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50章 路途 遇袭

第50章 路途 遇袭

    穿戴成一副少年公子打扮,还披着一件大号斗篷的赫萝,面带惦怀,神色幽幽。
  
      方圆脸上的笑容一顿,“我们认识不到一天时间,自然不好邀请你同行。相识一场既是有缘,何…兄弟,这些银两送你,作为路上吃喝之用。”
  
      李帝惊异,古怪揶揄“本公子还以为,方兄与何公子一见如故,要与她一同北上呢!”
  
      “我确实与何兄弟一见如故,不过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办,若是有缘,他日自会再次相见。”方圆淡淡一笑。
  
      ‘虽然挺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但自己可不是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的人。’
  
      “拿得起放得下,我对你的看法,稍稍改观了。”李帝深邃的眼眸打量他淡定自若的神情,难得露出些许赞赏之色。
  
      “咱原本还想邀请方..兄弟一起去的呢。”赫萝笑嘻嘻的接过方圆递过来的钱袋子“临走前问汝一句,汝去那森林是为了什么?”
  
      这方面迟钝的方圆没有注意到赫萝眼中的异色“所有去那里的人,不都是为了异狼嘛,我也不例外,你看我,骑着蟒蛇就这么帅了,如果骑上那么巨大的异狼,不是很威风吗?”
  
      赫萝目光有些暗淡“咱的故乡是在北方的约伊兹森林,如果哪天,汝到了那里,咱会请汝到我家做客”
  
      ‘约伊兹森林?古代有这样的森林吗?学渣的我,还是不要想了’
  
      “会的吧,去完名剑山庄后,我便会游历大陆,到时候去到北方看看你。你现在就要走吗?还是一起吃一顿早餐?”
  
      “不用,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点出发,咱也能早点回到故乡是呗!。”
  
      “说的也是,那祝你一路顺风,我们就此别过了。”方圆抱拳。
  
      “非常感谢你。”‘虽然一路上有利用汝的嫌疑呗,但我们算是相互抵消了。’
  
      少女赫萝走了,依然孤单的踏上没有结果的回家路途。
  
      “她的态度似乎转变的有些快啊,昨日还笑嘻嘻的,今日就直接走人了。她昨日是在...”
  
      “世上本无事,佣人自扰之。我们也该走了,夏大哥应该是去名剑山庄了”方圆进入自己屋中,提起鼓鼓厚重的背包。
  
      “说你不学无术,你偏偏偶尔能说出一些道理”李帝撇嘴转身“我去楼下等你。”
  
      收拾好后,两人走在渝州城街道上
  
      “这渝州城到名剑山庄一路风尘,我们是骑马过去,还是坐马车?又或者你带我飞过去?”背着古怪包裹的方圆,停在马车行面前。
  
      “骑马比较快,而且中间又不是没有其他城池或者驿站之类的落脚点。”
  
      “少爷我突然想起来了,你小子说的给我两个伺候丫鬟怎么没有看到。我可是一直等着呢!这一路上没有个丫鬟照顾着,太累太麻烦了。”
  
      李帝一手扶额,“这事你记得倒是清楚,下次吧,本公子出门游历,不喜欢带着丫鬟到处跑。”
  
      “我家里倒是有个女仆,就是丫鬟,可惜...。算了,买两匹骏马跑路了,哦顺便去看看那西施包子怎么样了,买几个作为早餐。”
  
      “你脑子里整天想着的,都是女人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君子以天下为重,你就没有一点远大的抱负吗?”
  
      李帝谆谆教导,却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
  
      方圆翻着白眼,上前一步“老板,给我来两匹最好..看的骏马,必须漂亮的,母的,钱不是问题。”
  
      “......”
  
      在下被无视,李帝额头青筋暴起,咬牙切齿。
  
      牵着两匹雪白的骏马,方圆和李帝来到了西城门。
  
      “咦,这家包子铺竟广开善缘,给那些个乞丐发包子,看店面也不像是大户人家,还是其中有其他蹊跷?”
  
      方圆会心一笑“啧啧,本想进去看看包子西施的,看来她现在忙的很啊。”
  
      “就是这家店?”
  
      “我们走吧,上次是和夏大哥一起。这回变成你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次,那又是和谁呢?”
  
      李帝挑眉“怎得突然如此多愁善感起来?”
  
      “不知不觉中,我也长大了不少,比起初来江湖,这几天也见识过了江湖上的一些事情。现在的想法就是,他强任他强,我自不动山。”
  
      邋遢的背影却是带点潇洒的骑上骏马,驾马西去。
  
      “才进入江湖多久就如此大放厥词,你的路才刚刚开始而已。驾”
  
      骑上白马就是王子的李帝,比方圆更加潇洒自如的奔驰而出。
  
      ...
  
      “咦,夫人,那个人好像是方圆少爷。”分发包子的丫鬟小玉不经意抬头看到方圆策马扬鞭的背影。
  
      “他是来视察的?”老板娘施施然走出
  
      “不知道,他骑马跑出西城门了”
  
      ...
  
      “为何有些年轻乞丐会往大树上打拳?难道与那包子铺有关?”
  
      李帝刚刚出了渝州城,便看到不少年轻的乞丐在大树下打拳,有些甚至都在树干上留下丝丝血迹了。
  
      “这一路太过无聊了,成佛能给少爷我来一段小曲解解闷吗?”
  
      “哼,今天没有心情。”李帝对自己的外号还是很不感冒。
  
      “人无信不立,不要脸无敌。今天少爷我给你唱一段,听着。”
  
      “还是我唱吧,你唱歌太难听了。”
  
      “......,打人不打脸,今天,我这歌唱定了。”
  
      相互顶嘴间,风景如水般流逝后退,很快他们就到了曾经遇到蒋阎王五兄弟的地段。
  
      “我记得成佛把我赏你的两千两银子藏在这里了吧,不打算带走了。”
  
      口中如此说的方圆,骑马却是没有停顿的意思。
  
      “有你这个大财主了,那区区两千两算得了什么?”‘昨晚就派人搬走了’
  
      “嘿,前两天也不知道是谁举着箱子跑的,还好意思说。对了,那山洞里,你们找到异狼了吗?怎么没有它的消息了?”
  
      “不知道,也许逃走了也说不定,进入里面就没有看到它的踪迹,这样智慧近妖的强大生物,还是不要试图,小心。”
  
      李帝脸色一变,一掌拍在方圆肩膀上,将他拍飞出去。
  
      呼——
  
      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