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七十一章 刘海毛遂自荐
    征北军大营。

    泗水关陷落的消息在第二天传到这里,秦淮闻听此噩耗,当时就倒了下去。

    如此重要的关卡,竟然落到反贼手里,这对征北大军平定北疆又增添了无限难度;最让秦淮心痛的是,秦梁竟然被俘了,而且还身受重伤。

    这就意味着他将彻底失去这个亲人,因为秦淮是朝廷太师,他根本就不会答应反贼任何条件来恕取秦梁,所以秦梁必死!

    秦家子嗣本就凋零,大多都死于战场,秦梁是除了他以外的最后一人,也是最有出息的一个,可现在也活不成了,这让他如何能不心痛。

    三日后,秦淮从睡梦中醒来,他立即将凌枫叫到了中军帐。

    如果说以前他是看重凌枫的话,那现在就是敬佩了,凌枫竟然能看穿蒋义元的计谋,而且连出入都分毫不差,这本事只怕征北军中无一人具有,他也不能!

    最让秦淮惊奇的是,凌枫并没有亲到阵前,而是就凭着几封过时的战报就洞悉了敌人的心思,其敏锐、谋略、对兵法的理解堪称一流!

    也是从这一刻起,秦淮才将凌枫真正当成了一个人物,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当成下属。

    凌枫来到中军大帐,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秦淮,他快速走了过去,行礼道:“末将凌枫,拜见太师。”

    “凌将军来了,快请坐。”

    秦淮睁开双眼,闻声而起半躺在床上。

    从这一声凌将军,还有那个请字,便可看出他对凌枫的态度有了变化,言语间都透露着一丝敬佩。

    “遵命。”凌枫也不客气,直接来到座位坐下。

    秦淮突然叹了口气,道:“还是你说得对啊,我不该让姜云带兵前去,他一到了阵前就忘乎所以了,竟不顾自己曾立下的军令状,带兵直击庞毅大营,最终落得个尸骨无存,惜哉!痛哉!”

    “只怕太师不是在为姜将军感到心痛和可惜吧?”

    “当然不是!”

    秦淮道:“他不值得我为他心痛,也没什么可惜的,如此莽夫,死了是三军之福;我可惜的是那五万兵马,那是我军中最精锐的部队,却不想就这样葬送了;还有秦梁...唉...。”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凌枫一切都明白。

    凌枫道:“姜云兵败,早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我没想到会败的这么快,还丢失了泗水关;由此可见,这个蒋义元是有真才实学啊,庞毅得到他,真是犹如神助。”

    说起蒋义元,秦淮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怒道:“蒋家这两个混账,当初他俩贩卖私盐,被官兵抓住押至帝都,我就该宰了他,可当时顾及他蒋家名气大,心一软就把他俩给放了,没想到今日竟成心腹大患。”

    蒋家以贩卖私盐为生,在北疆一带极具名望,这一点凌枫早有耳闻。

    闻听秦淮的话,凌枫道:“太师不必为之气恼,我帝国疆土广阔无垠,雄兵百万,战将千员;庞毅和蒋家二贤就算再有本事,也无法和我帝国相抗衡,反贼之举实乃蚍蜉撼树,永远不能成功!”

    “那是!”

    秦淮道:“从此处到泗水关,只需十日的路程,等兵临城下之际,就是他二人俯首称臣之时!”

    凌枫在心里暗自摇头,他刚才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秦淮还当真了,真以为庞毅是那么好剿灭的,呵呵,如果是那样,又何来以后的乱世?

    世人皆知,泗水关乃北疆门户,也是帝都门户,其战略重要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座城池现在落在蒋义元手里,蒋义元何等人啊,只要有此坚城在手,任何人想要跨过去都是不可能的。

    “凌将军...。”

    “太师,您还是直接唤我的名字吧,您这样叫我如何敢当啊。”

    “那好。”

    秦淮道:“我研究蒋义元此人有一段日子了,自战事爆发以来,他接连攻下了八十余县,其中有二十余县都是被他焚烧其粮草,之后围城至死倾城归降;由此可见,此人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断敌人粮草,你...。”

    凌枫拱手道:“太师请放心,末将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若敢来,末将必迎头痛击!”

    “你的能力我倒是不担心,不过你部兵士太少,恐非敌人对手。”

    秦淮道:“故此,我准备给你增兵,这也是我今天叫你来的原因,等下我就给黄傕义下令,让他拨一万士兵与你,你务必守住那些粮草,那可是我征北大军的命根子,万不容失。”

    凌枫点了点头,秦淮所虑很有道理,和韩子玉的想法不谋而合,早在数日前韩子玉就说过了,蒋义元必来袭营,而且袭击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后军粮草,也就是凌枫所部。

    后来凌枫自己也想了想,事实确实是如此,征北大军劳师远征,最重要的就是粮草,粮草一旦被劫或者是被烧,那北征之举也就就此中断了,需从开原各地补足粮草后,才能继续前进。

    蒋义元想赚取更多的时间发展壮大,唯此举能达到目的。

    所以当秦淮说出要给他增兵时,凌枫自是欢喜,这样一来,他守住那些粮草的把握也就更大了。

    “多谢太师!”

    凌枫起身道:“末将暂且告退了,这就前往黄将军处领取兵马。”

    “嗯,去吧。”

    秦淮摆了摆手。

    .........

    晌午过后,凌枫来到黄傕义军营。

    此时秦淮已经给他下令,所以当凌枫说明来意时,黄傕义当即擂鼓聚将,准备给凌枫增兵。

    大帐中,黄傕义将事情说了一遍,问道:“你们有谁愿意带兵协同凌枫,共同押运粮草?”

    让凌枫没想到的是,帐内十几员将领,竟没有一人愿意相助,都不愿带兵守粮,这可实在是意外了,连黄傕义都没有想到,这是天赐建功的机会啊,难道将领们都不愿意建功么?

    他哪里知道,凌枫早就成了众矢之的,被所有将领妒恨,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岂肯相助?

    再则,名义上是协同作战,但实际上将领们都清楚,凌枫和黄傕义甚至是太师的关系都不错,一旦自己到了凌枫帐下,那他们麾下的上万人都将随意被凌枫调动,这就等于失去了兵权,这等蠢事,只有傻子才会做!

    也许等大战结束后,会恢复他们的权利,但能否活到那个时候呢?

    所以,满帐将领,竟无一人应答,全都低着头。

    没有办法,黄傕义只好点将了,但就在这时,刘海却主动站了出来,声称愿意辅助凌枫,共同守粮。

    黄傕义一喜,问道:“刘将军当真愿意吗?”

    刘海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凌枫,突笑道:“当然愿意,这么好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我还指望着随凌将军一起建功呢。”

    “不过末将有个要求。”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

    黄傕义道:“你但说无妨。”

    刘海道:“我部兵士皆是弱旅,无法和凌将军的精锐营相比,再加上凌将军又不熟,此刻又大战在即,末将以为,还是由末将指挥更为妥当,将军请放心,但凡凌将军有命,末将是无所不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