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六十一章 泗水关失陷 1
    两个时辰后。

    在魏宁的迎接下,姜云大军陆续进入泗水城中,而于此同时,蒋义元也得到了消息,为了不被姜云莽夫突然奇袭而破坏原本就安排好了的计划,蒋义元率军撤退,并且留下一支伏兵埋伏于十里外的山口,防止敌人追杀。

    姜云跟着魏宁来到北面城关上,一上城关,他便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铺面而来,而若是仔细去感觉,还会发现那血腥味中夹杂得有尸体的腐臭味。

    看着城关下浮尸累累、血流成河的战场,姜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也算沙场老将了,但似这般惨烈的战场,还是第一次见到。

    最让人毛骨耸然的是,尸体都臭了也没人前去打扫战场,由此可以断定,自泗水关大战以来,蒋义元一直都在攻城,从未间断过。

    “蒋义元不愧是智谋之士啊,他能让士兵如此卖命,也是要点本事的。”

    姜云叹道。

    魏宁道:“将军所言极是,自大战以来,敌军攻势凶猛,一波接着一波,不计生死、顽强攻城,要不是将军赶到,只怕再过一天泗水关就要丢失了。”

    “嘿嘿,这下可以好好出口恶气了,有姜将军的五万铁骑在,蒋义元就是待宰的羔羊。”

    秦梁兴奋道。

    “那是当然!”

    姜云面色得意,他那五万铁骑,是征北军中最精锐的部队,不论是装备,还是士兵的身体素质,都远超其他士兵,而且经他训练多年;不要说面对一二十万人的残军,就算面对三十万精锐步军,也能一举击溃!

    姜云道:“两位将军在此稍后,看我追出城去杀他一番,杀他个片甲不留!”

    说完,他作势转身下楼。

    魏宁吓了一跳,忙道:“不可不可,将军请慢行。”

    “怎么?你要拦我?”

    姜云转过身来,面色不悦道。

    魏宁神情一愣,随即笑道:“末将怎么敢呢,只是现在天色已晚,不利追敌,而将军又连续奔袭了六天,将士们早已是疲惫不堪;我意,将军还是先让士兵们歇息,等歇息好了,吃过一顿饱饭后,我们再商量破敌之策。”

    姜云道:“战机瞬息万变,哪有时间歇息,要是放跑了敌军,你付得起责任吗?”

    “将军有所不知啊。”魏宁急道:“蒋义元非常的狡猾,他每次撤军后,都会在十里外的山谷间埋下大量伏兵,我们要是率兵追击,必定中伏。”

    秦梁的事姜云也听说了,所以此时他不怀疑魏宁所说的话,而且以蒋义元的精明,肯定会留下伏兵断后,以保证大军能顺利撤走。

    想了想,姜云道:“好吧,可以从长计议。”

    “魏宁,听说你现在是泗水关总兵了,连秦梁将军都成了你的下属,可喜可贺啊。”

    说起此事,一旁的秦梁无比羞愧,而且恼怒,但他没有办法,这是秦淮的命令,他必须尊从。

    “哪里哪里,是太师错爱罢了。”

    魏宁面带微笑,连连拱手。

    然而,姜云的脸色却是在这时唰的垮了下来,冷声道:“我可不是秦梁,也不惧天子剑;有句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连君命都可以违抗,何况是你那把破剑,你最好把它收好了,别在我面前晃悠,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是是是,末将岂敢啊。”

    魏宁连连赔笑道。

    他表面上一副谄媚的模样,但其实心里已经在开始盘算着如何制服姜云了。

    连续六天的守城,才博得现在的大好局面,如果因为姜云的到来而破坏了这一切,他如何能甘心。

    “魏宁将军,城下臭气熏天,麻烦你带领士兵清扫一下,本将先去歇息了。”

    姜云说完,转身走下城楼。

    “诺。”

    魏宁应答一声,不过当姜云走后,他又将这个皮球踢给了秦梁。

    “秦参军,交给你了,记得把敌军士兵的损失数量报上来。”

    魏宁道。

    这一声‘参军’,便是清楚的说明了秦梁现在的身份!

    他原本就憋着气,听到此话更是恼火,但看了看魏宁腰间配带的天子剑,他最终咽下了这口气。

    “知道了。”

    秦梁回答的有气无力,可见他对魏宁不服,两人的关系由最开始的不和(秦梁强势),到之后的相敬如宾,然后是现在的再次不和(魏宁强势),真可谓一波三折。

    原本是你敬我让、非常要好的朋友,却因天子剑的到来而破坏了两人的关系。

    .........

    入夜三更。

    星空沉寂入墨,大地一片漆黑,这是大战以来第一次泗水关下无任何敌兵攻城,而且也没有了血腥味,更没有尸体的腐臭味。

    城头每隔一丈就有个士兵举着火把,而在那士兵身后,有着无数的弓箭手待命,这些人都是负责守城的,如遇敌兵突袭,他们会立即迎战。

    见到一切都安排妥当,秦梁转身走进城中。

    待来到城守府,姜云和魏宁早就在这里坐着了,两人都在等待秦梁统计出来的数据,只有数据出来了,他们才能得知这些天敌军的伤亡情况,以及敌军此时的实力。

    “怎么样?”

    见到秦梁走进大堂,姜云立即站起身来,忍不住问道。

    魏宁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内心也是无比期待,因为在天黑之时,斥候传来消息,说蒋义元的大军突然撤退了三十里,这是为什么?很显然,是连日大战,士兵损伤太多,疲惫之师难以为战,只能退军休整,等补充兵源后再来。

    更重要的是,蒋义元是在姜云进入泗水关的同时撤军的,这绝对不是巧合,所以,可以理解为蒋义元惧怕姜云那五万重骑,担心自己不是姜云的对手,所以撤兵。

    可魏宁是个人精,他可不会因为蒋义元退军就轻易的相信敌人是真的乏力了,他要得到确切的数据,也就是到底死了多少人。

    如果只是几万,那这退军之举就很值得怀疑了,对于三十五万大军来说,死个几万人很正常,绝不会影响战斗力。

    可要是死了十几万,而且死的还都是精锐,那不用怀疑,肯定是真的退军!

    秦梁来到桌旁喝了口茶,他没有说话,只是不断打量着魏宁,然后又喝了口茶,他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见到这情形,心急如焚的姜云哪里还按奈得住,他当即道:“你赶紧说,怎么跟个娘们似的。”

    “魏将军,不管你同意与否,本将今夜必须率兵出战,而且是立即出战,你要是敢拦我,休怪我不讲情面!”

    秦梁神情严肃道。

    从他此话可以看出,敌人死兵肯定很多,以至于连失去兵权的他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而事实上秦梁也正是如此,他感觉,只要自己带兵奇袭,就一定能一举建功!

    魏宁翻了个白眼,他感觉自己腰间的天子剑没有任何用处,在这两个莽夫面前,就如同废铁一般,人家要武艺有武艺,要实力有实力,尤其是姜云,麾下有五万铁骑,哪里肯听他的。

    不过对于秦梁,他可是不怕,因为撤去秦梁职位的是太师,而秦梁和太师的关系他最为清楚,他料定,秦梁绝不会不顾秦淮的军令。

    魏宁先是皱了皱眉,随即问道:“你先说说吧,敌人的伤亡情况怎么样。”

    秦梁点了点头,说道:“经过清点,敌人在城关前留下了九万多具尸首,其中有两万多都是身穿玄铁重甲的士兵,还有些身穿蓝色甲服,约一万左右;剩下的,也都是精锐士兵的打扮,可以看出,蒋义元已经将自己所有的精锐都挥霍完了,他现在的大营全是由新兵驻守...。”说到这里,秦梁异常的兴奋:“两位将军,这可是天赐的良机啊,只要我们率兵奇袭,就一定能大胜利,要是抓住了庞毅和蒋义元,那此战我们就是头功,也许不用等太师来,就能平顶北疆。”

    “到那时...嘿嘿,看谁还敢小瞧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