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一章 我的父亲是穿越者
    川谷县。

    万花楼。

    第二层的一间包房内,凌枫双腿上各坐着一个妩媚女子;此时他拿出两叠银票摔在桌上,在两个女子脸庞美美的亲了一口,面带笑意。

    两女子一见银票,顿时两眼放光,连忙争抢着把胸口往他手臂上蹭,娇笑道:“凌少爷出手真是大方...。”

    凌枫笑笑:“只要你们听话,这东西小爷多的是。”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下人打扮的小厮跑了进来:“少爷,不好了,老爷去世了。”

    他叫小安子,跟随凌枫多年,是凌枫的贴身侍从。

    闻言,凌枫神色一凝,再也没有心思风花雪月,起身道:“走,打道回府。”

    小安子一脸伤心,跟在凌枫身后推门而出,不多时,两人走出万花楼,往凌府而去。

    凌家,在川谷县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佃农上千,土地万顷,钱粮无数,连官府都要礼让三分;家主凌越时年四十七岁,本该正值壮年,却是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去世,让所有人惊异。

    “小安子,老爷是怎么去世的?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一边往前走,凌枫回身问道。

    小安子道:“少爷,这个你比我清楚啊,老爷整日花天酒地,身子骨一日比一日差,估计是精尽而亡了吧。”

    凌枫翻了个白眼,就算是如此,也不至于四十几岁就翘辫子吧,这也太突然了,让人猝不及防。

    “这死鬼老爹...。”

    凌枫暗自嘟囔一句,脚下速度不减,快步而行。

    穿过数条大街,两人来到一处府门前,大门外站着四个强壮的家丁,院内哭声一片,看样子凌越真的已经死去,恍然间,凌枫心底升起一股酸意,虽然他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好,还经常吵架,可真到了生死离别之际,却是无法平静下来。

    “少爷,你回来啦。”

    见两人走进院落,一个白衣老者迎面走来;他叫凌忠,是凌府的管家,也是凌越的贴身侍从,多年来打理凌家上下,忠心耿耿;凌枫不知道他是多久来到凌家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个仆人像是一直都存在一般。

    “忠叔,我父亲呢?”

    “在里面,不过已经...哎,你自己进去吧。”

    凌忠叹了口气,指向内堂说道。

    凌枫分开众人,大步走进;内堂中,一个中年男子平躺在床上,面色苍白,骨瘦如柴,好似一根腐朽的枯木,无任何生机。

    凌枫深吸了一口气,逐渐靠近,最后来到中年男子身旁:“活该,身体都这样了还整日想那事,你不死谁死?”

    他恨自己的父亲!

    记得六岁那年,他的母亲周氏便是被凌越新娶的小妾给害死的,凌越并没有怪罪那小妾,只是吩咐下人将周氏草草掩埋,此事凌枫无法忘怀,永远也不会忘记,也是从那一刻起,他恨上了父亲。

    多年来,凌越又娶了二十几房小妾,整日快活不断,对于这些,凌枫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办法,自己不也是这样的么,混迹于青楼之中。

    “少爷,你还恨老爷?”

    不知何时,凌忠走了进来,站在一旁问道。

    凌枫道:“当然恨,他这是咎由自取!”

    凌忠没有说什么,他从袖口中缓缓拿出一本崭新的书籍,道:“你先看看这个吧,这是老爷花了三天三夜才写出来的,也许你看完后,会对老爷有全新的认识。”

    将书籍接过,凌枫皱眉:“这是什么?”

    “不知道,我没看过。”

    凌枫道:“你先下去吧,我想自己静一静。”

    “是。”

    凌忠退出大堂。

    待对方走后,凌枫翻开书籍...

    第一页:“枫儿,当你看到此书,为父已经不在了,也许你不会为我悲伤,但我要告诉你,为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你娘的死固然令人惋惜,可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么?你以后会明白的!”

    第二页:“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为父来自一个叫地球的蔚蓝星球,那里才是为父的家...。”

    第三页:“为父做了一个梦...。”

    第四页:“我有一个愿望....。”

    第五页...

    .....

    一口气看完,凌枫惊异的张大了嘴巴,书中写道,凌越是在二十六岁那年穿越到这世界的,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原本满怀信心,可渐渐地,却是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的身体突发异变,要不断的和女子交合才能活下去,这是一个怪病,无法医治。

    上天是公平的,给了穿越者重生的机遇,却也限制了他存活的时年;由于房事过多,凌越身子几乎被抽干,最后郁郁而亡。

    看到这里,凌枫眼角含泪,他原谅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是这样...。”

    凌越做的那个梦很长,梦中清楚的绘画了这个世界的未来事;现在是元周189年,统治这个世界的政权名叫金龙皇朝,而在元周190年,天下将会大乱,届时军阀割据,豪雄辈出...

    “天下会大乱?”

    凌枫暗暗吃惊,但却不敢相信,怎么看都像是假的,梦境而已,因人而异,岂能当真?

    不过联想起一切,他却是不得不相信,书中有对地球的诸多描画,有很多新型武器的制造,有很多很多这个时代不存在的人或事,新颖而前卫,让人眼光一亮。

    梦境中道。

    “元周190年,抚远大将军征讨彝族获胜归来,却被削去兵权,之后激起兵变,皇朝北部疆域大乱,很多贼寇、山贼趁乱而起,天下将处于混乱状态。”

    “元周192年,讨逆大将军奉诏讨贼,可由于朝中奸臣弄权,不得已被逼自立,和反贼串通一气,共同抵制朝廷。”

    “元周195年,皇帝驾崩,太子继位,天下群雄奋起,皇朝政权摇摇欲坠...。”

    ......

    还有很多,凌枫就像是在看皮影戏一般,无数画面从眼前闪过,虽然都是些未来事,可却是那么的真实。

    “如非亲眼所见,实难让人相信!”

    将书籍揣入怀在,凌枫暗自道:“好,再过半月就是190年了,倒要看一看抚远大将军是不是真的要被削去兵权,如果发生的事和书上吻合,那这所有的事都可以相信了。”

    走出大堂,他直接找到了凌忠:“忠叔,我父亲临终前可有说过什么?”

    “你父亲说,想让你进京做官,谋个好前程。”

    凌忠道。

    做官?

    凌枫眉头缩成一团,对此遗言大为不解,这不是和刚才那本书籍自相矛盾了么?既然朝廷无道,且在不久后会天下大乱,那做再大的官又有何用?

    “你没骗我?”

    凌枫目光一凝,死死的盯着凌忠。

    凌忠道:“少爷,我怎么敢骗你啊,这的确是老爷临终所言,老奴听得真切,不会有假。”

    两人对视了一番,凌枫最终妥协:“好吧,且信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