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五十八章 胆大包天的韩子玉

第五十八章 胆大包天的韩子玉

    “太师,末将现在还是有些担心姜云将军,他若去了泗水关,必出兵袭击蒋义元!”
  
      “不,你多虑了。”
  
      秦淮摆手道:“他已立下军令状,岂敢擅自出城。”
  
      “军令状?呵呵。”
  
      凌枫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军令状不过是一张破纸,姜云到了阵前哪里还会想那么多;太师不妨设想一下,现在蒋义元大军损伤惨重,在短短五日内就死了六万多兵马,而姜云将军还需八日才能赶到泗水关,届时蒋义元大军最少损失了十几万人,这个时候姜云手握重兵,他岂会不出城杀敌?”
  
      说到这里,凌枫抬眼观察秦淮的脸色,后者像是早就知道凌枫会这样说一般,脸上竟古井无波。
  
      凌枫好奇,忍不住问道:“难道太师就一点都不担心么?”
  
      秦淮笑道:“你这番话要是放在之前说,我还真被你吓住了,但此刻却是不用惧,我已经将天子剑交给了魏宁,他要是不同意出兵,姜云岂敢冒天下之大不为?”
  
      好吧,凌枫彻底无语了。
  
      他现在越来越怀疑,泗水关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丢失的,而且是丢在姜云手上;可这些话他又不好明说,如果和秦淮说自己的父亲是个穿越者,并且通晓历史未来,秦淮会信么?
  
      答案是否定的,与其被人当作疯子,还不如不说。
  
      凌枫不由叹了口气,照此发展下去,泗水关丢定了!
  
      .........
  
      告别秦淮,凌枫回到自己军营。
  
      他刚走到门口,便遇上了一人。
  
      “将军,韩先生让我把营中所有的刀盾手都换成长枪兵,而且还让我多备长约两丈的竹竿,末将问他为什么,可他又不说,只说了句‘想活命就去准备’,这...。”
  
      说话之人是凌枫麾下的一个校尉,名叫吕雯,掌管一千刀盾手,而且还负责督促其余的四千兵马,他名义上是一个校尉,而实际上权利已经超过了校尉的范畴。
  
      他之前担任过主簿一职,自韩子玉来后,便被凌枫取消了。
  
      闻言,凌枫皱起了眉头,暗道韩子玉搞什么鬼,将所有刀盾手都换成长枪兵?这可是大事,岂能说换就换;再则,如果发生大战遇到敌人弓箭射击,己方没有刀盾手在前挡着是很吃亏的。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凌枫问道。
  
      吕雯道:“韩先生刚去了中军帐,他还说...说让你提一壶好酒跑步去接见他,要不然他一直不开口说话。”
  
      凌枫翻了个白眼,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诺。”
  
      ......
  
      盏茶后。
  
      凌枫前往后厨取了一壶热酒,急冲冲来到中军帐,一到这里,他便看见了惊人的一幕;只见韩子玉半躺在主位上,而秦鹊,竟然半跪着给他捶腿。
  
      这是什么情况?
  
      凌枫擦了擦双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到凌枫走来,韩子玉翻身而起,不过他没有理会凌枫,而是朝秦鹊说道:“你这亲兵,捶腿都不会,力气太小,行了你下去吧。”
  
      秦鹊不敢答话,她跺了跺脚继续站到一边。从她的举止神态来看,刚才肯定被韩子玉折磨的不轻,此时正频临怒火爆发的边缘。
  
      “哈哈...。”
  
      看到这情形,凌枫忍不住放声大笑,他将热酒递给韩子玉,随即上前将秦鹊的面罩解下,说道:“子玉是自己人,所以不用瞒他。”
  
      “什么?”
  
      秦鹊瞪大了双眼,过了很久她才反应过来,随即十分愤怒的朝韩子玉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怒说道:“你这书儒,竟然让本小姐给你捏肩,还捶腿,你死定了。”
  
      “哈哈...。”凌枫再次大笑。
  
      韩子玉先是一惊,随即面容惊悚的拱手施礼:“原来是大小姐,子玉失礼了,失礼了啊...。”
  
      “你现在才知道自己失礼了,晚了!”
  
      秦鹊怒不可解,她身为太师府的千金,平日里高高在上,不要说给人捶腿了,连最简单的奉茶都没有做过,今天可算是当了一回下人,这滋味真不好受。
  
      最可恶的是,捶完腿后,韩子玉还嫌力气太小了,捶着不舒服。
  
      “看我怎么治你。”
  
      秦鹊快速追了过去。
  
      而韩子玉,当然是连连躲避,他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是秦鹊的对手。
  
      两人追逐了一会,最终韩子玉还是被追上了,不过这时凌枫走了过来,挡在韩子玉面前。
  
      “行了鹊儿,子玉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得理不饶人了。”
  
      “要我饶过他也行,那你还赶不赶我走?”
  
      凌枫笑道:“你要是不嫌当亲兵累人,那你就继续。”
  
      “呵呵,不累人。”
  
      秦鹊面色一喜。
  
      凌枫道:“现在我和子玉先生有军务要谈,你身为亲兵,该干什么呢?”
  
      “又让我在那站着啊?”
  
      秦鹊反应过来,顿时像焉了气的皮球一般,无精打采的,说实话,她并不想像一根木头一样在那站着,实在是太无趣了。
  
      不过为了能留下来,她决定坚持到底。
  
      “好吧,我站!”
  
      秦鹊狠狠的瞪了韩子玉一眼,随即将面罩戴好,回到自己的岗位。
  
      而后者却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其实韩子玉早就看出来秦鹊的身份了,从他一进营帐,便发现了这个身材瘦小的亲兵不同于人,在经过一连串的试探后,他最终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能让太师的女儿为自己捶腿,韩子玉感觉倍有面子,至于后果,他还真想过,反正他知道不会闹出什么大事情就对了,想要治秦鹊,办法有的是,可以说是数不胜数,就一个最简单的威胁,就能让秦鹊退避三舍。
  
      “子玉,你也够大胆的啊,连太师府的千金都敢当丫头使唤。”
  
      “凌将军,这你可冤枉我了,子玉我是真不知道实情啊,我要是知道了,岂敢这般造次。”
  
      “行了,这件事情先放到一边。”凌枫扫视了一下韩子玉手中的酒壶,说道:“你要的东西我可给你带来了,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让吕雯准备长枪和竹竿?”
  
      “呵呵,你真想知道啊?”
  
      韩子玉来到一旁的座位坐下,然后不紧不慢的喝了口烈酒,在这寒冬季节,烈酒下肚能让人心情无比舒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