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六十九章 泗水关失陷 9
    盏茶后。
  
      魏宁死死的盯着数里外的敌军,当他看到对方打着‘臧’字大旗时,便知来者是臧林的部队,对于臧林,他之前见过,所以此时一眼就认了出来。
  
      而城下的士兵,均在这时转身,鱼跃纵马朝前,向后军赶去,观其动静,好像真的要和敌人来一场生死之战。
  
      魏宁看向李然,说道:“也许我们多疑了...。”
  
      如果城下的万余败军真的和臧林交战在一起,那足以说明不是敌人伪装的,至于其中有些士兵精神迥然,则极有可能是姜云留在营寨之外的士兵,这些士兵并没有参战,而是见到营中败兵出来,所以一起返回。
  
      魏宁心里如是想到。
  
      李然没有说什么,他之前也只是猜想而已,不敢下结论。
  
      “将军,那我们开城吗?”
  
      魏宁犹豫了一下,道:“再等等吧。”
  
      .......
  
      “杀!”
  
      军队前方,鱼跃长枪一挑,带着士兵朝臧林杀去,而臧林,刚刚来到此处,正想着该怎么办,因为前方陈放的兵马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句话,他跟的太紧了。
  
      可这时,前方的士兵竟然突的回头杀来,这让他有些始料未及,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暗道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臧林大声喝问。
  
      看着那些正朝他冲来的陈放士兵,臧林神色惊异。
  
      他现在十分为难,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杀来的可不是朝廷兵马,而是陈放的,是自己人,怎么能自相残杀呢?
  
      就在他犹豫的这一瞬间,陈放兵马又前进了十几丈,距离这里只有一箭之地了。
  
      “将军,是战还是撤退啊,‘敌人’马上就要到了!”
  
      臧林身旁,有个校尉说道。
  
      敌人?
  
      他反复念了念这两个字,最终猛然吸了口气:“陈放,是你先动手的,可别怪老子也不客气。”
  
      “将军,快拿主意啊,再不进攻我们就要吃大亏了。”
  
      一旁的校尉焦急道。
  
      臧林终于下定了决心,长枪挥舞道:“杀,给我杀!”
  
      其实在这一刻他也考虑过转身撤退,但想了想他又放弃了,依现在的形势看,就算撤退也会遭到陈放的追击,而对方又是骑兵,所以,与其撤退被追杀,还不如一战!
  
      只是他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杀啊!”
  
      校尉猛然一喝,带头向前杀去;而这一刻,臧林身后,也包括臧林本人,全都发起了冲锋。
  
      由于对方是身着敌军铠甲,所以臧林的士兵都以为是在和敌人交战,他们并不知道对面冲来的是自己人。
  
      哒哒哒...
  
      两军相隔二十丈余距离,这足以让陈放麾下的骑兵发挥出该有的效应,骑兵之利首在冲劲,而陈放的士兵做到了;他们虽然弓马不精,甚至可以说还算不上是骑兵,但这些战马都是四疆最好的汗血马,起步快,爆发力好,士兵们只需一扬马鞭,战马便势若奔雷!
  
      一万步兵,对战一万三千左右的骑兵,其后果可想而知;如果臧林麾下全是长枪壮士的话,还有的打,可他本是奉蒋义元之命埋伏于山谷的伏兵,所以士兵们手上全是弓箭,用弓箭近战精骑,无异于以卵击石。
  
      “噗噗噗...!”
  
      两军混战在一起,臧林麾下士兵全都舍弃了弓箭,纷纷拔出腰间战刀迎敌,可战刀仍旧短小,和手握长枪的骑兵比起来,明显处于虐势。
  
      顿时间,只一个照面,臧林的士兵就遭到了陈放前排骑兵的屠戮,长枪一出,无与争锋,只听得一声声利器插入骨肉的声音响起,臧林士兵一个个倒下。
  
      战场之上没有侥幸,在这个时候就算亲兄弟打起来,也是难分难解,士兵们为了活命,当然是殊死一战,就比如陈放的士兵,他们明知道和自己交战的是自己人,可也不会手软,因为他们要是手软了,那接下来死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为了活命,不得不尽全力。
  
      而这一切,城关上的魏宁都看在眼里,时至此时,他才确信,城外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
  
      魏宁看向一旁的士兵,道:“擂鼓,为城下的兄弟们助威!”
  
      “诺。”
  
      .......
  
      咚咚咚...
  
      战鼓一响,骑兵们杀的更欢了,连陈放和鱼跃都亲自上阵,不断收割着性命。
  
      鱼跃倒没什么,他刚刚归降,与士兵们还不熟,可陈放每杀一个人心里都在不断颤抖,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也不知道事后要面对什么样的后果,他只知道,现在无论如何也要取信魏宁,这是他来此的目的!
  
      “报...。”
  
      盏茶后,随着一声大喊,一个士兵快速跑上城关来到魏宁身旁。
  
      士兵道:“禀将军,十里外发现二十股狼烟,滚滚黑气直冲云霄!”
  
      “二十股?这么多?”
  
      李然大惊。
  
      早在数日前,魏宁便在十里外的山顶上留下了一支士兵,只要发现有敌人朝泗水关杀来,他们便点狼烟示警,一股狼烟代表一万士兵,这二十股狼烟,便是代表着二十万大军!
  
      魏宁挥了挥手,示意斥候兵退下。
  
      “看来是蒋义元来了,让弟兄们做好守城准备吧。”
  
      “诺。”
  
      魏宁看向城外的战斗,对鱼跃等人的身份再不怀疑,因为战斗到此时,臧林的一万大军几乎被杀光,而臧林本人,也受了伤,带着剩下的千余残军朝后方逃窜。
  
      魏宁道:“如果城下的骑兵是敌人假扮的,那他们和臧林交战就肯定会装腔作势,漏出破绽,而臧林也会乘机败退,可臧林并没有败退,他手下的一万士兵几乎丧尽了才退走,由此可见,城下的的确确是姜云的人马,断然无虚。”
  
      “李然,速速开门,迎大军进城。”
  
      魏宁命令道。
  
      李然点点头,迅速下楼传令,让城下负责守门的士兵打开城门,并且放下吊桥。
  
      魏宁哪里知道,他这个决定酿成了多严重的后果,连他自己也差点丧命!
  
      敌军不惜以九万大军为诱饵,焚烧了姜云五万铁骑;现在又以臧林麾下的一万士兵取信魏宁,可见庞毅也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如果这还攻不下泗水关,那造反大业怕是难以完成了。
  
      “鱼将军,魏宁在此给你赔罪,请带领弟兄们快快进城吧,敌人转眼即到,城外异常凶险啊。”
  
      见到鱼跃再一次来到城关下,魏宁大声喊道。
  
      而与此同时,吊桥被放下,城门也在这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缓缓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