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四十二章 神秘的葬月剑
    “我岂止不会拒绝你啊,我还要把你奉为上宾,在这精锐营,你有完全的自由。”
  
      凌枫开怀笑道:“这简直是从天上掉下一座金山啊。”
  
      其实他是想请韩子玉出任军师一职的,但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原因嘛很简单,怕被拒绝。
  
      以韩子玉的才敢,不要说当一个小小的精锐营军师了,哪怕是二十万新兵营,甚至是整个征北军军师,也有资格,可他并没有留在黄傕义那里,则是说明还没有入仕为官的打算,既如此,那又何必自讨没趣。
  
      “来人,取酒,我要和子玉痛饮三百杯!”
  
      凌枫站起身来,冲着大帐外喊道。
  
      一听说要喝酒了,韩子玉两眼放光,突笑道:“还是凌兄最了解我啊,今日定要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
  
      太师府。
  
      内阁厢房。
  
      这里是秦鹊的住处,此时她正趴在窗前瞭望蔚蓝的天空,双眸微眨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在她身后,站着个十分乖巧的丫环,两人保持这个姿态已有半个多时辰,无形间形成了副美丽的图画。
  
      “小姐,你又在想凌公子了啊?”
  
      忽然,丫环打破了房间中的宁静,问道。
  
      秦鹊脸上始终带着微笑,轻声道:“小青,你相不相信有一见钟情?”
  
      小青道:“以前不信,但现在信了。”
  
      秦鹊转过身来,惊奇道:“你真信?”
  
      “当然喽。”
  
      小青道:“小姐对凌公子不就是一见钟情么,这些日子小青都看在眼里,小姐处处维护凌公子,还冒着被老爷责罚的危险将葬月剑相送,小姐对凌公子,还真是一片痴情呢,不过...。”
  
      说到这里,小青停顿了一下。
  
      秦鹊问道:“不过什么?”
  
      小青犹豫了一下,随即缓缓道:“不过我看凌公子像是没有那个意思啊,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闭嘴!”
  
      秦鹊面色一沉,怒道:“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枫哥哥肯定是喜欢我的!”
  
      秦鹊这一喝,将小青吓了一跳,她跟随秦鹊多年,还从未被斥责过,而如今,她不过是如实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却惹来秦鹊怒火,由此可见,凌枫在秦鹊心里的位置是很重要的。
  
      “小姐勿怒,奴婢知错了。”
  
      小青一脸委屈,诚惶诚恐的下跪道。
  
      “好了好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唉,你先起身吧。”
  
      将小青扶起,秦鹊脸色又恢复了平静,她在思考小青刚才所说的那句话,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她却十分在意,她扪心自问,凌枫对自己就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么?
  
      细细想来,每一次和凌枫见面,探讨的都是些习武方面的事,从未涉及私人问题,凌枫到底是何样心思,她也不敢说。
  
      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凌枫对自己不反感,而且每一次见面都很主动,也很积极。
  
      “他心里一定有我!”
  
      秦鹊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为自己打气,满脸鼓励的神色。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鹊儿,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小姐,是老爷来了,他不会知道葬月剑的事了吧?”
  
      “嘘...小声点,别瞎说。”
  
      秦鹊站起身来,虽然她也有点担心,但还是鼓起勇气走向秦淮,待来到近前,秦鹊强颜笑道:“爹爹,什么事啊?”
  
      “跟我来。”
  
      秦淮面色有些阴沉,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和秦鹊交代,他没有过多的话语,吩咐了一声后紧接着转身离去。
  
      秦鹊不明所以,犹豫了数息也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无话,不多时来到前堂。
  
      秦淮举止有些怪异,他没有说话,只是在大堂中走来走去,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秦鹊等的着急,忍不住问道:“爹爹,到底有什么事啊?”
  
      “那柄葬月剑,可是你拿走了?”
  
      秦淮突问道。
  
      闻听此话,秦鹊心中一蹬,她早该想到爹爹将她叫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事,可她不明白,爹爹是如何得知的?她自认为拿葬月剑时做的非常隐秘,可还是没能逃过秦淮的双眼。
  
      “爹爹,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我怎么知道的?”
  
      秦淮冷哼了一声,面色极其不悦:“我不但知道是你拿走了葬月剑,我还知道你将它转赠给了凌枫,是也不是?”
  
      “我...。”
  
      秦鹊语塞,此时她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般,将头埋的很低。
  
      其实秦淮早就知道自己女儿在和凌枫交往了,对此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并不反对两人的交往,可是将葬月剑送给凌枫,他却是有些舍不得!
  
      也许秦鹊还不知道,那可不是一柄简简单单的剑,其中蕴藏着一个大秘密,当初得到这把剑时,秦淮日夜观摩,可最终没能参悟出来,只能将其丢在兵器库,这一次出征,他原本是想带着葬月剑去的,但到了兵器库一看,却是不见了。
  
      “鹊儿,此剑乃前朝之物,原名爪云王子剑,他是前朝权利的象征,若是在以前,它可以调动前朝所有的兵马,虽然现在前朝覆灭了,可难免不会有余孽出现,此剑若是落入歹人之手,其后果不堪设想,你怎么能...。”
  
      秦淮异常担心,当初皇帝就说让他上缴此物,可他为了参透那个秘密,硬是压了下来,现在落入凌枫之手,要是被皇帝知道了,那可是死罪!
  
      这就等于收藏了前朝玉玺般,往重了说是叛逆,足以诛灭九族!
  
      “爹爹,凌枫不是歹人,再说了,我已经将葬月剑粉饰了数遍,外人是看不出来的,您就放心吧。”
  
      秦鹊挽着秦淮的手腕说道,颇有些撒娇的意思。
  
      但秦淮今日非常认真,根本不吃这一套,将秦鹊的手甩开,秦淮道:“我怎么可能放心,你赶紧去找他,把剑给我要回来!”
  
      “什么,要回来?”
  
      秦鹊瘪了瘪嘴,为难道:“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再去要啊,爹爹,你也太小气了,就送给他吧,反正你也不用,给他上战场杀敌不是更好么?”
  
      “哎呀,你不懂!”
  
      秦淮急的直冒冷汗,来到桌旁喝了一口热茶后,说道:“鹊儿,你听我的,赶紧去要回来,只要你能把剑要回来,爹爹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都可以答应?也包括和凌枫交往么?
  
      秦鹊心里一喜,问道:“爹爹说的可是真的?”
  
      秦淮点了点头。
  
      “嘻嘻,那我想和枫哥哥好,也可以么?”
  
      “你这丫头,说话一点不避讳,哪像个大家闺秀。”
  
      秦淮想了想,随即叹了口气:“凌枫这孩子也的确出色,你想和他交往,爹爹不反对,但是得等打完这一仗再说,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回葬月剑,如果要不回来,爹爹可是要生气的,而你和凌枫的事也就不用想了。”
  
      “爹爹放心,女儿这就去要回来。”
  
      “等等。”
  
      秦淮起身,问道:“他要是不给你呢?你准备怎么办?”
  
      “不给就不给呗,能怎么办,那剑已经是他的了,不给也在情理之中。”
  
      秦鹊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