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五十六章 秦梁回城无人敢追

第五十六章 秦梁回城无人敢追

    秦梁最终转身回城!
  
      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魏宁不断在城关下鸣金,如果他不回转,那在士兵心里肯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也不利于以后带兵。
  
      但凡在军营中呆过的人都知道,闻鼓进,鸣金退;秦梁身为大将军,更应该以身作则,否则以后谁还会服你;他虽然恼怒,但也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
  
      至于臧林,秦梁决定以后再收拾,反正每天都在交战,有的是机会。
  
      他转身朝城门走去...
  
      “不好,秦梁要跑,快截住他!”
  
      陈放长枪指向远处,大声喊道。
  
      闻言,臧林没有行动,他深知秦梁的厉害,而且秦梁的主要目标就是他,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凑上去,那绝对是找死,虽然有陈放、段云两人助阵,甚至连庞毅都来了,可他可不觉得能讨得了好。
  
      “驾!”
  
      嗖嗖!!
  
      臧林不行动,可不代表其他人也不行动,就在秦梁转身回城的那一瞬间,两只利箭破空飞来,直取秦梁面门,而于此同时,陈放的长枪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对准秦梁后背进行攻击。
  
      “哼,不自量力,就凭你们也想拦我!”
  
      秦梁一声冷哼,手中铁锤唰的探出,瞬间将飞来的两只箭羽打飞,而至于陈放的长枪,他却是没有硬挡,因为时间来不及;陈放将进攻的时间掌握的很好,几乎是和庞毅等人的飞箭一起到的,他除了躲避没有别的办法。
  
      秦梁身子微微斜倾,便是躲过了陈放的致命一击,而下一秒,他双锤出动,迅速还击,这个时候庞毅和段云两人还没有弯弓搭箭,根本来不及救援。
  
      陈放也知形势危急,而且他又不敢和秦梁短兵交接,只能躲避。
  
      陈放将马缰用力拉起,战马吃痛,前蹄上扬;这就好比一面盾牌,他用自己的战马来抵挡秦梁的攻击。
  
      转瞬间,两柄铁锤结结实实的拍打在战马前胸,陈放连同战马一下子飞出半丈有余,战马战死,陈放受伤!
  
      “去死!”
  
      陈放刚刚落地,秦梁的铁锤又至,伴随着一声猛喝。
  
      原本他都不想打了,可没想到陈放等人如此不开眼,硬要跑过来找死,秦梁满脸栗色,凶狠异常,大有不斩杀敌人不罢休的气势。
  
      此时陈放手无寸铁,更兼有伤在身,可谓危险之极!
  
      秦梁不愧是沙场老将,抓住时机绝不放松,连给陈放喘息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有庞毅和段云在,他注定是不能成功了。
  
      嗖嗖嗖...
  
      这一次,段云和庞毅各自射出了三支雕翎箭,一共是六支,从箭羽飞行的速度来看,极为凶猛;当然,普通人是看不见速度的,也只有似秦梁这样的高手才能感觉得到。
  
      他铁锤刚刚砸下去,只差一尺距离就能砸到陈放身上,可是背后那气势汹汹的箭羽正在朝这里飞来,而且他敢肯定,如果不顾背后的箭羽执意攻击陈放的话,那毫无疑问定会被飞来的利箭射中。
  
      秦梁怒不可及,他驰骋沙场多年,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一般来说都是一对一对打,哪里有像这样四个打一个还暗放冷箭的,这种行为用无耻两个字来形容都太轻了,直接是不要脸。
  
      心思百转间,他又收回了铁锤,身体一扬躲过两支箭羽,而剩下的那四支,则是被他当场劈飞。
  
      六支凋零箭同时攻击都无法取秦梁的性命,这一刻,所有人皆惊,身负这等本领,真堪天下无敌!
  
      “算你命大,要不是魏宁鸣金召我,今日定叫你命丧于此!”
  
      说完此话,秦梁转身走向城门,这回没人敢拦他了,庞毅和段云也没有再暗访冷箭,因为两人知道,射箭是没有用处的,人家一锤就劈飞了。
  
      看了看进入泗水关城门的秦梁,庞毅不觉叹了口气,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好不容易才将秦梁引诱出城,却没法击杀,天下间还有比这更让人无奈的事么。
  
      不过经过此战,众人也算知道了秦梁的厉害,以后绝不会贸贸然的上前单挑,自寻死路。
  
      待回到军阵,庞毅面容沮丧的摇头,很显然没能杀得了秦梁,他心里很不爽。
  
      蒋义元却是和他不大一样,脸上任然是那副微笑着自信的面容,好像天下事都在他掌控之中一般,庞毅很好奇,忍不住问道:“军师,难道没能杀了秦梁,还是好事么,你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主公,杀与不杀,对我们而言都有好处,有何可惜的?”
  
      “好处?什么好处?”
  
      庞毅问道。
  
      蒋义元道:“禀主公,如果杀了秦梁,泗水关守军定会军心动摇,士兵士气低落,这有助于我们攻城;而没有杀他,也有其好处;主公请想一想,秦梁既然能为了之前有过那么一点点过节的臧林而走出泗水关,则说明他的的确确是个莽夫,留着他,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引他出城,最好是将城关内所有的士兵都引诱出来,然后一举而歼!”
  
      “这样的莽夫留着,以后有的是他败仗吃,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攻下泗水关,而非斩杀秦梁,主公只需记住我十日内就能攻陷此关就行了,到时秦梁随主公处置!”
  
      蒋义元竟放此豪言,庞毅颇有些不信。
  
      不过现在人多嘴杂,他也不好多问,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
  
      ................
  
      开原境内,秦淮军营。
  
      凌枫军帐中。
  
      “这是去打仗,不是游玩,你赶紧回去,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可付不起责。”
  
      “不要你负责,也不用你管我,有士兵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安全绝对没问题,再说了,我武艺也不差,谁能伤我。”
  
      “你那三脚猫功夫,打架尚可,杀人你敢么?”
  
      “怎么不敢,等到了阵前,我先杀一个给你看看。”
  
      “行了行了,你再胡闹,我等下就去告诉你爹爹。”
  
      “你敢,你要是告发我,我就把你偷学秦家枪的事跟我爹爹说,看你怎么死。”
  
      “你...。”
  
      凌枫翻了个白眼,他算是栽到秦鹊手里了。
  
      没错,对话的两人正是凌枫和秦鹊!
  
      也不知怎么回事,秦鹊竟然打扮成精锐营亲兵的模样,尾随着一起出征,都好多天了也没人发现,如果不是小安子之前见过秦鹊今天认了出来,恐怕凌枫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此时在中军帐中两人便是为此事起了争执,吵的不可开交,这也是两人相识以来第一次吵架,但两人心如明镜,吵架归吵架,等吵完了还是情侣,不会伤及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