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六十六章 泗水关失陷 6

第六十六章 泗水关失陷 6

    “蒋义元,狗贼,本将誓杀你!”
  
      秦梁仰天怒吼,一双血手死死的抓住铁锤,他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就盼望着能遇到蒋义元,然后砸成肉饼!
  
      自从军以来,他每逢战事必定当先,而且是逢战必胜,疆场厮杀数十年,未受半点微伤;可这一次,他一个敌人都还没有看见,竟然身负重伤!
  
      这不仅是对他的侮辱,更是将之前大好的名声毁于一旦,对于一个将领而言,尤其是像他这种天下共知的老将,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看到有五个敌兵跑过来,秦梁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有动,而是在静静的等着...
  
      三丈...
  
      两丈...
  
      一丈...
  
      突然,他动了!
  
      秦梁脚下一踏,身体猛然跃起,就像是猛虎扑食般,凶狠而残暴,他双锤俯劈而下犹如泰山压顶,直接对准两个士兵,一锤一个;刹那间,两个冲在最前方的士兵被砸出两丈有余,而秦梁,也趁着这个空隙夺下了一匹战马,双腿一跨,来到战马之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众人只见秦梁身体一跃,下一秒便有两个士兵倒飞了回来,连惨叫声都还未来来的及发出,便死于非命,如果此时有人走进观看的话,便会发现,那两个被砸的士兵皆是头部受创,白色的脑浆布满全身,恐怖异常。
  
      砰砰...
  
      战斗还没有结束,在夺下战马之后,秦梁一夹马腹,战马向前疾驰,而借着战马的冲劲,他双锤一字排开,击向迎面冲来的三人。由于劲道太大,速度极快,三个士兵还未反应过来,便被秦梁铁锤拍飞,全都倒反了回去。
  
      三个士兵倒飞一丈落地,全是胸口中招,口吐鲜血。
  
      一瞬间,五个士兵被杀,秦梁由最开始的病猫一下子变成了猛虎,而且这个猛虎正在发狂一般的朝前冲来!
  
      所有人大惊,原本那些想冲上前去捡便宜的士兵们纷纷在这时不由自主的后退,连那些校尉副将们也都驱使战马开始往后跑,他们哪里能料到,即使是秦梁受伤了,也这么厉害,别说捡便宜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已是天赐之幸。
  
      段云目瞪口呆,他对秦梁佩服的是五体投地,都这样了还如此勇猛,真不知后者还有多大本事。
  
      “听令!”
  
      他看向身旁的将领,喝道:“鸣鼓出兵,剿杀秦梁,所有人都不许放冷箭,务必活捉!”
  
      段云此话就不是商量的口吻了,也不是像之前那样士兵们可上不可上,这是命令,无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这话是对准身旁的一个校尉说的,所以此事就交给了那个校尉。
  
      此人名叫郝林。
  
      “郝林,你要是能抓住秦梁,本将奏报军师,升你为将,赐千金!”
  
      秦梁道。
  
      郝林拱了拱手,说道:“得令。”语罢,他转身前去调兵。
  
      其实郝林并不想出战,秦梁的厉害他刚才都看见了,五个精锐铁骑瞬间被杀,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样的人,岂是那么好杀的,虽说建功之后能封爵赐金,可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但他没有办法,这是军令,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即使不敌也要战!
  
      咚咚咚...
  
      战鼓敲响,原本那些正在后退的士兵和校尉副将们忽然停了下来,听到这战鼓,他们咬了咬牙,纷纷转身迎战!
  
      闻鼓进,鸣金退,这是战场亘古不变的定律!
  
      “杀啊!”
  
      所有人一起朝秦梁冲去,从人数上看,约百人上下,其中不乏很多校尉副将级人物。
  
      如此阵容,不要说对付一个人,就算面对千人上下的步军方阵也可一战,而且有很大胜算,因为他们都为骑兵,而骑兵克制步兵。
  
      秦梁没有任何惧色,他猛喝一声,迎难而上;对他而言,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杀戮更能平复心里的怒气了。
  
      “挡我者死!”
  
      区区百人,在他看来不过是待宰鼠辈耳,当年随秦淮入南疆平乱,杜远四十五万大军,他都敢直接冲入阵中,虽然现在身上有伤,但只是皮外伤,全身皮肉疼痛而已,并不影响交战。
  
      杀...
  
      “杀!”
  
      刹那间,双方混战在了一起。
  
      .......
  
      段云身旁,蒋义元和庞毅驱使战马而来,身后跟着两队亲兵。
  
      “段将军,战况如何了?”
  
      蒋义元问道。
  
      段云指了指前方,笑道:“姜云麾下的四万铁骑以及他自己,都已经葬身火海,唯有秦梁出逃任在与我军血战,不出一炷香的功夫,末将就能擒杀他!”
  
      庞毅道:“秦梁可是个成名悍将,以前只听说他如何勇猛,我都没在意,自泗水关下一战,才算是一睹真容,此人又是秦淮的族弟,留着肯定有大用,必须活捉。”
  
      段云拱了拱手:“主公和军师想到一块去了,主公放心,末将不会伤他分毫。”
  
      “段将军,这可是天赐你建功啊,秦梁被大火焚烧,身受重伤,而你手握重兵已将他团团围住,如果这你都还擒不了他,那你以后就别带兵了。”
  
      蒋义元笑道:“在来时,陈放还向我抱怨,问我为何不让他出战,我也是左右为难,替你说了很多好话啊。”
  
      “嘿嘿,多谢军师了!”
  
      段云拱手笑道。
  
      然而,蒋义元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差点吐血。
  
      蒋义元道:“段将军,听说你缴获了敌人不少战马铠甲,将这些全部交于陈放吧,我让他带领士兵扮作敌军模样,混进泗水关中,夺取泗水关。”
  
      “什么...这!”
  
      段云嘴角不断抽搐,和这大功相比,擒杀秦梁算个屁啊,更重要的是,还要将所有的汗血宝马都送给陈放,那可是他看中的东西,岂能拱手让人。
  
      “怎么,段将军有异议?”
  
      庞毅问道。
  
      段云翻了个白眼:“末将哪敢啊,不过主公,等战事结束后这些战马可否全部交与我,若能如此,末将感激不尽。”
  
      庞毅微笑着看向蒋义元,随即回道:“当然可以,这些战马全是你的,谁也抢不走,而且我还告诉你,等此战结束之后,你麾下的骑兵要扩军至五万,到时各部将领的骑兵都要交付与你,你可是发财了啊。”
  
      “哈哈,当真?”
  
      段云问道。
  
      庞毅点了点头。
  
      段云笑道:“那是发大财了啊,哈哈好,末将多谢主公!”
  
      庞毅道:“是啊,发大财的人岂能算小账?将战马和铠甲交与陈放吧,让他攻取泗水关,也让别人立一点功。”
  
      “得令!”
  
      段云拱了拱手。
  
      这一次他心里平衡多了,扩军至五万铁骑啊,军中谁能有这殊荣?如此一来,陈放攻占泗水关的事也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还是庞毅说得对,战功要均摊,总不能让一个人独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