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三十六章 金殿争执抢出征

第三十六章 金殿争执抢出征

    魏宁一声冷哼,将佩剑解下后,大步朝前走进,虽然他有军务在身,可还是遵守了相关的礼节,比如这解下佩剑,便是重中之重,不管你有多大的事,进入金殿前,都不许携带任何武器,否则就有弑君之嫌!
  
      “宣,恒武将军魏宁觐见!”
  
      魏宁整了整衣衫,向金殿走去。
  
      金殿中,皇帝高坐在龙椅上,那是一个年龄并不算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两缕胡须交织着,龙袍加身颇有威仪。
  
      此时是早上,文武百官们正在上朝,秦淮和黄傕义等高官都在,看到这个一身戎装的将领走进大殿,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了他。
  
      魏宁来到大殿上,朝皇帝三跪九拜,神色极为恭敬;这也是规矩,凡是外臣觐见,都要如此。
  
      待行完大礼后,他才起身,大声道:“末将魏宁,参见陛下。”
  
      “魏爱卿,有何重要情报,速速说来。”
  
      皇帝摆了摆手。
  
      魏宁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说道:“禀陛下,这是抚远将军庞毅给末将的一封信,陛下看完后,就什么都明白了。”
  
      “呈上来。”
  
      “诺。”
  
      一个太监走下玉阶,将信件接过后回到皇帝身旁:“陛下请看。”
  
      皇帝接过信件,认真的看了起来,从魏宁进入大殿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前方肯定有大事发生了,说不定还会有战事,否则,在外驻守的将军是决不敢擅闯京师的。
  
      “大胆庞毅,竟敢谋反!”
  
      将信件看完后,皇帝被惊的无以复加,拍案而起勃然大怒。
  
      随着这一声吼,金殿之上的大臣们噤若寒蝉,全都跪了下去,生怕有什么事情会祸及自身,可当众人听清楚皇帝吼出的那一句话后,便又明白了过来,皇帝发怒,并非为众人,乃是为了庞毅。
  
      “什么?庞毅谋反?”
  
      恍然间,秦淮站了起来,惊异道。
  
      “是啊,谋反了,太师好好看看吧。”
  
      皇帝声音高昂,说着便将信件扔了下去,刚好丢到秦淮身前。
  
      秦淮将信件捡起,那上面已经将一切都说明白了,庞毅让魏宁前往土银县会师,一起举义推翻朝廷,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大逆不道的话,看得秦淮冷汗直流。
  
      自古以来,叛逆者有不少,但如此大胆的,还真不多见,金龙皇朝如此强大,还有人不知死活的找死,真想不明白庞毅是哪里来的胆子。
  
      秦淮摇了摇头,轻声笑道:“陛下不必为之伤神,泗水郡靠近京都,只要我们守住,庞毅就成不了气候,之后逐一剿灭便是,老臣请命,带兵平定北疆!”
  
      皇帝平复了一下心情,看了看秦淮,最终来到座位坐下。
  
      秦淮说请命叛乱,他没有急着答应,因为现在的朝中,掌兵之人可不止秦淮一个,确切的说共有三个,每个人手上都握有三四十万军,若是这么贸贸然的给了秦淮平乱之机,那其余两人肯定不喜,所以,还得慎重考虑才行。
  
      果然,就在皇帝坐下的那一瞬间,金殿下方站出来一位强壮男子,此人名叫杜远,掌管南校场三十五万精锐,虽然不曾参与过大战,但其文韬武略,不输给任何一人。杜远看向秦淮,拱手道:“太师,北疆小贼何劳您亲自出手,在下原意代劳,率军迎战。”
  
      “杜将军,你帐下士兵从未与敌交战过,岂敢出此狂言,我看这平乱的任务,还是交给我们边军吧。”后方又走来一个面相儒雅的书生,对着杜远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
  
      杜远无话可说,他的士兵确实没有出战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还都是新兵,可杜远不甘心,每一次有战事时,诸多将领都以这个理由出来反对,以至于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出征过,这样下去,如何能练兵?就比如上一次攻打彝族,便是如此,最终出征的机会落到庞毅身上。
  
      秦淮笑了笑,没有理会二人,他将目光投向上方的皇帝,拱手道:“陛下,近年来反贼日渐猖獗,先是彝族入侵,后是庞毅造反,老臣觉得,是时候彰显一下我圣朝天威了,要不然宵小贼寇都纷纷效仿,形势堪忧;此战务必要以强势之态全歼顽敌,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故此,老臣请缨,入北疆平乱。”
  
      秦淮帐下除了刚组建的二十万新兵以外,还有四十万精锐,分驻在东、北两处校场,其实力在朝中是最为强大的,他说这话,有足够的底气,也没有哪个人敢出来反对或者质疑。
  
      杜远心思百转,暗自叹息了一声,秦淮如果硬要插手,那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不论是实力还是资历,前者都是朝中无人可及的,谁能抢得过?
  
      “太师,要说到士兵之精锐,将士之优良,我边军丝毫不差,你可不能以官职压人,欺负我等!”
  
      书生言辞犀利,毫不相让。
  
      而事实上边关将士也确实厉害,常年驻守边境与异族交战,可不是杜远手下的士兵可比的,不过有一点,边军距离京都太远了,怕是远水解不了近火。
  
      秦淮深知这一点,看向书生道:“王钦将军,边军虽精锐,却在千里之外,等你调兵回京都,恐怕庞毅已经占领北疆了,所以,你入北疆平判是不现实的!”
  
      “纵观满朝文武,也就只有老夫的大军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来出征,并且有极大把握能击败强敌,为了能彻底平息叛乱,两位将军,你们就不要再执着了吧?”
  
      秦淮的话让书生无言以对,他的士兵确实离京都太远,而现在又是迫在眉睫,战事逼紧,来不及出征,想了想,他退到一旁,算是妥协了。
  
      “太师,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只有你能打胜仗,你把我南军将士置于何地?”
  
      杜远很生气,什么叫‘只有老夫的大军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来出征,并且有极大把握能击败强敌’秦淮的话说的太过强势,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
  
      南军虽然从未出战过,可也是堂堂正正三十万大军,被人如此看轻,杜远岂能甘愿。
  
      “杜将军不要误会,本太师绝对没有小视南军的意思,只是此次出征事关重大,庞毅又是成名悍将,我担心...。”
  
      秦淮话未说完,杜远便是吼了起来:“你这不还是小瞧我南军么!”
  
      秦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