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枭雄终结者 > 第七十三章 夜夜防备,坐等敌军
    “鹊儿,你真有天合阵法的书籍?”
  
      凌枫问道。
  
      秦鹊没有答话,她只是微微一笑。
  
      这一刻她才找到存在感,这段时间可被凌枫欺负惨了,整天穿着厚厚的铠甲在这站岗,还带着面罩,难受死了。
  
      秦鹊来到座位坐下,摘下头盔,手一伸端起了一尊茶杯,她看了看皱眉道:“茶呢?”
  
      凌枫翻了个白眼:“你这架子这么大,到底有没有啊?”
  
      他话虽然这样说,但却是呵呵笑着上前奉茶。
  
      “这有没有嘛...我先不说。”
  
      秦鹊放下茶杯,抖了抖身上那身铠甲,愤怒道:“你以后还让不让我穿这身了?”
  
      “那你是想穿?还是不想穿?”
  
      “当然不想穿啊!”
  
      凌枫呵呵一笑:“那咱就不穿。”
  
      “这还差不多。”
  
      秦鹊想了想,道:“以后也不许再让我站岗了,累死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不许管我。”
  
      “我的大小姐啊,你说什么都行,你先说有没有那东西,如果没有,我可是要生气的。”
  
      “枫哥哥别生气啊,我当然有,要不然也不敢这么要求你了,不过...不过你们是得不到的,那东西在我爹爹手上呢。”
  
      见秦鹊终于说到了正事,韩子玉唰的凑了过来:“鹊小姐,那天合阵法,太师是随身携带么?”
  
      “我哪知道,我只在以前听爹爹说起过一次,不过...。”说到这里,她满脸疑惑,道:“不过后来就一直没消息了,爹爹也没再提起,像是从来没有过那东西一般。”
  
      “哈哈,这就对了。”韩子玉哈哈一笑,像是明白了什么。
  
      两人同时看向他,韩子玉道:“这天合阵法,高深莫测,如不晓奇门八卦、不通天文地理,是看不懂的,寻常人读之仿闻天书;太师啊,肯定是拿在手里看不懂,所以将之丢在隐秘的地方藏起来了。”
  
      “好啊,总算是有机会看看天合阵法了。”韩子玉一笑,随即看向凌枫,道:“凌将军,交给你了,只要鹊小姐答应借书一观,我们的赌注就算成了。”
  
      凌枫纠正道:“先生,你要赢了才有机会一观,如果赢不了...。”
  
      “呵呵,我必赢!”
  
      韩子玉道。
  
      凌枫笑道:“那好,那我也答应了,只要你赢了,天合阵法借你一观。”
  
      秦鹊道:“东西在我爹爹那呢,你怎么能拿得到?”
  
      “我自有办法,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么。”
  
      凌枫起身,将韩子玉拉到一旁,说道:“子玉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为你寻得。”
  
      “那好,那这桩赌就算成了,咱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相视一笑。
  
      ........
  
      两日后。
  
      经过一个月的行军,秦淮带着征北军横穿帝都北境,以及开原郡大部,终于频临泗水关边界,此地距离真正的泗水关还有四百里,听起来像是很远,但对于骑兵来说,也就一日的路程,如果是西疆汗血马,也许半日就到了。
  
      六十万大军出征,不可能连在一起行军,因为队伍实在太庞大了,如遇敌袭,很难防御;而扎营也是一样,必须分扎三座大营,即先锋营、中军帐、还有黄傕义的新兵后营,而凌枫的粮草便是堆放在新兵营中。
  
      三营之间相聚十余里,相互形成策应之势,如遇战斗,另外两座大营可以随时应援。
  
      从时间上算来,蒋义元已经攻下泗水关多日,如果他是聪明人,就一定会来劫营,而若劫营成功,征北军将不战自溃。
  
      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却是让凌枫等人等的焦急,因为他早就做好了防备,每晚都在大营中设下重重埋伏,但敌人不来,为之奈何。
  
      今晚也是一样,大军刚刚扎下营盘,凌枫便让吕雯率弓箭手一千埋伏于粮草两侧,吕畅率重甲骑一千随时待命,而剩下的三千人,则由他亲自带领,做好围堵敌人的准备。
  
      说实话,这三日来,士兵们白天要行军,晚上又要守夜,早就累的睁不开眼了,但凌枫也没有办法,精锐营就这么点人,不全部防备着,敌人要是来了,如何战的过。
  
      累就累吧,总比丢了性命强!
  
      至于驻扎在旁边的刘海所部,这两天凌枫仔细想了想,刘海要是个聪明人,就绝不会袭击精锐营,因为这样一来他也性命不保,事后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相信刘海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所以,自前日起,凌枫便将防备刘海的士兵撤回,全力守护粮草,这才是关键的关键。
  
      漆黑的夜,低沉,寂静。
  
      官道上,一队骑兵飞速奔驰,消失在夜空中....
  
      凌枫安排完所有的事后,进入营帐歇息,因为现在已经是两更天了,再过几个时辰就该天亮,又得继续行军,如不趁此机会眯上一会,天亮后哪有精神。
  
      不过在睡觉之前,他已经多次交代吕雯、吕畅两人,务必提高警惕,以防敌军来袭。
  
      大军驻扎,只有简易的帐篷,营寨、拒马等都没有安置,因为只歇息一晚就要启程,所以没有安置的必要。
  
      防御措施没有做好,吕雯和吕畅自然是无比的重视,连韩子玉都说了,敌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来,而且目标就是粮草营,两人身兼守粮之重任,岂敢大意。
  
      吕雯负责埋伏在暗处,所以他不负责巡营,而吕畅手下有一千重骑,属于机动部队,故此这巡营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此刻吕畅正带着一队骑兵行走于营间,眼眸扫过守营站岗的士兵们,不断提醒着众人打起精神。
  
      “狗蛋,警惕一点,现在正是放松警惕的时候,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们押送的是大军所有人的粮食,不能有丝毫纰漏。”吕畅来到一个士兵身旁,大声说道。
  
      狗蛋正色道:“大人放心,卑职不会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吕畅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刘大个,精神些,不要打瞌睡。”
  
      吕畅目光一扫,突然看见士兵中有一个士兵神色恹恹,精神不振,他当即大喝一声,惊醒了似醒非醒,精神有些恍惚的士兵。
  
      “大人,小的有罪,请大人降罪!”
  
      刘大个一脸愧色,不敢正视吕畅的目光。
  
      吕畅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不要自责了,现在已经是深夜,所有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振作点,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
  
      “你们要记住,我们是精锐营,精锐营就要能人所不能,不要说连续熬夜三日,就算十日,也要坚持住!”
  
      说完之后,他继续往前走去,一圈巡逻下来,守夜的士兵们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完全没有了先前神色恹恹的模样。
  
      吕畅给士兵们打完气,才松了一口气。
  
      他来到一旁的草垛旁坐下,准备休息休息,这也是他的习惯了,每隔一个时辰去巡查一遍,然后回来坐着眯眼,等一个时辰后,自会有士兵将他叫醒,然后他继续起身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