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六十八章 泗水关失陷(8)
    泗水关。

    魏宁回到城中,叫来了几个守城的将领,说道:“从现在起,全城一级战备,城中兵士分为三波;第一波和第二波每四个小时轮番换岗,第三波候补,务必保证城池万无一失!”

    “我可以正告各位,敌军随时都有可能会来,丢了城池,我们都将死无葬生之地。”

    说到这里,有人问道:“上将军,秦将军和姜将军不是带兵袭营去了么?敌人岂敢在这时候来攻我泗水关?”

    闻言,魏宁苦笑摇头:“你们还期盼着秦梁和姜云大胜而归是吧?”

    “实话告诉你们,几个时辰前太师派人送来急件,他老人家已经识破了蒋义元的计谋,今日袭营,秦梁和姜云必定中伏身陷重围,我数万大军也将毁于一旦,你们都别惦记着了,好好守城吧。”

    几个将领面面相觑,很明显都不相信魏宁所说的话。

    魏宁知道,这么严重的事情用这么简单的方式说出来,是有些儿戏了,也很难让人心服,他看了看众人的神情,也没有再多什么,只是摆了摆手,吩咐道:“都下去吧,好生守城,记住本将说的话。”

    秦梁和姜云到底有没有中伏,五万铁骑到底折损了多少,魏宁相信,天黑之前必见分晓,等到败军一回来,什么都明白了。

    将领们离开大堂,纷纷来到城关之上。

    魏宁刚才所说,他们没全信,但也没不信;至少他们从心里提高了警惕,一上城关皆下令士兵严防守城,泗水关也在这时禁严,城中百姓、来往商客都不许通过。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半个时辰后...

    魏宁耐不住寂寞,再度走上城关,他料想着,秦梁和姜云也该有消息了,应该就在这几个时辰内吧;所以,他要来看看,两人到底折损了多少兵马,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哒哒哒...

    忽然,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魏宁等人猛地抬头看去,只见官道尽头有无数的骑兵战马正朝这里跑来...

    “总算是回来了...。”魏宁深吸了一口气。

    从败军的人数上看,应有一万多人,魏宁笑了笑,还算不错,这个结局已经很好了,这些败军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只要重整了士气,就是很好的守城士兵,至于姜云和秦梁两人,他才不会管其死活,死了最好,免得捣乱。

    这时众人也都看清了,确实有上万败兵从这里跑来,而且从服饰上看,应是姜云的人马,看来姜云和秦梁确实是战败了,早上去的五万人,只回来这万余;顿时间,将领们无比沮丧。

    “快开城门,让败军进城。

    魏宁道。

    “诺。”

    一个士兵转身下楼,准备前去传令;可这时,站在魏宁身旁的李然却是制止了他:“等等。”

    “李然何意?”魏宁问道。

    李然道:“将军请看,这些败兵根本就不像是败兵啊,他们其中有很多面颊白褶,唯铠甲染有血污,很明显是后来才套上去的铠甲啊;还有,他们精神迥然,一点也没有疲态,这绝不是刚刚大战过的士兵,而是生力军啊!”

    魏宁大惊,朝远处仔细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正如李然所言,这一万多人根本就不像是败军,很有可能是敌人假扮的,这要是放进城中,后果不堪设想。

    魏宁喝道:“快,命令士兵紧闭城门,所有弓箭手一起放箭,不许他们靠近!”

    “是。”

    嗖嗖嗖...

    陈放带着士兵行至城下,立即遭到了猛烈的攻击,箭如雨下,惨叫声一片,所有人都在这时停了下来,并且朝后飞退。

    陈放现在并非万余‘败兵’的领头将军,因为他之前出战过,所以怕魏宁认出来,只能身穿小兵服饰,躲藏在人群之中,而这一万多人的真正领兵之人,是一个姜云部下,也就是鱼跃!

    鱼跃被臧林所俘,之后遭到陈放的威逼利诱,并以他的家人相胁,当然,短时间内是无法抓到鱼跃家人的,但鱼跃的老家在淮郡,而淮郡又是庞毅的地盘,想要抓他家人简直易如反掌。

    一番威胁,鱼跃最终答应,反朝廷降庞毅,并且愿意带领士兵杀进泗水关;当然,陈放也不会亏待于他,在请示了庞毅之后,庞毅答应,只要能攻下泗水关,即封鱼跃为上将军,赐千金。

    此时遭到弓箭射击,鱼跃怒声爆喝:“你们干什么?我乃姜将军帐下校尉鱼跃,尔等速速开门!”

    鱼跃?

    魏宁看了看身旁的将领,问道:“你们有谁见过鱼跃?”

    众人皆摇了摇头,只有一个将领说道:“禀将军,姜将军麾下确实有个校尉叫鱼跃,不过我等都没有见过。”

    魏宁看向城下,问道:“鱼将军,姜云和秦梁呢?到底发生了何事?”

    鱼跃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等中了敌军埋伏,弟兄们战败,姜将军和秦将军陷入大火中,至今还没有冲出来。”

    魏宁沉寂少许,突然笑了起来:“城下的人听着,尔等皆为庞毅麾下反贼,竟打着我军旗号想骗开城门,似这等肤浅的计谋,岂能瞒得过我魏宁,尔等速退,否则别怪我箭雨无情!”

    鱼跃大惊,他犹豫了一下转身看向身后的小兵。

    小兵道:“你看我作甚,魏宁这是在诈你,你就一口咬定你是姜云的部下就行了,正在带着败军返回!”

    小兵正是陈放!

    鱼跃点了点头,他本来就是姜云的部下,正该理直气壮啊,虽然现在降了庞毅,可此事没人会知道,魏宁也不会知道!

    想清楚这一点,鱼跃大声吼道:“魏宁,你竟敢公报私仇,等姜将军回城,定要把你扒皮抽筋!”

    .....

    就在这时,天边传来无数的喊杀声,臧林大军从远处跑来,离此不足一里,从人数上看,约一万左右。

    见到有追兵杀来,魏宁大喜,突道:“鱼将军,并非我不让你进城,实在是非常时期,我不得不小心行事啊,现在你身后不远处就有一只敌军杀来,只要你转身迎战,消灭了这只敌军,魏宁即刻开门,并向你赔罪!”

    鱼跃皱了皱眉,小声问道:“陈将军,怎么办?”

    陈放也犹豫了起来,身后的大军是臧林的,这一点他知道,是为了协助他攻破泗水关而来,可现在城门并没有骗开,魏宁还没有完全相信城下大军是姜云所部。

    这可让他为难了,要是转身迎战,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会因此而得罪臧林,可要是不消灭臧林,又难以取信敌军。

    “鱼将军,怎么样?”魏宁再次问道。

    没有听到陈放的回音,鱼跃只得道:“魏宁,我等刚经历大战,士兵士气低落...。”

    “鱼跃,你要是不消灭身后的敌军,我如何能相信你所言不假?”

    魏宁道。

    陈放眯了眯双眼:“军师为了攻占泗水关,不惜以十万大军为诱饵,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岂能犹豫。”

    他下令道:“鱼跃,答应他;转身迎战,消灭臧林所部!”

    “诺!”

    鱼跃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