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七十章 泗水关失陷(10)
    “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随我杀!”

    陈放在这时翻身上马,长枪一挑大声喊道。

    吊桥一旦被放下,就很难再拉上去了,还有那厚重的铁门,四五个军士推着都费劲;所以,陈放干脆亮明了身份,带着士兵直接开战。

    从此处到城门下不过两箭之地,骑兵眨眼就到;听到陈放的声音,将士们齐声呐喊,纷纷挺起长枪跟在他身后向前猛冲,鱼跃也是一样,他今日算是立大功了,如能攻下泗水关,对他也有莫大的好处。

    “杀啊...!”

    哒哒哒...

    战马奔腾,如长江大河,一浪接着一浪...

    城关上,魏宁瞪大了双眼,待敌人发起冲锋时,他才反应过来。

    “坏了,快,关城门,收吊桥,放箭!”

    魏宁大声猛喝,瞬间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然而,当这些命令真正传到楼下的时候,最少也是三十息之后了,而在这段时间里,敌人骑兵恐怕已经跑了两个来回。

    “收吊桥,快收吊桥...!”

    李然、魏宁、以及众多的将领在城楼上大声呐喊,期盼着城下的士兵能听的见,但城外喊杀声震天,而城上和城下又相隔五丈高,在这个距离下,如何能听的清。

    二十丈...

    十丈...

    五丈...

    这时,城上的守军朝城外拼命的射箭,可是,箭羽虽多却无法阻挡陈放等人的脚步,敌军任然是速度不减。

    只一瞬间,陈放等人便是越过了护城河,来到城门口。

    魏宁神色大惊,他猛然转身,带着李然等人以及城上的所有士兵下楼,准备在城门口阻击敌人。

    可当他来到城楼下方时,陈放和鱼跃已经冲进城中,铺天盖地的骑兵尾随其后。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魏宁不禁哀呼:“完了,大势已去...。”

    陈放等人进城后,并没有往城内冲太远,只冲了一里左右便又折返了回来,而这时城外的所有骑兵都来到泗水关中,至于魏宁却是不知去向...

    也许死了,也许逃了,反正不见了踪影。

    陈放还是遵照蒋义元临行前的嘱托,进城后不与敌军交战,而是不惜一切代价先控制城门,只要有城门在手,就等于给庞毅大军铺好了路,等后续大军一到,泗水关早晚攻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放亲率一万人马驻守城门,这一万人舍弃了战马,全部聚集在城门口,盾牌兵、长枪兵、弓箭手,全部列好阵势严阵以待,如果这时有敌军想要强行攻杀的话,他绝对能给敌人以最凶猛的打击。

    而鱼跃,在得到陈放的同意后,带着两千骑兵到处杀敌,所过之处皆可见逃跑的兵卒,至于百姓们,早就躲藏了起来,大街上一片寂静,只有无数的马嘶声以及哒哒哒的马蹄声。

    说来也奇怪,堂堂的泗水关,竟然没有多少士兵驻防,鱼跃带着两千士兵绕行了一圈,只俘虏到五六千人,连校场他都带人去了,可是没有什么人,至于魏宁,他更是没看到。

    无奈之下,他又回到了城门处,将实情禀报给陈放。

    “魏宁这小子,肯定是带着士兵逃跑了,岂有此理!”

    陈放道。

    他也是恨透了魏宁,这人太精,自大战以来,不知坑害了己方多少士兵,他刚刚就折损了千余精骑,而臧林,更是死了近万人。

    这笔帐要是不算,他如何咽的下气,他本来想着抓到魏宁后,将之交给臧林,也好稍恕其罪,可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因为连魏宁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陈放想了想,任不甘心,他看向鱼跃道:“魏宁要是逃跑,只有两条道,一则趁我们进城时,他从此门溜出,可从此往东全是我们的人,他肯定不敢;所以,他一定是冲到城内召集兵马往西而去了;你速率两千铁骑追杀,务必提他人头来见我!”

    “诺!”

    鱼跃应答一声,率领士兵再度返回城中,准备横穿泗水关,然后从西门出去,开始追杀;那是去帝都的路,魏宁唯有从这走,才能与征北大军会合。

    听上去似乎合情合理,然而轮到斗智,两人哪里是魏宁的对手,他偏偏就没有往西去,而是趁着陈放骑兵进城以后,他率领守城士兵溜出城去了,也就是往东走!

    听到这里,有人会说,蒋义元不是在东面么,而且正在朝这里赶来,魏宁往东,岂非自投罗网?

    可是不要忘了,魏宁所带人马不多,而城外又是两峡山林,左右皆可藏兵,等蒋义元进城后他再离去,又有谁能看见?

    .........

    约半个时辰后,庞毅率大军赶到,进入泗水关中。

    魏宁说的没错,足足二十万人!

    当晚,庞毅在泗水关内大摆宴席,犒赏三军。

    此役,焚烧了敌人四万多精骑,其中包括姜云,据说大火熄灭以后,连姜云的尸首都找不到了,真可谓是尸骨无存。

    此外俘虏了敌人一万多匹战马,一万多敌军,这些敌军中大部分都是泗水关内的,当然也包括猛将秦梁!

    是的,秦梁最后还是被俘了。

    说起他,恐怕现在庞毅军中无人不晓了,在那大营之外,他足足战斗了四个时辰,独自杀敌两千余人,到最后彻彻底底成了个血人。

    他就如同是个绞肉机器般,但凡和他碰撞的人,不是死就是伤,铁锤挥过无人能及。

    但可惜,再厉害也是人,也会累,杀到最后秦梁放弃了自己的铁锤,改用横刀杀敌,因为横刀轻盈,他可以坚持的更久,也正是因为此,他才能杀死两千多个敌人。

    秦梁之威,天下共知,而今日之威,丝毫不减当年,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他力竭晕死过去后,躺在血泊中竟无人敢上前,最后还是段云上去将之绑了,才送到了中军。

    此事被传为美谈,数十年后都还有人论及,许多成名悍将都自愧不如,佩服不已。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的秦梁,可没有那么威风,他已经如拔了牙的老虎,落在了乱军手中,生死不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