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四十六章 祭天、祭地、祭祖、祭旗! 2

第四十六章 祭天、祭地、祭祖、祭旗! 2

    皇帝开始演讲:
  
      “将士们,外有反贼叛乱,是你们建功立业的时机到了!”
  
      “逢遇乱世是为不幸,可若能变乱为治,岂非不幸中之大幸,此次能否剿除叛贼,全仰仗诸位,在此,朕四祭为大军壮行,希望将士们凯旋而归!”
  
      .......
  
      没错,是四祭!
  
      除了祭天、祭地、祭祖以外,皇帝还将帝都周边所有牢房中关押的死刑犯都拉到了这里,准备祭旗,以壮军威。
  
      “将士们...。”
  
      ......
  
      又是一番慷慨陈词,不得不说为了这次演讲,他足足做了番准备,此时照本宣科的喊出来,将所有人都镇住了,群情激奋,士气高昂。
  
      连凌枫都不由紧了紧拳头,心情激荡。
  
      韩子玉笑了笑:“我们这个皇帝啊,平时是糊涂了点,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很管用,不错不错。”
  
      “你找死啊,小声点。”
  
      凌枫被吓了一跳,转身提醒道。
  
      韩子玉瘪了瘪嘴,无言以对,他也只是随便说说,可没想那么多。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祭仪式快速进行着,从始至终,秦淮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皇帝忙完,他才不紧不慢的站到帅台前方。
  
      此时仪式已经完成,数百死刑犯也已被砍,接下来该是正式出征的时候了,秦淮没有过多的话,皇帝已经将该讲的都讲完,再讲都是多余。
  
      将皇帝赐予的天子剑握在手中,秦淮大声猛喝:“开拔!”
  
      短短的两个字,充满了无尽威严,以及不容抗拒的决心,顿时间,一排排长枪兵、盾牌兵、仪仗兵等等踏着整齐的步伐走出校场,而走在最前方的,就是由姜林、姜云率领的五万先锋。
  
      帅台上。
  
      皇帝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亲自递到秦淮手中,神情整肃道:“爱卿啊,我帝国能否渡过此次危难,就全靠你了,朕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朕失望的!”
  
      “陛下请放心,老臣当天立誓,不灭贼寇,绝不还朝!”
  
      秦淮大声道。
  
      他看了看手中的披风,唰的将其披在身后,一阵疾风吹过,披风上的龙形图案不断涌动,好似无数条金龙在翻滚一般,惊异骇人。
  
      龙腾披风,其性质和天子剑是一样的,不但能指挥校场上的数十万大军,连帝国沿途驻军也得听令,见披风,如见天子!
  
      ...........
  
      泗水郡。
  
      在经过长达一月的烧杀抢掠,泗水郡驻军死的死、降的降,还在顽强抵抗的,唯有秦梁麾下的三万精兵,全部驻守于泗水关,多日来未曾踏出一步。
  
      而与此同时,庞毅的数十万人也已经几乎占领了泗水全境,加上早先占领的淮郡,治下共有县城八十余座,其实力已今非昔比,形成了规模较大的反贼兵团。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金龙皇朝的守关将军们都是废物吗,竟让庞毅在这短短的一月里取得了如此成绩,若是再努力一点,只怕连泗水关都攻下了。
  
      想想异族入侵时,异族堂堂数十万铁骑,也未曾能有如此速度,就算后来猛攻泗水关,也未能如愿;可是现在,庞毅不过是凭着二三十万东拼西凑起来的散兵,就来到了泗水关城墙下,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是庞毅太厉害了?还是驻守的将军们在故意放水?
  
      其实都不是!
  
      能取得如此成绩,可以说一大半的功劳都要归于蒋义元、蒋义曲两人,这两个军师简直是太神了,现在反贼军团中没有不服气的,只要是两个军师下的命令,他们都会严格执行,因为他们知道,军师从来就不会打败仗,只会带着他们立功!
  
      这段日子以来,有很多将领都连升了好几级,他们无不是受到了军师的指点,一直都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将领们所向披靡,士兵士气高昂,短短数月间,将天下搞的大乱,纵观上下数百年,又有谁能做到?
  
      此时在郡守府中,庞毅军团上百位将领汇聚于此,所有人脸上都写满了笑意,他们知道,今天又是论功行赏的日子了,每到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忍不住哈哈大笑,虽说现在升职是有点不可能,因为他们的职位已经达到最高,可得到些金银赏赐也是不错的,还可以露一下脸,荣誉这东西,谁都不嫌多。
  
      庞毅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即看向站在一旁的蒋义元,说道:“军师,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已经完成了第一步攻下淮郡,以及第二步扩军,接下来该是拿下泗水郡了,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计策?”
  
      “计策嘛,肯定是有的,不过我现在不能说。”
  
      蒋义元笑了笑,道:“主公啊,你可还记得前些日子郧阳一战?”
  
      说起郧阳,在场将领无不心痛,那一战虽然赢了,可损失太大,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中了敌人的埋伏,可众人就是想不明白,怎么会中伏呢?
  
      大战前都是经过周密计划的,而且行军快速敌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也就是说来不及设伏,但进攻部队偏偏就中了伏,这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听到蒋义元此话,庞毅眉头深皱,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会这样问,也为那阵亡的一万多将士感到惋惜,他们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成了此战的牺牲品。
  
      庞毅摆手道:“军师此话何意啊?”
  
      蒋义元也没有卖关子,直接道:“主公,我们攻打郧阳时,速度极快,可以说三万精锐是从天而降,敌人根本来不及设防,是奇的不能再奇的奇兵,可就算是这样,还是中了伏,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说到这里,蒋义元目光如电,眼眸不断扫视着大堂中的每一个人,看了许久后,他最终将目光停留在一个体形偏瘦的将领身上,而那个将领似乎也注意到了蒋义元,顿时间,他头埋的很低,像是做了错事一般。
  
      “主公,我们大军中有内鬼,而且这个内鬼卑职已经找到了,他就在这大堂之中!”
  
      蒋义元斩钉截铁道。
  
      此话一出,大堂内立时炸了锅,许多将领都怒吼了起来。
  
      “什么?有内鬼?”
  
      “是谁,赶紧给老子站出来!”
  
      “******,害的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找出来一定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