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四十七章 内鬼(1)
    此时,那个被蒋义元注意的将领浑身颤抖,害怕到极点,他知道,终究还是瞒不过军师的眼睛,军师是何等人啊?用众将领的话说,神人也!岂会连个内鬼都找不出来,那岂非滑天下之大稽。

    但他还是存有一丝侥幸,期望不会被发现,他在用生命做一场豪赌,很可惜,赌输了。

    庞毅此时倒不像其他将领那样,表现出过激的情绪,他早就怀疑这一点了,而且自己也在暗中查找这个内鬼,所以当蒋义元说出内鬼一词时,却是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庞毅看向蒋义元,问道:“军师,你所说的内鬼,是何人?”

    “主公莫急。”

    没有理会庞毅,他的目光仍旧看向堂下的诸将们。

    蒋义元大声喝道:“此人到底是谁...就请你自己站出来,免得等下被本军师揭穿,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是鞠远?”

    庞毅突然看向一个人,因为他发现,蒋义元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那小子,很明显,那人就是内鬼!

    鞠远,一个普通将领,领兵两营即一万士兵,在整个大军中,实力不算太强劲,最多也就是中等水平,只是这数月来作战勇敢,所以在中高层将领中,留有不错的印象。

    但是这一刻,大堂内所以的将领们都愤怒了起来,也包括庞毅;他们都顺着蒋义元的目光看去,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害死了他们一万多弟兄的罪魁祸首。

    庞毅实在忍受不了,他最恨的就是这种背叛他的人,顿时间,庞毅拍案而起:“给我拿下!”

    一声断喝,犹如晨钟暮鼓!

    鞠远原本就心虚,当被所有人瞩目时他已经方寸大乱,庞毅这一声断喝,更可以说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他身心彻底击垮,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必须跑掉,否则一旦被抓住了,必死无疑!

    其实他知道,根本就跑不掉的,但这是一个求生的人的本能反应,没有办法。

    唰唰唰...

    鞠远快速后退了三步,与此同时他猛地转身朝门口跑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这里可是郡守府,守卫森严,岂能跑的掉,这不,刚刚一转身,就撞上了从外面跑进来的四个士兵。

    “****的想跑,抓住他!”

    不用等庞毅吩咐,这一刹那至少有二十个将领一拥而上,目标直至鞠远!

    鞠远的武艺虽说中等偏上,但俗言双拳难敌四手,面对这等阵容,他心里十分担心,可现在容不得他多想,只能硬冲,这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

    其实在其他将领眼里,鞠远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抓住他!”

    砰砰...

    咔嚓!

    最先和鞠远交战在一起的,是从门口冲进来的那四个士兵,初一交战,四人中就折损了三人,两个被重拳击倒,一个胳膊粉碎,而最后还剩下的那个,面色煞白,吓的连连后退。

    不得不说,鞠远不愧是统兵上万的猛将,当真有万夫莫敌之勇,下手快、狠、准,一般的小兵根本不在话下,就比如刚刚这四个,解决的如此轻松。

    可是,接下来就没那么好过了...

    “铿锵!”

    “铿锵、铿锵...。”

    “鞠远狗贼,看刀!”

    五个将领抽出战刀,寒光闪烁间凌空劈下,他们已经来到距离鞠远三步的距离,其攻击范围已经将鞠远彻底笼罩,这要是劈中了,必死无疑。

    “铛铛...噗!”

    鞠远转身迎战,长刀所向硬是挡住了四把战刀,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能激发自己体内的潜能,他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厉害。

    可是敌人毕竟太多,在他挡住四把战刀的同时,另一把战刀已经从右下方刺进了他的小腹,鲜血迸溅,疼痛袭遍全身。

    “去死!”

    又有一脚横空飞来,正中他左腹,巨大的推力使得他身体凌空飞起倒退,他甚至连出脚的那人是谁都没有看清楚,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啊...。”

    鞠远发出一声惨叫,刚刚倒退落地,便有十几个士兵从门口进来,各种战刀、长枪压在他的颈项处,将其彻底控制。

    “好小子,敢当叛徒,你今天死定了!”

    段云从后赶来,一脚踏在鞠远胸前,嘴里骂骂咧咧;他是所有将领中最恼火的一个,因为那一战他的士兵损伤最多,而且还都是精锐。

    “给我绑起来。”

    “诺。”

    随着段云一声猛喝,两个士兵跑过来将鞠远五花大绑,他小腹上鲜血还在流,但没有人会去管那个,要不是庞毅有吩咐,此时鞠远已经被剁成肉酱了。

    ........

    不一会,大堂中恢复了平静,所有将领分列两旁,而鞠远,则被两个士兵押着跪在正中。

    “主公、军师,鞠远已经抓到,要怎么处置?”

    段云正视前方,抱拳道。

    蒋义元没有说话,他和庞毅早有约定,关于行军策略是军师的事,但赏、罚、生杀大权等,却是庞毅的事,这也算是他限量放权,对蒋家二贤的一种节制。

    庞毅看了看蒋义元,随即盯着鞠远:“鞠将军,自会盟以来,庞某对你不薄,你屡建奇功,我也赏罚分明,可你为何判我,这样不但毁了你自己,也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兄弟,你觉得值吗?”

    “庞毅,既然落入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鞠远自认倒霉!”

    他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但由于绳索捆得太紧,未能如愿,只能是越挣扎越紧。

    从他此话可以看出,他已经放弃抵抗了,因为他知道,今日是难逃一死。

    庞毅阴冷的一笑:“很好,你不怕死,那我就让你尝一尝不死不活的滋味!”

    “把东西给他摆出来!”

    庞毅大袖一摆,随即回到座位坐下。

    不一会,两个士兵将大量的刑具扔到大堂上,其中有按钉、夹棍、刀山、油锅、等等,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些其实都是小意思,最厉害的是那根最软最细的针。

    庞毅大步走出座位,来到鞠远身前:“鞠远,本来这些东西都应该在你身上试上一遍,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给你挑一个最简单的。”

    说着,庞毅蹲下身从一块红色的布卷内取出了一根小针。

    “你们谁来行刑?”

    庞毅看了看周围的将领。

    闻言,所有人皆一喜,纷纷表示要亲自将鞠远弄死,尤其是段云,他恨不得立刻斩了贼人。

    庞毅笑了笑,将小针递给段云,说道:“段将军,就由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