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生死簿 > 第69章 名剑出炉 8
    方圆瞥了眼那个明显的坑洞,转身就跑。
  
      “嘿,你跑不掉的。”狂狮拦截在他面前,看来早有预谋啊。
  
      “我就不明白了,世上坏人那么多,夏大哥何必执着与我呢,这个狂狮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鸟啊。”“还有你,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吧?二话不说,找上我就下杀手。”
  
      “亏我把你当作兄弟,你却欺骗了我。”夏五阴沉着脸,看了看血泊中的高无辜。“你又滥杀一人,放你出去,怕是要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吧。”
  
      “就我这点微薄之力,你太高估我了。”
  
      嗖嗖...
  
      嘶嘶
  
      叮叮
  
      暗器落地
  
      “又是二话不说就偷袭”方圆举枪。
  
      哒哒哒。
  
      “退”
  
      一边火力覆盖,一边让方蛇托着快速退离。
  
      “哪里走!”夏五突然从前方树梢一跃而下,一脚踢飞方圆一把微冲,一手划过诡异弧度,方圆手腕一麻,手中一轻,另一把微冲也被夺走。
  
      嘶嘶
  
      方蛇蛇首回转,夏五甩出微冲,砸在方蛇血口中。
  
      方圆扫出一腿,被他轻易用手接住,“喝”
  
      咔嚓——清脆的骨头断裂声。
  
      啊——
  
      方圆惨叫摔倒在地,右腿已经不正常的弯曲,锥心的疼痛袭向脑海。
  
      “你的速度?...轻功不是你的弱项吗?”方圆咬着牙,今天不知道是第几次流下满头冷汗了。
  
      “闯荡江湖,我也会留一手。”夏五面无表情的后退,闪过方蛇的扫尾。
  
      “这就是你敢与我叫板的底牌吗?等我杀了这小子后在来与你大战三百回合。”狂狮从后边追上,来到了方圆面前。
  
      方圆伸向背包。
  
      咔嚓
  
      嘶,啊——
  
      狂狮狰狞着笑容,将方圆的右手踩断,伸手将他的背包带拽断,将这古怪的背包甩出老远“这回,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方圆脸色苍白,“死前,能不能告诉我,你要杀我的理由。”
  
      “嘿,你以为自己做的很干净吗?跟随大哥的军师跑回了虎山,杀兄之仇,足够我来杀你了。”狂狮冷笑。
  
      “什么?我记得已经全部消灭干净了啊!”最近经历了太多,来回两个世界的奔波,方圆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射杀那个猥琐的狗头军师了。
  
      “在名剑山庄我就一直留意你了,没想到让我因此听到了一个惊天之密。哼哼,那头金猿竟是你的灵宠,名剑都被你藏起来了吧?说,都藏在哪里了?”
  
      狂狮拽着方圆衣领,狰狞的表情靠的极近。
  
      “呵,...真是大意了,不过,我还真不知道名剑藏在哪里了!我的灵宠藏的我怎么知道?我那夏大哥可以为我作证啊!”
  
      被扯起衣领,断手与断脚处传来的疼痛让方圆的声音都有些变形了。
  
      与狂暴的方蛇缠斗的夏五冷哼“我对名剑不感兴趣。”
  
      “嘿,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没有受过什么苦的公子哥,不想要承受更加痛苦的经历,就给我老老实实的交待吧。”
  
      狂狮另一只手已经伸出,一把雪亮的小刀反射着阳光的璀璨,正对着他另一只手的手指比划。
  
      ‘拖时间,一定要拖到灿灿的到来。只要死不了,多花点时间,少爷我的生息就能把伤势恢复过来,就当做忍痛训练了。’
  
      方圆给自己打气,和忍耐的理由“嘶,你潜伏时应该也听到了,我是真不知道名剑的藏匿之处。”
  
      “十指连心,我先断掉你的小拇指,看看你能不能忍受。”
  
      “啊——”
  
      “我还没有砍呢,你说不知道谁信啊,金猿加上这条巨蟒,你有的是时间去安排它们藏好名剑。”
  
      “等等,夏大哥,其实我杀掉的人都是我的杀父仇人,我一个富家公子武功低微,出来闯荡江湖就是为了他们,你想,我无缘无故杀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呼
  
      “啊——”方圆咬牙闭嘴,一根小拇指喷血断裂。
  
      “你说的都是真的。”夏五脸色变换。
  
      “千真万确”‘这时候只能欺骗你了,抱歉了。’
  
      “好,我就再信你一回。”夏五抽身,朝这边奔袭过来。
  
      方蛇成为鬼卒之后也能通晓人言,不再纠缠快游过来。
  
      “哼,等我先解决了他,再来逼问你。”狂狮眼珠转动,立身而起,将方圆摔到一边。
  
      方圆松口气,准备凝聚的生死簿也松开手。
  
      刚刚奔行到一半,夏五脸色一变,瞬间面无血色比方圆还要苍白的扑倒在地“你...你竟然用毒,卑鄙小人。”
  
      剧情变化太快,放松不到一秒的方圆,有些呆滞。
  
      狂狮先是一愕,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军师准备的毒药为何没有作用,原来是延迟到现在才发作啊,真是不靠谱。”
  
      嘶嘶
  
      方蛇从夏五身旁游过,嘶鸣怒冲狂狮。
  
      狂狮后退,提起无力抵抗的方圆作为挡箭牌,抵挡方蛇的攻击,自己借此甩出雪亮飞刀,破开鳞甲,微微刺入方蛇七寸。
  
      方蛇吃痛,但随之甩出的蛇尾因方圆的阻拦而无奈收回。
  
      受限制的方蛇与狂狮再次游斗几个回合,便被他抓住机会,将那飞刀整把刺入七寸之内。
  
      被狂狮提在手中的方圆,脑海已经晕乎乎一片,疼痛与天旋地转,胃中翻滚,却吐不出来,浑身难受脑袋迷蒙。
  
      等到狂狮停下,他逐渐恢复意识后,方蛇已经在地面苦苦挣扎,而夏五则是被狂狮提在手中,自己如软泥般瘫软在地面上。
  
      “嘿,手下败将,刚刚那副姿态去哪里了?算你走运,我需要继续折磨那小子,今天就给你个痛快。”
  
      狂狮袖中滑出一把飞刀,狠狠刺向夏五喉咙。
  
      “等等,我告诉你名剑的位置,你放开夏大哥。”
  
      刀尖抵在夏五脖子处,狂狮嘴角勾勒阴险的笑容,瞄了夏五一眼。
  
      夏五脸色苍白,嘴唇哆哆嗦嗦的颤抖一会儿,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失去了。
  
      “哼,你果真知道。算你有些义气,快说,名剑藏在哪了?”狂狮眼眸中的激动已经掩藏不住了。
  
      “在刚刚那个大坑内。”
  
      吼——
  
      金色如流光,一只毛茸茸的硕大拳头将狂狮砸飞。
  
      方圆大喜,“杀掉他。”
  
      吼——
  
      金刚扑向呕血的狂狮。
  
      “住手”
  
      “什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