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五章 韩子玉

第五章 韩子玉

    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
  
      大殿中,火红的火苗子噼啪噼啪燃烧着。
  
      青年好整以暇的擦了擦嘴,然后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喃喃自语道:“有酒喝,真人生一大快事啊,快哉!快哉!”
  
      青年朝凌枫拱了拱手,表达了一下谢意,便躺在稻草上闭目养神。
  
      虽说酒壶中的酒已经被青年喝完了,但他仍旧时不时的拿着酒壶放在鼻子前闻一闻,那模样落在小安子眼中,让他愤愤不已。
  
      “酒鬼!白眼狼!”
  
      小安子轻轻的嘟囔了一声,虽说他压低了声音,但是凌枫和那青年也听的清清楚楚。小安子却不管这些,突自的拿着酒壶一口一口的抿着酒壶中的酒,一丝丝酒香从小安子的酒壶中散发而出,青年虽然躺在稻草上闭目养神,但是鼻子仍旧一厥一厥的,显然是闻到了酒壶中散发出的香味儿。
  
      凌枫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给了青年一壶酒,一块面饼,还有一套衣服,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哎呀呀,受不了了,真是太诱人了。”青年鼻头不停的耸动,垂下的眼皮一下一下的抖动着,沉默良久,他噌的一下坐了起来,清澈的目光中露出痴迷的神情,盯着小安子手中的酒壶,笑道:“小兄弟,能不能给我喝一口!”
  
      小安子本就不想搭理青年,当即摇头道:“不行,我还要喝呢。”
  
      青年不以为意,笑道:“这喝酒啊,可是很有讲究的。我们喝酒,喝的不是酒的味道,而是喝的一种气氛,至少得有两人喝酒才能营造出好的气氛,你看你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一个人喝酒实在是没有感觉,你分一点给我,咱们一起喝,两个人喝酒岂不是更加高兴吗?小兄弟,你说对吧?”
  
      小安子连连摇头,道:“我没读过书,不知道乐不乐的,我只知道你已经喝了一壶了,若是再分你一半,我就没有喝的了,不能分,不能分。”
  
      “你?”
  
      青年瞪大了双眼,道:“夏虫不可以语冰,夏虫不可以语冰......。”
  
      见无法说动小安子,青年摇了摇头,不过他目光一转,又看向了凌枫。他看的出来,凌枫才是主人,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叹息一声,扑通一下躺在厚厚的稻草之上,叹息道:“无酒,不欢啊!”
  
      青年的声音拖的长长的,幽怨的声音不停的在大殿中回荡。
  
      凌枫没有理他,给了吃的,给了酒喝,还给了衣服,对于一个陌路人而言,这已经是做的最好的了,凌枫暗自窃笑,眼前的青年脸皮太厚,连他都望尘莫及。
  
      “少爷,有人来了。”
  
      突然,正在喝酒的小安子停了下来,目光警惕的望着大殿外。
  
      凌枫道:“不过是躲雨的行人罢了,没有什么好慌张的。”他摇了摇头,便又继续闭目养神,偶尔有一个过路的人到道观中躲雨,这是很正常的事。
  
      果然,大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四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人走了进来。
  
      走在前方的两人并排进入大殿,后面跟着的两人站在大殿门口一动不动。进入大殿的两人,左侧一个头发灰白,身形欣长消瘦,额骨高耸,嘴唇细薄,眼神凌厉如刀,额下一副美须髯灰白飘逸,让人不敢正视;而右侧的一人,一脸微笑,英俊潇洒,面容俊伟,双目清澈透亮,鼻梁高耸挺拔,端的是一副好相貌,让人看上去如沐春风,舒爽无比。
  
      “韩子玉,你个浪子,居然躲在道观里喝酒,让我和黄陵公好一阵担心,你小子还真是该打啊。”
  
      从右侧进来的人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咦,大哥,黄陵公,你们两人怎么来了?”青年噌的一下从稻草上翻身而起,眼中满是喜悦,他上前拉着两人的手,笑道:“是不是没有我陪你们喝酒,感觉很不习惯,哈哈...我就知道又有人请我喝酒了!”
  
      “走,走,走,咱们喝酒去!”
  
      青年拉着两人的手,就往大殿外走。被称作黄陵公、大哥的人见青年起身,也没有停留,直接转身朝外走去。很显然,两人是专门为了寻找青年而来,找到青年之后,便转身返回了。
  
      不过青年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
  
      他回头朝凌枫、小安子拜道:”子玉进入道观躲雨,蒙二位照顾,不仅给酒喝、给面饼吃,还给衣服,韩子玉感激不尽,在此拜谢二位了。“说完,韩子玉拱手朝凌枫拜了一拜,之后转身离开,当真是轻飘飘的来,轻飘飘的走了。
  
      凌枫正闭目养神,听见韩子玉三个字,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眸中一道炙热之色一闪而逝。
  
      韩子玉,原来这青年竟然是韩子玉!
  
      他在川谷县时,便是听陈怀志说起过,开原郡有八杰,都是智谋超群之辈,有安邦定国之才,可是苦于没人举荐,故此难入仕途;这其中的韩子玉,便是八杰中最为年轻的,没想到今日在这破庙相遇,实在是出乎预料。
  
      ”韩子玉的大哥?黄陵公?“
  
      凌枫嘴里不停嘀咕着前来寻找韩子玉的两人的名字,思虑良久,他一拍大腿:”我知道了,是这两人!“
  
      韩子玉有一大哥,名叫韩子虚,听闻此人从小就拜道人为师,学习奇门八卦术,能窥测天机,晓知未来,被世人尊称为子虚道人。
  
      而至于黄陵公,来头就有些大了,原本是朝中谏议大夫,如今告老还乡了,黄家在开原郡是世家大族,声势毅然。
  
      凌枫叹了口气,三人都是世之贤才,若逢乱世,必定一鸣惊人,可是他现在无任何官职在身,只是个小小的川谷县家主,想要收服三人,谈何容易,只能看看罢了。
  
      大殿外,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而去。
  
      马车上,黄陵公盘腿坐着,目光中闪烁着点点精光,道:”子玉,道观中之人你可知道是谁?“
  
      韩子玉摇头道:”不知,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
  
      黄陵公眉头微皱:”那就奇怪了,当你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那盘坐在大殿中闭目养神的青年竟然睁开了双眼,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这人本不是相识之人,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怪哉!怪哉!“
  
      若是凌枫听到黄陵公所言,肯定会惊讶的瞪大双眼。
  
      黄陵公这老头竟然注意到了他的眼睛,当真是厉害无比。
  
      韩子玉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不解之色,道:”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这人还是不错的,我在雨中全身淋湿了,进入道观躲雨,问他的随从要酒喝的时候,他竟然不仅给我酒喝,还找了一套衣服给我换上,这人还是不错的,嘿嘿,我欣赏!“
  
      韩子虚面带微笑,道:”乍一看,那大殿中盘坐着的人确实不错,居移气,养移体,有一种不凡的气势,倒是个可造之才。至于到底是何方人物,就要看以后的缘份了。还有他听见子玉名字的时候眼神闪烁,那也只能说是听过子玉的名字罢了,不足为奇,就不要计较了。“
  
      ”哈哈,大哥说的对,那不过是一个路人罢了,当不得真。“韩子玉笑着伸出手搂着黄陵公的肩膀道:”黄陵公啊,可备好了美酒?我可是嘴馋的紧啊,道观中那小兄弟只给了我一壶酒,可惜啊,还没尽兴呢。“
  
      ”韩子玉,你这个浪子,真是......。“
  
      ”哈哈哈......。“
  
      雨声中,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淹没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