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二章 凌家我做主
    在接下来的半月,凌家大肆操办丧事,风风光光将凌越安葬,凌枫随侍左右,一刻都没有离开,直到忙完一切,他才回到自己小屋。

    经过半月调查,他对自己父亲有了全新的认识,过往种种看似无法理解,却也都是无奈之举。

    周氏之死正如凌越所言,并非那小妾所害,而是得了怪病,自从生下凌枫后,这病便存在了,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凌越为什么没有再要小孩的原因。

    “少爷,县令大人让您去一趟。”

    门外,小安子轻声道。

    王旭推门而出:“我也正好有事找他,去账房拿点钱,跟我去府衙。”

    “是。”

    虽然很不理解父亲的遗言,但凌枫决定坚持照办;他现在很相信自己的父亲,相信他绝不会无的放矢,此举定然是有深意的,只是现在还看不透而已。

    小安子冲冲而去,盏茶后又慌忙跑了回来:“少爷不好了,夫人们把钱都取走了,账房没钱了。”

    “夫人们呢?”

    “都在后院。”

    小安子道。

    凌枫快步朝后院走去,小安子紧随其后,没想到凌越刚死,就有人想着分家产,对于那些小妾,凌枫没有任何好感,家产是属于凌家继承人的,任何人都别想拿走一分!

    虽然他平时风花雪月,花钱如流水,可办起正事,却是一点也不手软,该出手时,绝不含糊;如果不及时阻止这一切,恐怕凌家就该宣告破产了。

    此时在后院内,十几个妇人大打出手,争抢从账房中提出的银票,所有人言辞犀利,互不相让,凌忠在旁劝慰,可没有任何效果,事情越演越烈。

    “月夫人,这钱你们不能拿走啊,老爷刚走,你们这是...。”

    “凌忠,你只不过是个下人,有什么权利来管我,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被称做月夫人的,便是凌枫所言那个害死他母亲的人,名叫胧月,外域人氏;当然,现在已经查实,并不是她所害。

    在所有夫人中,她身份最高,权利也最大,可以到账房自由支配钱银,此刻这些银票便是她从账房内拿出的。

    “就是,一个下人也想来管我们。”

    又有一女子讥讽道。

    凌忠道:“老奴虽然是下人,可也是这凌府的管家,没有家主的同意,这些钱你们不能动。”

    “家主?”

    胧月笑了起来:“那死鬼已经葬了,这府里我最大,由我说了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赶出府去。”

    “不知道月夫人想赶谁走?”

    忽然间,大门被推开,凌枫带着十几个家丁闯入。

    “月夫人,谁说这里你最大了,你把本少爷置于何地?”

    所有人回身看去,胧月神色惊异:“你怎么来了?”

    “这是我府上,我来还要给你打招呼?”

    凌枫来到众人身旁,十几个家丁迅速动手,将所有人控制了起来,胧月手里的银票也在这时被小安子所抢。

    胧月大怒:“凌枫,我是你月姨,是你长辈,你敢这么对我?”

    “呵呵,我根本就不承认你这长辈。”凌枫道:“从现在开始,凌家由我接手,你们要是再捣乱,别怪我不讲昔日情份,把你们全都关起来。”

    “你敢!”

    胧月道:“什么时候凌家轮到你做主了,我才是凌家家主!”

    “你真是恬不知耻。”

    凌枫毫不客气的骂道;与此同时,他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凌忠,示意他说话。

    凌忠会意,上前一步道:“月夫人,你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子承父业’这四个字应该知道吧?少爷才是凌家合法继承人,你一介女流,岂敢僭越?”

    “听清楚了么?”

    凌枫问道。

    胧月面色十分难看,凌越在世时,凌家很多事都是她说了算,没想到现在一点权力都没有,真是时过境迁,今时不同往日了;其实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她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呢,如果留有子嗣,则另当别论了。

    凌枫冷眼扫过所有人:“从现在起,你们都老老实实呆在后院,没有我的准许,不许踏出后院一步,否则,全都陪我父亲去,本少爷说到做到。”

    此话一出,所有人大惊,胧月更是一下子秃废了下去,全身一颤坐到地上,像是被抽干了精血一般,没有任何生气。

    “我们走。”

    凌枫一甩袖袍,带着凌忠、小安子以及家丁们离去开,院子中只留下十几个可怜的妇人,从这一刻起,她们的日子将越发难过了,但没有办法,这就是她们的命运,凌枫做的已经很柔和了,如果是大家族,这些人都要为自己的夫君殉葬,以表现出对自己夫君的忠贞。

    在这个世界,女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就算有地位,那也是男人给予的,一旦男人死去,女人就是陪葬品!

    走出后院,凌枫带着小安子往县衙而去,为了达到入朝为官的目的,他决定向县令行贿,虽然此行径有些不合法度,可也没有办法。

    金龙皇朝的官员任职都是要经过别人举荐的,如果没人举荐你,你就算拥有惊天大材,也难入仕途。

    凌枫怀揣所有钱银,快步赶至县令府衙,远远地他便是看见川谷县令在大门外迎候,身后站着两队士兵,面露笑意。

    见到凌枫,县令拱手上前:“凌少爷大驾光临,本县未曾远迎,还望恕罪啊。”

    “县令大人太客气了,草民岂能受县令如此大礼。”

    凌枫微笑着回礼;与此同时,他也在打量眼前的川谷县令,以前都是凌越在和县令接触,现在凌越已故,这差事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对于这个县令,凌枫还是很有好感的,记得小时候,他经常带家丁到处惹事,有一次还重伤了一人,可县令不但没有抓他,反而将那被打之人给关了起来。

    凌枫知道,这一定是父亲给了县令很多钱,才打通关系,使他免除了牢狱之灾,这种做法虽然为人所不齿,可凌枫就是喜欢,因为凌家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是能用钱办到的事,就不是事。

    这一次入仕为官,他便是想着用钱砸,相信县令如此爱财,不可能不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