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二十章 新兵考核(4)
    接下来,还有数千人继续考核,但都没有值得关注的地方,因为通过考核的人很少很少,只有那么区区数百人而已,而且还都是些身体无比壮硕的,一看就知道,肯定能举得起巨石。

    半个时辰后,帅台之上的文官宣布,考核第三关开启!

    对于第三关,凌枫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当文官宣布第三关规矩时,他才听得真切,原来,这一关考的是兵法、阵法、临敌对战攻略等等,这些知识可不是莽夫们能答的上来的,顿时,很多空有武力但脑袋空空的壮汉们,面色发苦,满脸愁容。

    凌枫也是皱了皱眉,这一关当真艰难啊,连他也没有把握能过得了,兵法、阵法、临敌对战攻略,这些都是要征战多年的老将才能说得出来的,对于一个新兵而言,真是难如登天。

    “考核开始!”

    随着文官话音落下,通过第二关的数百人分批次来到帅台下方,站好队列,等待考核正式开启。

    “太师,这第三关是不是有点太难了?”

    黄傕义皱眉道。

    其实真正的第三关,是考士兵们的文学水平,只需要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就行了,可是,事到临头,秦淮竟然把这给改了,换成了现在的第三关。

    “校尉以上官职,都是带兵上千的中流砥柱,岂能马虎?再则,校尉加上副将,才二百二十个名额,这台下有近千人,我就不信他们全都回答不上来。”

    秦淮道。

    黄傕义苦笑:“太师,您定的那些问题,难道有点太大啊,不要说他们了,恐怕连军营中的老兵,也都回答不上来,要选出二百二十人,有点困难啊。”

    “那这样吧,如果所有人都回答不上来,难度可以稍微降低一点;这一关的名额就定为二百二十人,等下选副将时,再进行擂台比武,谁胜出,谁就是副将!”

    秦淮摆了摆手:“考核开始吧。”

    “诺。”

    文官拱了拱手,拿着份巨大的地图来到帅台前方,吩咐八个士兵将地图打开,之后看向所有士兵道:“这份地图,是一个假设的战场,红色代表你们自己,为守方,兵力为十万,处于弱势;而蓝色代表敌方,为攻方,兵力有二十万,处于强势;都听清楚了没?”

    “清楚了!”

    “清楚了!”

    ......

    文官话音刚落,便是有很多士兵大声呐喊道。

    文官点点头,继续道:“第一个问题,假如,红方分别驻守这些城池,每座城驻军五千,中军主城驻军五万;蓝方出兵两万攻其一点,也就是攻打这座城,那么,守方该如何用兵?”

    “谁要是知道,就举手回答,只要回答正确,或者是说的有道理,就可以通过考核!”

    嘶...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谁知道啊,不要说是台下的新兵了,恐怕连很多老兵营的校尉都回答不上来。

    黄傕义白眼直翻,看向秦淮道:“太师啊,您觉得这种问题会有人知道么?”

    “那可说不定,人不可貌相,也许这几百人中能有回答的上来的呢?”

    秦淮笑了笑,捋着胡须说道。

    “我来回答!”

    忽然,人群中有个壮汉大胜呐喊道,于此同时,他举起了右手。

    文官神色不变,挥手道:“请回答。”

    壮汉想了想,道:“这还有啥好说的,打呗,打不赢也要打,总不能把城池拱手相让吧?所有大军和敌人决一死战!”

    噗!

    所有人哄然大笑,如果这都算回答正确,那还算问题么?谁不知道打啊,可关键是该怎么打?是坚守城池?还是用计谋击败敌方?如果用计谋,该用什么计?

    秦淮摇了摇头,暗道要是让这样的人当了将军,那士兵们就该倒霉了,一个都活不了。

    “考核失败,退下!”

    文官挥手喝道。

    壮汉瘪了瘪嘴,无奈退到一边。

    看到这情形,身处人群中的刘海眉头紧锁,暗道好险,他刚才就想举手这样回答的,只是被壮汉抢先了一步。

    “不要冲动,没把握就不要回答,这种问题没有多少人能回答的上来,我倒要看看将军们如何挑选!”

    刘海看向身旁的两个兄弟,小声说道。

    “大哥所言极是,还是大哥有谋略。”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

    “还有没有人要回答的,有破敌之策的请举手!”

    过了一会,见无人回答,文官大声问道。

    “我来!”

    这时,又有一人举起了右手,所有人侧身看去,那是一个身形微瘦的男子,长得还算秀气,能进入考核第三关,说明男子实力不错,肯定学过武,因为在第二关的时候,是需要抱起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巨石的,如果男子没学过武,又如何抱得起来?

    “敌方兵多,我方势弱,那就不能硬拼,应该集中所有兵力,严防死守,敌人来两万,那我们就调三万来,以此类推,定能守得住城池!”

    此言一出,演武场上鸦雀无声,都在静静地思考男子所说的话,严防死守,真的只能严防死守么?

    “太师,这个怎么样?”

    帅台上方,黄傕义看向秦淮道。

    “任然是愚笨的策略,不过算是过关了吧,总比之前那个莽夫说的好。”

    秦淮面色古井无波,想了想将那文官叫到面前,道:“你去问问他,敌人这样行军用意何在?用的是什么策略?具体行军方略是什么?”

    “太师,这他哪能回答的上来啊。”

    一旁,黄傕义无语到极点,这哪里是在选校尉,就算选元帅也不用这么苛刻吧。

    “诺。”

    文官忠实的执行命令,拱了拱手后,来到帅台前方,将秦淮的问题全都说了出来。

    这一刻,男子头冒黑线,白眼直翻,他能说出守城之策,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知道那些深奥的东西,想了很久,男子最终摇摇头:“回大人,小的不知!”

    文官回头看向秦淮,秦淮摆了摆手:“算他过了吧,这个问题就作为第二个问题,继续问其他人!”

    “诺。”

    文官看向男子,说道:“考核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