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八章 进帝都
    韩子玉拎着一壶酒,望着凌枫离去的背影,笑道:“黄陵公,你看凌枫此人如何?”
  
      “此人城府极深,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不是邀请你去川谷县喝酒么,你不妨去看一看。”
  
      韩子玉笑了笑:“我才不去呢,那地方太远。”
  
      韩子虚眉毛轻挑,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他手拿几个铜钱在桌上撒开,顿时,韩子虚面色惊异。
  
      “大哥,怎么了,可是发现了什么?”见状,韩子玉问道;其余两人也是齐齐看向他,韩子虚占卜的卦象可是很准的,一般千金难求。
  
      韩子虚道:“凌枫,此人不简单啊,我们都小看他了!”
  
      “怎么说?”
  
      黄陵公问道。
  
      韩子虚指向桌上的铜钱,道:“诸位请看,在下占卜的名叫乾坤卦,乾为上即天,坤为下即地;此七个铜钱看似普通,但其中有三个铜钱翘尾以上,直欲冲霄,好似飞龙盘旋,贵不可言;而在这下面的三个铜钱...。”
  
      将卦象细细的解说了一遍,韩子虚道:“就算是大富大贵之人,也没有这种卦象,凌枫绝不是池中鱼,他日必成大器!”
  
      得到韩子虚的肯定,众人没有任何怀疑,当即,在场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原本想着凌枫只是个过路商人,却是没想到有如此大的来头。
  
      .........
  
      帝都。
  
      奉天关,又名南关,位于帝都皇朝南面。
  
      此关作为金龙皇朝南面门户和重要关隘,异常险峻;南连山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两天的时间,凌枫和小安子终于抵达奉天关。
  
      凌枫喝止小安子,让小安子将马车停在了奉天关前。
  
      从马车上走下来,凌枫站在奉天关前,看着巍峨沧桑的奉天关,心中一片宁静。
  
      早就听说帝都有如此雄壮的关隘,今日终得一见,以前只是在地图上宏观,而现在,却是真真实实的瞧见,效果自然不同;帝都有如此关隘在,只怕再多的反贼,也无法成事,凌枫心里如是想到。
  
      “少爷,进入这奉天关,便到帝都了,我们在什么地方落脚?”
  
      小安子摸了摸肚皮,显然是饿了。
  
      连日赶路,风尘仆仆,两人吃的都是干粮,经不起饿;凌枫看了会城关,紧接着收回目光:“好了,继续赶路吧,进城先找家客栈填饱了肚子再说。”
  
      “好咧。”
  
      小安子面色欣喜,待凌枫回到马车上后,他左手拉着马缰,右手马鞭挽了一个鞭花,喝道:“驾!”
  
      唏律律嘶鸣一声,马儿撒开四蹄,拉着马车飞快的奔驰着,车轮轱辘辘转动,马车行驶过了奉天关,直奔帝都而去。
  
      次日中午,凌枫和小安子抵达帝都。
  
      城门处,一排排凶神恶煞的士兵腰佩钢刀,身穿盔甲,站帝都城门口。
  
      这些士兵站在门口设立关卡,卡在城门处,每一个入城的人都要缴纳关卡费用才能进入帝都城。
  
      “少爷,城门被堵住了,咱们估计要等一会儿才能进城了。”
  
      小安子坐在马车上,见城门外一个个行人站在城门处排队,尤其是城门口,一个老者正和官兵理论,更使得本要进入城门的人全都堵在了城门外。
  
      “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枫闻言,从马车中钻了出来。
  
      他的目光落在城门处,只见一个身穿黑褐色长袍的轻瞿老者站在城门口,老者伸手指着站在城门口的将领,怒斥道:“帝都城乃天子重地,尔等守卫城门乃是本分职责,为什么在城门口私设关卡,拦住进出的百姓,这成何体统?”
  
      老者声音苍老浑厚,底气十足。
  
      说话间,正气浩然,让站在城外的百姓一阵侧目。
  
      那私设关卡的将领面色铁青,望着老者,怒道:“老头,不交钱就滚回去,别在老子面前磨叽,若是惹怒了老子,后果就不是你能承受的了,看你也一把年纪了,赶紧交了钱,否则就退回去,不要堵住后面的行人。”
  
      老者哼声道:“老夫就站在此处,你待如何?”
  
      铿锵一声,守城将领腰间战刀出鞘,明晃晃的战刀闪烁着冷冽的杀机,战刀搁在老者脖子前方,只要战刀再往前一寸,刀刃便能割破老者的喉咙。
  
      凌枫心里正想着如何捐官的事情,见到老者之后,心中一动。
  
      居然敢喝斥城门守兵,很明显,老者不是一般人,说不定是朝廷大官,最低也应该是帝都大族。
  
      犹豫了一下,他走下马车,三两步推开挤在前方的行人,来到老者身旁,从腰间摸出几两银钱,递到守城将领手中。
  
      “这位将军,就别和老人家一般见识了,后面还有行人,请赶快放行吧。”
  
      凌枫笑呵呵的将银子递到士兵手中。
  
      一般进城的过路费是两钱银子,现在凌枫直接给了几两,将那守城士兵惊得说不出话来,眼睛都看直了,不过只一瞬间,他又反应了过来,这就是所谓的收受贿赂了。
  
      “赶快走,赶快走...。”
  
      士兵将银子揣进怀中,冲凌枫和老者低声说道。
  
      虽然收受贿赂有些危险,但他难以抵制住诱惑,原本他还想着好好收拾一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老者,现在看来,只能算了。
  
      “老先生,赶紧走吧,后面的人还要赶路呢。”
  
      凌枫朝老者一笑,伸手指了指正排队等待入城的行人。
  
      “哼!”
  
      冷哼一声,老者一甩袖袍朝城内走去,凌枫愣了愣神,没想到老者并不领他的情。
  
      “这老家伙也太不懂礼了,我们帮了他,他还这幅臭模样,摆给谁看啊。”小安子嘟了嘟嘴,心中愤愤不平。
  
      凌枫挥手道:“不可胡说,我们也进城吧。”
  
      两人几乎和老者是前后脚进城,那老者并没有远去,而是在前方十几米处站着,像是专门在等候凌枫。
  
      凌枫走了过去:“老先生您这是?”
  
      老者面容整肃,缓缓道:“年轻人,老夫虽然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你这样的做法却是让那守城的将领气焰更加嚣张,实在不值得鼓励。帝都城乃是天子脚下,而一个守城将领竟然如此猖狂,此风不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