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四十八章 内鬼 2

第四十八章 内鬼 2

    “谢将军,嘿嘿。”
  
      将小针拿在手里,段云忽觉有些不趁手,就这么一根小针也能行刑么?
  
      庞毅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提醒道:“除了头部不许扎以外,其他地方随便扎,直至死亡,你开始吧!”
  
      嘶...
  
      用这么一根小针将人扎死,又不许扎致命的地方,那得扎多久?
  
      “诺。”
  
      扑哧...
  
      段云牙根一咬,用力握住小针,从鞠远的臂膀处扎了下去,小针约有二十公分长,全部没入后将鞠远的手臂直接扎了个对穿。
  
      啊...
  
      一股专心的疼痛传来,鞠远疼的哇哇大叫。
  
      可不要小看那一根银针,虽不致命,却比要命更让人可怕,当针尖没入皮肉,直至骨髓对穿而过时,你才知道会有多疼。
  
      但这一幕在其他将领看来,却是极其鄙视。
  
      不就被扎了一针么,真有那么疼?
  
      段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当看到鞠远的反应,他顿时喝道:“叫什么叫,一根小针而已,你还是男人吗,给老子闭嘴!”
  
      说完此话,他又抽出银针,对准鞠远的大腿狠狠的扎了下去...
  
      结果还是一样,鞠远继续大声吼叫,从他扭曲的脸庞可以看出,确实很疼。
  
      这种刑法极其残酷,而他的发起者就是坐在上方的庞毅,当看到鞠远撕心裂肺的吼叫时,他脸上升起一抹得意,鞠远叫的越欢,则说明刑法越厉害。
  
      不过最厉害的还不是扎手臂大腿,那都是小意思,庞毅看向段云,说道:“段将军,先扎他手,银针从指尖插入,我倒要看看,他能坚持多久!”
  
      “诺。”
  
      段云狞笑了两声,一手抓着银针一手抓着鞠远的手:“鞠远,你当什么不好,非要当叛徒,老子好几千弟兄都毁在了你手上,今天不把你扎死,难解我心头之恨。”
  
      “别...别扎了,求求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那也太便宜你了。”
  
      段云面色一狠,一针扎向鞠远的指尖,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段云满脸抽搐,只见鞠远手掌一用力,躲开了,而那根银针,扎扎实实的戳在了自己的指尖。
  
      段云:“啊...。”
  
      这一幕实在太滑稽了,原本是扎鞠远的,却是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随着段云凄惨的叫声,大堂中响起一阵哄笑。
  
      凄惨声过后,段云十分愤怒,一脚踢在鞠远伤口,惹得鲜血流出一大片,但奇怪的是,鞠远并没有感觉有多疼,只是因为腹部被顶而咳嗽了两声而已。
  
      大堂中笑声还没有停,段云转过身去瞪了眼众人,刹那间堂中一片寂静!
  
      在所有将领中,段云实力最强,麾下兵马也是最多,是除了庞毅、蒋义元、蒋义曲外威望最高的人,对于这样一个强者,没有将领愿意得罪。
  
      见到众人的反应,段云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将银针握在手中,他又将注意力放在鞠远身上。
  
      “来人,把他给我按住!”
  
      随着段云话音落,从门外又走进来两个士兵。
  
      “段云,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鞠远咧嘴大吼,当右手被两个士兵按住时,他终于心慌了起来。
  
      “嘿嘿...。”
  
      段云此时兴奋的不行,他可算是见识到了银针的厉害,刚才不过是小小的扎了一针,就疼的不行,要是将银针从指尖全部插进去,难以想象会是何等效果。
  
      “等一下。”
  
      就在段云将要用刑之际,蒋义元突然制止了他。
  
      “军师,这...。”
  
      “段将军不要急,我还有话要问他,等我问完你再行刑也不迟。”
  
      “行,那你问吧。”
  
      段云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不对鞠远用刑了,要是那样的话,刚才也太亏了,岂非白扎了自己一针。
  
      蒋义元笑了笑,缓缓来到鞠远身前。
  
      “鞠远,以你的才智,绝对想不到前往郧阳设下埋伏,而且那些伏兵也不是你的,更不像本地驻军,由此可见你没有勾结郧阳县令,只要你说出那些伏兵是谁的,我可以代你向主公求情,给你个痛快。”
  
      “我说,我说...。”
  
      鞠远现在别无所求,就想早点去死,听到蒋义元此话,如闻天籁。
  
      “是秦梁,秦梁许我黄金万两,让我密切注意我军动向,就在我们行动的当晚,末将差人前往泗水关报信,之后秦梁在郧阳设下埋伏...。”
  
      “原来如此。”
  
      蒋义元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猜到了,现在不过是为了证实一下而已;纵观整个泗水郡,除了秦梁又有谁能调动当地驻军并且设下埋伏呢,所以答案是肯定的。
  
      “军师,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快,帮我向主公求求请,给我个痛快吧。”
  
      鞠远的声音近乎哀求,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怕了。
  
      蒋义元轻笑道:“可以,蒋某一向信守承诺。”
  
      说完,他转身看向庞毅,拱手道:“主公,卑职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主公能应允。”
  
      “嗯,但凡军师所请,我无不应允。”
  
      庞毅挥手道:“说吧。”
  
      蒋义元道:“禀主公,鞠远虽然有罪,但念其能如实说出其中内情,还望主公能免了他诸多酷刑,给他个痛快吧。”
  
      庞毅面色为难:“军师啊,什么事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事不行,如果我应允了,那以后还怎么治军?”
  
      蒋义元心中暗笑,他就知道庞毅会这么说,转身看向鞠远,蒋义元道:“鞠将军,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信守承诺,而是主公不应允,我也没办法,我看你啊,还是好好享受这根银针吧。”
  
      “你...你们...。”
  
      鞠远忽觉自己上当了。
  
      段云开怀大笑:“哈哈,这就对了。”
  
      “鞠远,你知道什么是反贼么?那就是反口复舌之贼!”
  
      啊...
  
      说完此话,段云手中的银针一下子没入鞠远指尖,寸寸软骨破碎...
  
      随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段云心里十分畅快,他感觉这样比直接杀了鞠远还爽,有种大快人心之感,不过就是太残忍了,但对于一个征战沙场的老将而言,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
  
      (友友们,新人不易,凌枫跪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从现在开始,我每天最少三更到五更了,绝不食言,希望友友们也支持下我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