你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我如此爽快的拿出它,就是为了保命而已。”
  
      白无常冷哼一声,眉头皱的更深了。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让我先试试它是不是真的生死簿再说吧!必须要用自己的血来书写吗?你的血不能吗?”
  
      白无常不怀好意的盯着他被洞穿的手掌,那里的鲜血已经在地面流了一小滩了。
  
      “你可以试试”
  
      方圆咧嘴一笑。
  
      “我最讨厌聪明人了。”白无常烦躁的皱眉,不自觉的在方圆周身转起了圈。
  
      “算了,还是等大哥回来后,等他决定吧,最讨厌虚虚实实的东西了。”
  
      白无常冷哼一声,扭动盈腰,走向山洞的出口。
  
      “宣灵啊,不要急着走啊,先解开我的穴道,然后让我止血啊,如果我死掉了,生死簿可是会消失的。”
  
      “宣灵也是你能叫的吗?”
  
      白无常掏出灵峰刺,想了想,还是收起“这点血死不了人。”
  
      “我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是很害怕的,到时候吓死了怎么办。你看看生死簿吧,连里面的内容都没有看过,怎么判断我话中的真伪呢?”
  
      方圆露出怕怕的可怜模样,表情很是浮夸。
  
      “哈哈哈哈,这上面写着的几人,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吧,这生死簿难道已经将他们判了死刑了吗?”
  
      与方圆第一次见到生死簿相同,白无常的反应同样是捧腹大笑,要不是地面脏乱,怕是也要滚到地面上了。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你翻到最后一两页,那里就是我用来书写杀人的地方。”
  
      双目精光爆闪,方圆另一只手也是微微动了动,手指轻轻的勾动。
  
      “这上面虽然有血字,似乎不是人名吧而且还有不是血字的字,你敢骗我?”
  
      白无常厉光在双目中蕴含,随时都会动手的样子。
  
      “不,只要杀掉了人,那人名就会消失掉,剩下的只有非人名。”
  
      “哼,非血液写上去会有什么不良后果?”
  
      “除了占用纸张的空间外,倒没有发现什么副作用。”
  
      “对了,你收走我身上的东西时,有没有手指粗细的金属短棍。那个其实是支笔,你可以在上面尝试写下一个人名,看看效果,再用自己的鲜血写上试试。”
  
      方圆尽量压制自己加快的心跳,使自己表情平静,说话的语气平淡,一切自然一点。
  
      最后的关键一步。
  
      “哼哼,你让我写,我就要写吗?你的花花肠子可是不少,虚虚实实,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为了不让你影响我的判断,我还是出去等着大哥回来再说,在他的面前,你的小技俩可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了!”
  
      方圆眼皮不自觉的跳了跳,沉默了一段时间,压制平复心情后“随你信不信,不过能不能先把洞穿我手掌的东西拿掉,鲜血一直流下去,真的会死人的。”
  
      “咦,你这让人好生奇怪,手掌并非要害,我也没有刺穿动脉,为何鲜血不停的往外流呢?”
  
      白无常虽是这么说,身体还是款款靠近,将灵峰刺收回。
  
      ‘嘿,少爷我不逼点血出来,又怎么能让你抽回灵峰刺呢?生决可是生死簿的功法,区区点穴又怎么能制住我,等我以生息生生不息的特点,恢复所有的手指后...’
  
      “以你的功力想要冲破穴道,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乖乖的呆在洞穴中,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否则,后-果-自-负。”
  
      看着白无常远去的背影,方圆并没有轻举妄动,继续默默恢复着自己的伤势。
  
      ‘自己就算恢复到巅峰状态也打不过白无常啊,手枪也被对方缴获,否则还有一拼之力。一定要尽快逃出去,如果奸诈狡猾的黑无常回来了,那就真的希望渺茫了’
  
      山洞内安静的可怕,闭眼运转生决的方圆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是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
  
      总之,他两只手十根手指已经恢复了六根,右手已经能用上力了。
  
      ‘不知道白无常此刻在干什么?’
  
      方圆眼珠一转“宣灵,宣灵,我一个人好害怕啊,进来陪我说说话啊。”
  
      “闭嘴,你要是再大声喊叫,我就用灵峰刺洞穿你十根脚趾。”
  
      当方圆恢复了第七根指头时,白无常的脚步声渐渐传来。
  
      “宣灵...”
  
      “闭嘴。”一根灵峰刺射入方圆的眼前,没入地面三寸。
  
      “你说的就是这东西,这也是笔吗?”
  
      “你蹲下来,不然我看不清啊,要是帮我解穴就更好了。”
  
      “哼,这东西质地如此坚硬光滑,怎么沾上墨水写字?”
  
      “帮我解开穴道我就...ok,ok。下面的那个盖子拔出来,然后...”
  
      白无常收回灵峰刺,好奇的把玩着手中钢笔,再次走向了山洞外。“你身上有趣好玩的东西不少啊。”
  
      “喂,又留下我一个人吗?”
  
      语气沮丧的方圆,目光中却是喜意连连,‘她终于忍耐不住要书写了吗?如此,少爷我还有反俘虏她的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待的过程是难熬的,刚刚一心想要恢复的他都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啊——,这是什么?”
  
      在方圆恢复到第九根手指时,白无常的惨叫声就从洞口处传来,声音凄厉且惊恐,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哈哈哈,终于中招了,现在出去一定能打得过她。不过,先试探她一下。’
  
      “宣灵,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快回答我啊?”
  
      洞内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回复的声音。
  
      (感谢‘it学生’道友的打赏支持,下面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