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四十一章 子玉来投
    接下来,秦淮开始制定行军策略,譬如谁为先锋,谁为后应,谁提领中军,以及粮草押运等事宜都要分配妥当,直到中午时分,方才结束。
  
      其实像这种事他根本不需要和任何人商议,乾坤独断即可,但他还是提了出来,让将军们议定,这就是秦淮,不管做什么事都会考虑对方的感受,正因为此,他麾下战将才会对他死心塌地,在军中威望甚高。
  
      经过议定,前军五万人,由老兵营上将姜林统属,姜林此人约四十岁上下,自幼从军立功无数,战场厮杀勇猛无匹,一口金背大刀极其厉害,很多老将都自愧不如,他出任提领前军,上百将领无人反对,这也是秦淮的意思!
  
      至于先锋重任,则由姜林自己选麾下将领担当,虽然还没开始选,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先锋之职肯定是姜云的了,因为姜林麾下就这么一个能征善战之将,而且还是姜林的族弟,此任务舍他其谁?
  
      前军五万,中军三十五万,后军二十万,这便是北征的兵力配置,前军让姜林拿了,至于中军,这可是个极其重要的位置,它关乎全军生死,胜败之关键,在争抢无果后,秦淮决定自己担任!
  
      秦淮提领中军,可谓众望所归,所有将领都闭上了嘴巴。
  
      最后就只剩后军了,后军的那二十万人皆为新兵,而在新兵营当中,又以凌枫的士兵最为精锐,毫无疑问,他被任命为粮草押运官,负责押运六十万大军的粮草!
  
      得此重任,凌枫欣喜若狂,他不求能争得前军先锋职位,那是只有老兵营将领才有资格争取的,这一次出征,说白了就是练兵,所以,得此任务总比闲着好;纵观二十万新兵,又有谁能得此重任呢,所以,这差事还是很不错的。
  
      “军情刻不容缓,诸位将军且先回去准备一番,两日后,在北校场祭天、祭地、祭祖,之后全军北征!”
  
      秦淮目光扫过堂下众人,厉声说道。
  
      闻言,所有人同时拱了拱手:“诺。”
  
      他口中所说的祭天、祭地、祭祖,实际上就是一种仪式,早在金龙皇朝创立之初便兴起了,尤其是像今天这种惊天动地的大战,更是要由皇帝来主持仪式,以示庄重。
  
      其实秦淮并不信这些,但三祭之后士兵们总是会士气高昂,所以,他也就支持了。
  
      .............
  
      离开大堂,凌枫去和秦鹊告了个别,之后回到军营。
  
      太师府一行,他是新兵营得利最大的将军,葬月剑就先不说了,单单这押运粮草的差事,便是很多将领想得到而无法得到的;刘海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他当时还在大堂中据理力争,可秦淮一下就给他否定了,精锐营毕竟是精锐营,只是押运粮草本就是大材小用了,岂能比不过普通士兵?
  
      军营。
  
      凌枫和小安子一前一后回来,刚走到军营外,迎面便跑来了一个士兵,那士兵身着玄铁重甲,腰挂银色盾刀,从打扮上看,应该是精锐营的人。
  
      “禀将军,营中来了个儒生,说要找你,我等本想将他拦住,可他拿出了大将军的令符,我等不敢阻拦。”
  
      士兵来到近前,单膝下跪,说道。
  
      儒生?
  
      凌枫皱了皱眉,随即看向士兵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士兵道:“那人就在中军帐中。”
  
      “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凌枫摆了摆手。
  
      “诺。”士兵转身离去。
  
      .........
  
      突来的儒生?
  
      会是谁呢?
  
      带着满腔疑惑,凌枫大步朝中军帐走去,其实他心里已经猜出来了一点,自帝都捐官以来,认识的人无非就那么几个,而即和自己认识,又能拿到黄傕义令符的,着实不多;除非那人也认识黄傕义,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难道是韩子玉?亦或者是韩子虚、黄陵公?
  
      凌枫心思百转。
  
      目前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三个了,这三人都和自己认识,同时也认识黄傕义。
  
      来到精锐营的中军大帐外,凌枫挥手示意小安子等人退下,之后自己整了整衣衫掀帘而入,他刚走进大帐,便是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韩子玉?
  
      “哈哈,真的是你啊!”
  
      待对方转过身来,凌枫大笑着迎上,他实在没想到,韩子玉竟然会前来军营找他,真是既惊奇又欣喜,现在眼看着就要出征了,韩子玉在这个时候来,其用意再明显不过,肯定是想一起出征,凌枫对此是求之不得啊!
  
      “凌兄...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凌将军了,许久不见,一切可好?”
  
      韩子玉转过身来,一本正经道。
  
      其实他还是那一副放荡不羁的模样,只是面容整肃而已,左手紧握君子剑,右手拧着酒壶,一看就是个浪迹江湖的游子,而且还是最喜欢喝酒的那种。
  
      算算时间,自酒馆一别后,两人已有数月未见了,凌枫仔细看了看眼前的旧友,韩子玉像是比以前更加沉稳了些;当然,这只是他一闪念的直觉,也许...
  
      “哎呀,凌兄,你想什么呢,子玉我远道而来,你该请我喝酒才是啊。”
  
      韩子玉忽道。
  
      此话一出,凌枫便是笑了起来:“我说呢,浪子始终是浪子,怎么可能转性。”
  
      “子玉快请坐,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今日定要大醉一场。”
  
      凌枫摆了摆手,示意韩子玉入座,而他自己也来到主位坐下,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随意。
  
      两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相互间都了解对方的底细,比如韩子玉,自那日酒馆分别后,他便是仔细查了查凌枫的背景,对其一切都了如指掌。
  
      而凌枫也是一样!
  
      “凌将军,听说你们即刻就要出征了,此事却否?”
  
      “子玉真是多此一问,你能来到我军营来,难道还不清楚?”
  
      凌枫笑了笑,说道:“你还是直说吧,来找我有何事?”
  
      “凌将军真是快人快语,那好吧,我就直说了。”
  
      韩子玉道:“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你一起去看看,见见世面而已;所谓游历天下,便是要观人生百态,这庞毅造反,朝廷出兵镇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事,岂能少得了我,你可不能拒绝哦。”
  
      “当真只是去看看?”
  
      凌枫问道。
  
      韩子玉点了点头,微笑道:“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