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六十七章 泗水关失陷(7)
    砰...噗!

    秦梁杀敌,全是一招致命,他所过之处如虎入羊群,凶狠异常;不要说那些士兵们,就连校尉和副将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一百精锐铁骑,就这一会会的功夫就折损了一大半,只剩十余人还在顽强抵抗,可他们脸上也都写满了惧意,明显惧怕秦梁之威。

    这时,郝林的五千长枪兵已准备完毕,在三通鼓罢之后,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前挺近。

    对付一个重伤垂危的人,竟然耗费这么大的军力,足见郝林对秦梁的重视,这已经是他麾下全部的兵力了,一个校尉只能有五千军,他已经全都调了出来。

    郝林在心里暗道,如果连这都无法抓住秦梁,那他也没办法了。

    ........

    两峡山谷,往北十里。

    此地是蒋义元命令臧林前来埋伏兵的地方,也是魏宁之前所说的那个十里外的山谷,前几天秦梁便在这里吃了个小亏,上万将士埋骨于此。

    而今天,蒋义元又在此设下了埋伏,其用意很明显,就是为了切断姜云和秦梁的退路。

    换句话说,就算姜云和秦梁识破了大营中的火攻之计而不选择进入大营,那蒋义元一样有办法至两人于死地;这一万伏兵便是其中之一的杀手锏。

    可是没想到,两人实在太蠢,连蒋义元都没料到会有这么顺,直接烧毁了四万多铁骑,姜云殉职,秦梁命悬一线。

    可这一万伏兵也没有浪费,臧林在此劫杀了魏宁派出去的所有斥候,到现在为止,魏宁都还不知道前方究竟发生了何事;还有鱼跃的五千军,也在此被臧林消灭,战马、铠甲等全都收藏了起来,送往后军。

    时至正午。

    臧林仍旧影藏在山谷上方,没有接到蒋义元的命令他是不会撤军的。

    埋伏在此已经八小时,除了刚开始时消灭了五千铁骑外,剩下的时间都是睡觉,偶尔发现魏宁的斥候从山下经过时,他便弯弓搭箭将其射翻。

    “将军快看。”

    “怎么,敌人的斥候又来了?”

    臧林从壕沟里探出个脑袋问道。

    他向下看去,只见山谷下方出现了百余人,由西往北而行。

    “好像不是斥候,是从泗水关内出来的士兵。”

    臧林的亲兵说道。

    臧林仔细的看着,心里想着敌人的用意。

    可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一个穿着十分突出,不同于其他士兵的将领。

    “是魏宁,竟然是魏宁!他怎么到这来了?”

    臧林大惊,脱口而出道。

    没错,山下来的百余人中,其中有一个就是泗水关将领,魏宁。

    魏宁从五更天开始,就一直往外派斥候,可都到正午了,一个斥候也没有回来,他知道,派出去的斥候肯定被人杀了。

    秦淮在密信上说过,这一切都是蒋义元的计谋,敌人之所以会死那么多兵,完全是为了引诱泗水关内的驻军上当,其实那九万多具尸首全是新兵弱旅,而非精锐。

    一想到此,魏宁背脊就一阵发寒,他实在是为秦梁和姜云两人担心,两人本来就头脑就简单,蒋义元又设下了重重埋伏,一旦中伏,两人会不会随机应变?能不能冲出重围?

    这些他都不知道,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早上出去的那五万铁骑怕死要损失大半了,虽然这些士兵都不是他的,可他急需用这些士兵来守城,否则敌人再来攻城,泗水关内兵源不足,如何守得住。

    为了彻底搞清楚状况,他不得不以身犯险,亲自出城查探。

    此时来到山谷外围,魏宁突然停下了脚步。

    “将军,为何不走了?”

    有个副将问道。

    魏宁满面愁容:“这还用问?山谷上方有伏兵,我们的斥候全是在这被杀的,想死的话你们就上前吧。”

    “将军此话差矣,我看这山谷中不见得会有伏兵。”

    那副将反驳道。

    闻言,魏宁侧身看去,问道:“为何?”

    副将指着山谷上方,说道:“将军请看,如果山上有伏兵,那飞禽鸟类们定不敢在此停留,可这满山树梢,停满了雀鸟,像是有伏兵的样子么?”

    “嗯,你倒是懂点兵法,你叫什么名字?”

    副将拱手道:“禀将军,末将李然。”

    “李然?应该是秦梁的旧将吧?”魏宁问道。

    副将点了点头:“正是。”

    魏宁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山谷道:“李然,你比秦梁有见识,但我告诉你,兵法是死的,在有些地方就行不通。”

    “就比如这片山谷,仅凭雀鸟多少是无法判断其有无伏兵的,你看那些树木,长的极为茂盛且树枝高大,就算下面有伏兵,飞禽鸟类们也不会发现,他们一样会停留在此。”

    魏宁此话深得兵法精髓,也合乎常理,待到他说完,李然恍然大悟,仔细想了想事实确实是这样,他暗道自己兵法用的太死了,同时也对魏宁产生了一丝敬佩。

    论武艺魏宁不如秦梁,但要说到智谋,后者却是差远了,真可谓繁星比皓月。

    李然疑惑道:“那将军又是如何判断山谷上方有伏兵的呢?”

    “呵呵,这还用想么?”魏宁道:“这是蒋义元的惯用伎俩,此地扼守要道,极易伏兵,他不论是撤兵还是进军,亦或者是不进不退原地驻扎,都会在此设伏,更何况...。”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他想说的是,更何况蒋义元此刻正在设法聚歼秦梁、姜云,岂会不在此断路?如果秦梁和姜云逃脱了,他任可在这片山谷进行伏击,不要说是蒋义元了,就算是他用兵,也会这样安排。

    魏宁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们还是回城吧,免得山上的那些伏兵们眼珠子掉出来。”

    如果臧林此时听到这话,肯定会白眼直翻,他现在确实是眼睛蹬的老大,就盼望着魏宁能再往前一点,然后他好建功;只是可惜,魏宁非秦梁,他可没那么容易上当。

    “诺。”

    李然应答一声,调转马头跟在魏宁身后扬长而去,百余人都是骑兵,转眼便不见了踪影,真可谓是轻飘飘的来,又轻飘飘的走了。

    臧林在山上捶胸顿足,恨不得现在就杀下去,可敌人已经走远,为之奈何?再说也追不上,只能目送人离开。

    “这魏宁...气死我了!”

    “将军不必为之气恼,等陈将军来了,他的死期就到了,嘿嘿。”

    “说的不错,等下到泗水关内再收拾他!”

    臧林看向亲兵,说道:“给我传令下去,不出一炷香的功夫,陈放会带领数千身穿敌军服饰的士兵从这过去,到时候都随我下山,佯作追杀,一直追到泗水关下,等他骗开城门后,我们一鼓足气,拿下泗水关。”

    “得令!”

    亲兵异常兴奋,攻打了这么久,终于要胜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