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66章 名剑开炉 5
    吼,吼——

    “什么?”

    突然从广场外传来一声猛兽咆哮的怒吼,意外的变故让尚心剑脸色一变,再次大喝一声“放灵血。”

    “唳——”

    “吼——”

    从地面窜起数道身影,他们皆是身着名剑山庄服饰,手拿一柄寒光闪烁的锋利弯刀,直冲空中那悲鸣的巨雕。

    “那是什么?”方圆惊呼。

    一个黑点出现在赤红的骄阳正中,随后,一团赤金耀眼的火焰从天上朝阳上落下。

    速度极快,眨眼间落到捆绑巨雕的锁链上,爆裂的火焰四散,上冲的几人尽皆惨叫着坠落。而被正面命中的铁链,再发出嗤嗤声响之后,竟有融化的迹象。

    “难道是太阳神鸟金乌?那只灵禽是它的后裔?”方圆再次惊呼,大呼小叫的样子却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他。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逐渐放大的黑点上。

    “众位如若还想要得到最好的名剑,便出手阻拦那捣乱者,不要让它破坏了灵血开光。”尚心剑气急败坏的大吼道。

    “吼,吼——”

    那黑点变大,当它落到那铁链上后,众人才看清它的面貌。

    “竟又是一头灵兽,驱使火焰的金色大灵猿。”尚心剑骇声惊呼。

    “看来它与那灵禽是朋友了,真是感情深厚,太感人了。”方圆非常浮夸的拿袖子擦了擦眼泪。

    “你能再假一点吗?”

    “杀。”

    一群名剑山庄高手,包括尚心剑,还有些许武林人士,一跃而起,十丈距离不算太高。

    但金刚怒吼一声已经扯掉了那条被火焰灼烧融化的铁链,而金刚竟扯着那一截锁链,挥舞着,将怒冲而上的众多高手击飞击落。

    它张开大嘴,金色的獠牙咬在其余锁链上,赤金色光焰升腾,缕缕青烟从它口中冒出。

    “射暗器。”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不准射我的鸟。”方圆大声喊道。

    但此刻已经混乱一片的广场已经没有人理会他了。

    “吼,——”

    “唳——”

    巨雕脆落的白羽被暗器扎中,金刚不强的防御也抵挡不住众多高手射出的暗器。一红咦赤金两种颜色的鲜血混合着滴落到巨大的鼎炉中。

    此刻太阳完全的升起,鼎炉发出嗡鸣声。

    “哈哈哈,剑鸣声,名剑成,两头灵兽鲜血开光,这炉名剑必定是世上最好的一炉名剑。哈哈哈”尚心剑惊喜的哈哈狂笑着。

    这期间,金刚已经将锁链尽数炼化,失去锁链的支撑,金刚举着巨雕掉落而下,眼看就要掉入鼎炉之内了。

    “不要。”x2

    方圆和尚心剑同时惊呼。

    “唳——”重伤的巨雕撑开翅膀。

    “吼——”微微滑向偏离的金刚怒吼喷出火焰,接住反冲之力落到巨鼎边缘,再次怒吼一声用尽全力猛然一蹬,一鸟一兽如炮弹般冲天而起。

    “不——”尚心剑悲呼,在金刚全力之下,巨大的鼎炉竟微微偏移,鼎足一边滑下平台,导致巨鼎也开始倾斜。

    “猴子踹倒炼丹炉了?不对。不——我的鸟。”方圆悲戚大喊

    跃上高空的金刚在巨雕翅膀的滑翔下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了。

    “子豪,你带一队人马去搜寻那两畜生的下落,那只灵雕支撑不了多久,灵猿中镖上有剧毒,也跑不了多远。”

    副庄主杨子豪当即领命而去。

    狂狮来到脸色难看的尚庄主面前,抱拳道“虽生变故,还请尚庄主节哀,不知名剑可练成完毕了吗?”

    轰

    倾斜而滑落的巨鼎撞击在岩浆池壁上,赤金的火焰此刻被引爆,九道寒光自鼎炉中冲天而起,发出冲霄剑鸣。

    “什么?剑鸣冲霄,这是剑鸣冲霄啊。”尚庄主激动的全身颤抖。

    “不止剑鸣冲霄吧,还有名剑也冲霄了啊。”方圆嘟囔着。

    “好剑,连我都有些心动了。”李帝赞叹道。

    “放心,名剑冲霄终会落回剑鼎之中。”尚庄主抚须大笑,一改之前的悲愤。

    “这斜飞而出的名剑也会回来?”狂狮不解

    “自然,我名剑山庄历代铸剑,自有牵引之法。”

    “吼——”

    “唳——”

    遥远的地界,传来金刚大声的咆哮,巨雕虚弱的尖啸。

    高空回转的九道寒光名剑,同时颤动一会儿,脱离了轨道,斜下两兽消失的方向。

    尚庄主脸上的笑容僵硬,胸口剧烈起伏,“灵血牵引..”哆哆嗦嗦自语后他,浑身颤抖大喝“名剑山庄门下子弟全都给我出动追寻名剑”

    “在下名剑可还在其中,让在下住贵山庄一臂之力可好。”虽是询问,可狂狮已然跃起,超名剑下落之地赶去。

    “我等愿助贵山庄一臂之力。”众散修豪客一哄而散,他们还有得到这最好的名剑机会。

    “你,你们...噗——”气急败坏,怒极攻心的尚庄主喷出一口鲜血,仰面而倒。

    “庄主!”

    “别管我,快去寻名剑,快去——。”被扶住的尚庄主挣扎而起,大声悲戚。

    “遵命。”

    “哎呀,我们也去寻找一下吧。”方圆雀雀欲试的转身离开广场。

    “成佛,那样的名剑你不感兴趣吗?”

    “有点兴趣。”

    “以你的实力,得到一两把,应该不难吧。怎么不去呢?”方圆古怪笑道

    “你不急,本公子急什么?”李帝淡然笑道

    “嘿,夏大哥也不感兴趣吗?”

    “说实话,夏某也有点心动了,不过看方兄弟成足在胸的样子,我也就不是那么着急了。”夏五哈哈笑道。

    “少爷,你就别卖关子,那只金猿是不是你的灵宠?肯定是你在..如厕时计划好的吧?对不对?”小静歪头笑嘻嘻的看着方圆。

    “你猜!”方圆大笑着加快了脚步。

    “方公子果然不简单,难怪...”小妙嘟囔。

    “你似乎很喜欢圈养灵宠啊?”李帝淡然问道。

    “有这个爱好。接下来我们分头行动吧?我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初升的朝阳驱散不了方圆嘴角的冷酷。

    “我陪你去吧,你自身的实力还是弱了点。”夏五露出担忧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