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39章 被俘的惨痛 5
    昏迷中的少女,没有了折断他十根手指的狠辣,没有洞穿他手掌的骄狂。脸上虽然带点妩媚,但更多的是祥和的安静,失血过多的苍白,也使她更有女人的娇柔感。
  
      “要不是你有你大哥黑无常了,今天少爷我就要破了...我自己的童子身了。免得彩姐和小虹整天惦记着。”
  
      将生死簿收回,没有时间去观看,方圆现在只想要早点离开这个该死的山洞中,如果黑无常现在回来...
  
      以搜寻自己物品的理由,将白无常全身上下摸了个遍后,方圆鼻息有些粗重的看着昏迷的少女。
  
      ‘再摸一次,刚刚似乎没有找到啊。’
  
      刚刚伸出的手,就被方圆自己给打掉了。“日,现在可不是精虫上脑的时候,东西也不管了,有钱什么买不到。”
  
      在自己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疼痛使大脑从温柔乡中恢复过来,方圆横抱起白无常,大步流星的朝山洞外走去。
  
      山洞外已经月起星明,是到半夜了。黑夜下的树林,更加阴森恐怖,各种树枝就像张开的利爪和巨口。让人怀疑走在它的身边,会不会被它突然扑击上来。
  
      夜鸟的叫声,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交织出最自然理想万载不变的夜幕自然曲。
  
      站在洞口的方圆不知路在何方,紧了紧怀中少女,他增加了点勇气,迈出脚步,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茂密的树叶遮挡,今晚明亮的月光照射不进来,踩着杂草,枯叶,枯枝,听着它们的抗议嚎叫,感受着不时的冷风袭来,方圆本就不多的勇气被消磨干净了。
  
      回去的路不说找不到了,就算能找到,他也不可能回去,可是留在这漆黑的原地也不是个事情。
  
      ‘要不,我先回去,然后弄些设备过来,照明,做饭,帐篷。’
  
      突然,方圆意识到一个问题,既然手机,手枪都能带过来带过去,那么...人呢?
  
      方圆目光火热起来,火热的开始燃烧他的精神与身体,驱散了心中对黑暗,未知的畏惧。
  
      火热的目光注视怀中的少女,他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她是昏迷的,她没有战斗力,我现在比她强大,我把她带过去实验一下,可以的话,立马带回来,不会出现意外的。’
  
      即使方圆极力劝服自己,各种理由都有,但这是关系到自己最大的秘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的涉险。
  
      今天生死簿交给白无常也是无奈之举,因为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的自救办法,现在不同,主动权在他手中,他可以选择带还是不带。
  
      深吸一口森林中清冷的空气,方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其实,不需要人来实验,动物应该就能实验出来如果人和动物有区别,也要找个自己有绝对把握控制的人。’
  
      “呼”吐出浊气“总之,趁现在勇气上佳,跑一段路吧。”
  
      数盏茶时间,他就有些坚持不下去了,毕竟抱着一个少女,而且生息还是太浅薄了。
  
      “森林这么大,黑无常应该追不上来吧,还是先休息一下,恢复一下体力再说”
  
      “沙沙,沙沙”
  
      是树叶摇摆相互摩擦的声音。
  
      方圆背靠一颗大树想要坐下喘口气。
  
      “沙沙,沙沙沙”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你爷爷的,哪里有风啊。”已经出汗的方圆没有感受到凉风的的吹袭。
  
      那这些沙沙的树叶摩擦声,又是为何而响起呢。
  
      “呵,好多萤火虫啊,绿幽幽的”
  
      方圆扯着僵硬的脸皮,硬给自己留一丝幻想。
  
      “嗷呜——”
  
      “沙沙沙”
  
      最后的幻想破灭,方圆惊慌失措的起身,发现四周的去路已经被围,里外三层‘萤火虫’,他想要突围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更何况怀里还有个累赘。
  
      这种关键时刻,方圆没有发现,他怀中的少女已经睁开了朦胧的双瞳。
  
      背靠大树,方圆微微抬头,衡量大树树枝与自己的距离。
  
      突然从胸口传来巨大推力,方圆受力,后背直接撞到了大树上,发出碰撞声。
  
      怀中少女在反作用力下,脱离了方圆的怀抱,摔落地面,同样发出物体落地应有的声音。
  
      这一变故是他始料未及,但狼群却是收到了最佳的进攻信号。
  
      “嗷呜——”
  
      绿幽幽的荧光剧烈晃荡间,伴随杂乱的喘息和凌乱步伐急速靠近着。
  
      “大爷的,少爷我等一下一定要再摸一遍。”
  
      他蹲下身体,不顾白无常无力的反抗,将她背在身后,首当其冲的野狼已经在一丈外,猩红的舌头清晰可见。
  
      危机关键时刻,方圆发现自己愈发冷静下来了,身体也轻巧自如许多。
  
      不久前群狼夺食时,他也感受过,‘看来自己是压力危机下,才能发挥出自己真正实力的人’
  
      在恶狼张开大口四肢腾空扑来的瞬间,他轻身躲开,搜身摸到的灵峰刺,在一个旋转下,扎入恶狼的后颈。
  
      同时身形轻跃,两人的重量压在身体刚刚僵直的恶狼背部,只听咔嚓一声,恶狼发出了凄厉的呜噎声。
  
      紧随而来的三只恶狼更加凶恶的扑了上来,他不敢恋战,踩在狼背上,将生息运作到两条腿上。
  
      “给我上啊——”
  
      一声嘶哑怒吼,双脚下的恶狼背部瞬间化为肉泥,而他背着虚弱的白无常,向上攀升着。
  
      三条恶狼从脚底钻过,方圆甚至都感觉到脚底板摩擦着狼毛的触感。
  
      右手伸出,距离最低的粗大枝叉越来越近,他已经摸到了粗糙树皮的质感。
  
      然而,就是那然而,右手五指贴在了树枝的侧边,上升力已尽,两人加起来近百公斤的重量,那点些微的支撑力,几乎瞬间被抵消干净。
  
      失重感出现,方圆内心叹息,就差那一点了。脚下围着一圈圈巨狼,见食物就要从天而降,它们已经迫不及待的齐齐跃起,近二十只狼首张开猩红的血盆大口。
  
      “喝”
  
      底气不足却又有些耳熟的娇喝声从后上方传来,原本下坠的失重感再次变成了上升的拉力,右手瞬间拔高几分,牢牢的抓在树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