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三十三章 蒋家二贤
    次日。

    一千西疆黑马送到,精锐营中彻底沸腾了,看着一头头壮硕无比的战马,士兵们内心震撼,要是在平时,这样的战马能看到一匹已经很不易,可现在却是成群结队的。

    西疆黑马不同于别的战马,其身形、耐力、速度都是最好的,西疆盛产骏马,天下皆知,这一千匹,是通过精挑细选才送来的,其精锐度,难以想象。

    吕畅身为重骑营统帅,此时笑的合不拢嘴,在无数羡慕的目光中,他命令手下士兵将马匹牵到自己地盘,这可是整个新兵大军中第一批骑兵,而且是重甲骑。

    凌枫站在中军帐内,掀开布帘看了看那些战马,越看越高兴,越看越满意,有了这些,精锐营才是真正的精锐,不论野战、近战、突袭,都可占尽优势。

    转身回到帐内,凌枫看向吕雯:“吕将军,你大哥掌管重甲骑,而你就掌管这些卷宗吧,本将军总算可以清闲清闲,这几日都快把人累死,你也好好体验一下吧。”

    “呵呵,将军放心,末将醒的。”

    吕雯轻声笑道。

    凌枫点了点头,来到座位坐下。

    “小安子,我让你打听的事情如何了?”

    站在一旁的小安子瘪了瘪嘴:“禀将军,北方还没有消息传来,庞毅整日待在府中,意志有些消沉。”

    庞毅,便是前些日子被削去兵权的抚远将军!

    听到庞毅之名,坐在下方处理公务的吕雯眼眸微挑,他当然知道这个名字,那可是朝廷的抚远大将军,只是凌枫打听此人,却是让他有些不解。

    不过这是凌枫自己的事,他无权过问,愣了愣神后,又继续翻看卷宗。

    “应该快了吧。”

    凌枫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即看向小安子:“你要继续派人打探,一有消息就前来禀报。”

    “诺。”

    ..............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

    北疆,土银县。

    这里是北疆地域最边远的一座城池,也是抚远大将军庞毅的老家,东面荒荒大地苍茫,西面毗邻大草原,南北环山陇佑,颇有些险峻。

    今日一早,庞毅府上来了两个文士,儒袍加身,气度不凡,一进府内便让小厮前去传唤庞毅,而两人,则入大堂拜座,品茶静候,观其模样,像是有什么事。

    小厮们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来头,所以不敢得罪,只能照做。

    不一会,庞毅冲冲而来,待见到两人,他神色震惊。

    “你们是...蒋家二贤?”

    蒋家,是北疆大族,祖上以贩盐为生,后发展丝绸,生意不断扩大,到如今已是富可敌国,在北部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连官府都要敬畏三分。

    而庞毅口中的蒋家二贤,则更是厉害,传闻其才智不输于开原八杰,连韩子玉等人都远远不及,当然,这只是传闻,不足为据。

    对于这两人,庞毅是十分尊崇的,当初回北疆之时他就想去拜访,可一直未谋面,却是不想,今日这两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真是世事难料啊。

    见到庞毅走进来,两人同时起身,拜道:“草民蒋义元、蒋义曲,参见将军。”

    “哈哈,真的是你们啊,两位先生快请坐。”

    “谢将军。”

    三人分别落座,庞毅道:“两位先生,我现在已经不是将军了,所以,这将军二字可是不敢当,你们还是唤我名字吧。”

    “不知两位先生来此,所谓何事?”

    庞毅话音刚落,蒋义元和蒋义曲便是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蒋义元道:“将军不要多虑,我两兄弟来此,就是为了拜访一下您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哈哈,我可不信。”

    庞毅笑道:“两位先生还是请直言吧。”

    话说道这份上,也没有必要再掩藏,蒋义元轻咳了两声,然后环顾四周,他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让庞毅屏退左右,接下来他要说到的事,不便让外人知晓。

    庞毅眼光倾斜,立马会意,他看向周围站着的一干丫环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不多时,大堂中就只剩下三人,庞毅、蒋义元、蒋义曲!

    “两位先生,你们这是...?”

    突然,蒋义元和蒋义曲竟然同时朝庞毅跪了下去,两人神色严谨,面容愤恨,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大难事。

    见两个大贤朝自己下跪,庞毅也是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将两人扶起。

    “将军,你要救救我们蒋家啊!”

    起身后,蒋义元突道。

    蒋家?

    蒋家怎么了?

    庞毅眉头深皱,据他所知,蒋家在北疆、甚至是整个天下都有着极其大的影响力,谁敢与其为难?只怕连官府也不能,要知道蒋家在朝中可是有人的,而且很有地位。

    蒋义曲道:“将军,我蒋家一向中规中矩的做生意,数十年来从未与官府发生过争执,可这一次,皇帝不知道抽什么疯,竟然禁止除官府以外的人贩卖私盐,这不是将我蒋家往绝路上逼吗?”

    蒋义元也道:“所谓生意,讲究你情我愿,别人原意买我蒋家的盐,可官府却是不让,就比如前日,于言竟然带兵查封了我蒋家二十几处店铺,欺人太甚!”

    于言,北疆淮郡郡守,而蒋家就在淮郡郡城之中!

    两兄弟义愤填膺,越说火气越大,庞毅在一旁听着,待弄清楚事情的始末后,他又有些疑惑了起来。

    这种事情自己能帮得上忙么?不要说现在已经被削去兵权,就算没有被扁斥,也无力干涉啊。

    庞毅来到座位坐下,道:“两位先生,此事是朝廷的决定,庞某现在是一介白身,恐怕无力相助,我看你们是走错了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