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七十二章 古之奇书
    凌枫在心里冷笑,他怎么会不明白刘海的心思,自新兵考核以来,此人屡屡表现出对自己的不满,更兼以往还有那么一段过节,所以此时刘海的话绝不可信,他加入押粮队伍肯定是没安WwW..lā
  
      但凌枫很早就说了,他不惧刘海!
  
      “刘将军愿意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凌枫拱了拱手,随即转身看向黄傕义,道:“就请将军下令吧,由刘将军与我一起押运军粮,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同心同德,完成任务。”
  
      黄傕义道:“好,听令...。”
  
      ........
  
      刘海得到批准,当晚将自己的士兵转至后军,每逢扎营之时,他都会将营盘扎在凌枫身旁,看似是在保护粮草,实则居心叵测。
  
      而这一切,凌枫都十分的清楚,所以他也命令手下士兵提高警惕、严加防范。
  
      第二天,大帐内。
  
      韩子玉冲冲而来:“凌将军,这刘海居心不良,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我当然知道他居心不良,不过我不怕他。”
  
      “将军啊,你真是糊涂!”
  
      韩子玉来到座位坐下,说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你现在随时都要面对蒋义元的骑兵,如果在你和蒋义元交战之时,刘海从背后突然下手,你危险之极,形势堪忧啊。”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秦鹊摘下面罩,在一旁插话道:“把他调走不就行了么。”
  
      “要是把他调走了,那我怎么剪除这个威胁?”
  
      凌枫面带微笑,看向韩子玉道:“子玉可知我心思否?”
  
      “我怎么会不知道,就你那点小心思,我早就看穿了。”
  
      韩子玉道:“你不就是想趁此机会除掉刘海吗,可我告诉你,现在不是时候;大战在即,性命攸关之时,你怎么能...。”
  
      凌枫打断了他的话:“我说子玉先生啊,你对刘海的估计过高了吧?要不我们打个赌,一旦战事爆发,刘海最多就是坐山观虎斗,他绝不敢向我出手!”
  
      “等我战罢蒋义元,也许他会向我发难,但那时黄傕义等人的援兵已到,他想动手也没有机会了,到时我就可以参他一本,不留痕迹的剪除这个后患。”
  
      韩子玉眉头深皱,他还是觉得风险太大了,如果刘海偏偏就动手了呢?如果黄傕义的援军没有来呢?那精锐营岂非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凌枫道。
  
      “子玉啊,刘海恨我,我和他之间早晚会有一战,与其等到以后日日防备,还不如现在就将他剪除了,虽然会有些风险,但他日之险要大于今日之险啊!”
  
      凌枫一说完,韩子玉便是突然笑了起来,念道:“他日之险要大于今日之险,嗯不错,是这个道理,没想到将军早已成足在胸;那好吧,那子玉我就和你赌上一赌,我赌刘海必会袭击你,而且是在你和蒋义元交战的时候!”
  
      “你两面受敌,性命堪忧!”他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打开酒壶,将烈酒倒入嘴中:“好酒。”
  
      凌枫皱着眉,韩子玉的话他一向是听从的,既然韩子玉敢打这个赌,那肯定是有十成的把握,也就说刘海必会从后袭击,凌枫看向韩子玉,问道:“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
  
      他脱口而出道。
  
      凌枫笑道:“好,我和你赌!不过我们得弄点彩头,要不然没什么意思。”
  
      韩子玉道:“没问题,赌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禁我酒就行。”说着,他看了看手中的酒壶。
  
      秦鹊在后咯咯笑道:“就禁你酒,看你还怎么喝,难受死你。”
  
      “嘿嘿,要是禁我酒的话,我可不赌,小丫头,我可没那么傻。”
  
      韩子玉看向秦鹊。
  
      从他此话可以看出,酒对他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是十拿九稳的事,他也不敢冒险。
  
      “鹊儿别插话,我和先生在谈正事呢。”
  
      凌枫看向秦鹊说了一句,随后将目光投向韩子玉,说道:“先生,如果我赢了你...你就永远效忠我,为我出谋划策,如何?”
  
      “我帐下正有参军一职空缺,你可以考虑委屈一下。”
  
      参军,顾名思义,就是参谋军事,比军师矮上一个等级;为什么凌枫不说让韩子玉当军师呢?因为精锐营无此官职,只有如黄傕义那样统领数十万军,或者领兵在外,才有资格设立军师。
  
      闻言,韩子玉犹豫了起来,这要是输了的话,岂不是把自己都卖了?
  
      不过在思虑少许后,他又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好啊,我答应你,不过只怕你赢不了。”
  
      “没事,只要你答应就行。”
  
      凌枫微笑道。
  
      “咦,不对啊。”韩子玉突然反应过来,道:“我把自己都拿来当赌注了,那你呢?你拿什么当赌注?”
  
      凌枫摊了摊手,微笑道:“先生,只要是我有的,你都可以拿去,要什么给什么。”
  
      “你这话就有些赖皮了,你小子穷的叮当响,啥都没有。”
  
      韩子玉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你连赌本都没有,没法赌。”
  
      “那先生想要什么呢?”凌枫问道。
  
      说完此话,凌枫也在心里猜想,韩子玉到底需要什么?想了半天,他却是想不出来,以他对韩子玉的了解,金、银、钱财视如粪土,名、利、官爵不屑一顾,这样一个人,不要说是他了,天奈其何?
  
      天下间的人无一不是为了这几个字而劳心劳力,可人家都不稀罕,想要拿出让韩子玉心动的东西,实在是困难。
  
      但就在这时,韩子玉的目光缓缓看向秦鹊,面带微笑,凌枫瞧见当即一惊:“你...你想要她?。”
  
      “他哪里是想要我啊,他是想要那本天合阵法,想得美,我才不给他呢。”秦鹊嘟嘴道。
  
      韩子玉笑道:“还是小姐了解我啊,只要小姐答应借我看一个时辰的天合阵法,这桩赌就算成了。”
  
      “想的美,不借...。”
  
      ......
  
      凌枫在一旁听的云山雾罩,问道:“什么天合阵法?”
  
      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将所有的兵书都翻看了一遍,连秦鹊偷偷给他送来的也看完了,但并没有什么天合阵法,连提都没有提到过一次。
  
      难道这是一个极为厉害并且绝世的阵法?
  
      凌枫在心里不由想到。
  
      “将军有所不知啊。”
  
      韩子玉一脸垂涎的神色,缓缓道:“阵法的兴起,是在一千年前的汤朝,那时有个大将军叫乌木元,此人观林间走兽飞禽而悟阵法精髓,据说他平生创建了三部最为厉害的阵法,即天、地、人三部,人合阵法可困万物,经历代兵家发展已有变化,即是我们现在所理解的普通阵法,都是从人合阵法演变而来。”
  
      对于这些,凌枫还真不知情,当韩子玉说到这里时,他已经是惊的无以复加,照这么说来,现在他所看的所有阵法,无不包括在人合阵法之中,而这只不过是乌木元所创立的最简单最底下的阵法。
  
      “那地合阵法呢?”
  
      凌枫问道。
  
      韩子玉又喝了一口酒,说道:“这地合阵法就厉害了,不用一兵一卒,仅用一些如木枝、巨石、泥土...这样的死物,配合奇门八卦就可成阵,其威力大大超过一般阵法,善用者,撒豆成兵,阵法一出,犹如十万大军!”
  
      说到这里,凌枫明白了一大半,猜道:“先生你先别说,让我猜猜这天合阵法,是不是可以利用日月星辰布阵?”
  
      韩子玉翻了个白眼:“也没你说的那么邪乎,不过差不多吧;天合阵法是要借助漫天星宿,阵法成型时,可呼风唤雨;但这些都只是传说,无人得见。”
  
      “人合阵法遗留下来的皆为残卷,被历代兵家发展才有了今日无数的阵法书籍以及兵法韬略等,天、地两部早已绝迹,据说随乌木元长埋地下,前几日鹊小姐说家中有天合阵法,我便动了心,不过不知是真是假。”
  
      韩子玉看向秦鹊,似在询问。
  
      世之奇书,谁人不爱?
  
      凌枫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韩子玉愿意以这个为赌注,如果是真的,那他肯定值啊,天之书可呼风唤雨,地之书可撒豆成兵,得到任何一本,立即就会成为天地间最厉害的军事大家。
  
      也许韩子玉不稀罕这些虚荣,但却无法抵制这样的诱惑,因为他除了喜欢喝酒以外,还喜欢研究兵法。以前研究的是人合阵法,并且研究了十几年,现在突然有人和他说,你研究的都是些阵法皮毛,有一卷天合阵法正在向你招手,他岂能不动心?
  
      不过正如韩子玉所言,太师府真的有这样一本奇书么?
  
      一念至此,凌枫也将目光投向秦鹊。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