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 第五十章 萌音版《玻璃杯》~
    PS:建了个书友群,群号:42165913,喜欢的童鞋都进来聊天巴拉~~巴拉~~巴拉~~
  
      ……
  
      第二天早上,舒泓明醒来,看了一下时间,叫醒张彩霞,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端着两个饭盒,去食堂打饭去了。
  
      打饭回来,病房里的一家三口也都醒了,中年夫妻两个正拿着水盆、毛巾,让小女孩洗脸。
  
      这也是舒泓明第一次看到小女孩的正面。
  
      女孩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身上的病号服略显宽松,小脸消瘦、秀气,脸色带着病态的苍白,正瞪着一双大眼,好奇地盯着舒泓明看个不停。
  
      女孩的双眼,确实像是大米说的一样,很精神、很亮、很好看。
  
      舒泓明先把饭盒递给了张彩霞,然后才笑着和一家三口打招呼道:“早上好。”
  
      “早上好。”中年男人、中年女人都和舒泓明招呼了一声。
  
      至于小女孩,则有些怯生生的样子,并没有问好。
  
      舒泓明客套着,拉了几句家常,不像是之前那么生分。
  
      中年夫妻分别叫丁满双和林燕燕,自己开着一家公司,生活和和美美的。两年前,他们的女儿忽然晕倒,然后查出了白血病,一直坚持治疗,直到现在。
  
      聊了几句后,林燕燕端着洗脸盆,去外面倒水;至于丁满双,则拿着饭盒,去打早饭了。
  
      病房里面,舒泓明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和张彩霞还有小女孩聊着。不过,小女孩似乎很怕生,舒泓明说了好多句,最多也就“嗯嗯”了两声,有时候还会咧嘴笑一下,很甜。
  
      没过多久,女孩的父母回来,匆匆吃过饭,林燕燕似乎去公司了,只留下丁满双陪着。
  
      丁满双收拾了脏饭盒,去水龙头哪儿清洗,舒泓明又和小女孩聊了起来。
  
      聊着天,小女孩忽然歪着头问道:“你就是大米姐姐的男朋友吗?”
  
      “对,没错。”舒泓明点了点头,“我叫舒泓明,大米、小米他们都叫我大舒,你也可以叫我大舒。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丁香。”小女孩低下了头,还是有些害羞的样子,“爸爸妈妈都叫我香香。”
  
      丁香这个名字,让舒泓明不由得愣了一下。
  
      也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嘎吱”一声打开。舒泓明扭头一看,只见大米走了进来。
  
      张彩霞喊了大米一声:“大米,小米上学去了吧?”
  
      “嗯,我把她送学校了。”大米点头。
  
      舒泓明问道:“早上吃的什么?”
  
      “学校旁的早点店,豆腐脑配油条。”大米回答着,扭头看向香香,笑着问道,“香香,你也醒了?早上好。”
  
      “嗯,大米姐姐。”香香低着头,“早上好。”
  
      “早上吃饭了吗?”
  
      “吃了。”
  
      大米和香香聊着,舒泓明走出了病房,迎面就和丁满双撞见了。
  
      丁满双和舒泓明打了声招呼,舒泓明也想起昨天晚上答应大米的事,微笑着和丁满双聊了起来,几分钟的工夫,就把丁满双他们现在最大的烦恼问出来了。
  
      要说香香治病的钱,丁满双他们家底儿还算殷实,不缺钱。他们现在烦恼的,是根本没有与香香配对的骨髓——
  
      大宁国内,建有大宁骨髓库,可惜根本没找到配对能用的。
  
      舒泓明微笑着点头:“我好像还没做过捐献骨髓,我回头也会做一下测试的。”
  
      “那真是谢谢您了。”丁满双勉强笑着,道谢一声,也没抱多大指望。
  
      要是能那么容易配对上的话,他们现在就不用这么发愁了。
  
      ……
  
      上午九点半,舒泓明离开医院,大米把舒泓明送到医院门口,舒泓明也和大米说了骨髓配对的事。
  
      大米听着舒泓明说完,立刻说道:“这样啊!那我回头也去做一下骨髓配对……呜……会不会很疼啊?我听人说,做骨髓配对,好像还要抽取骨髓血……”
  
      大米很怕疼的。
  
      舒泓明翻了翻白眼:“那都是老早以前了。现在就是抽点血就行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舒泓明顿了顿,有继续说道,“而且,就咱们两个捐献骨髓做配对,能配上的几率还是太小了一些。”
  
      “那怎么办?”大米问。
  
      “微~博啊。你回去以后,发一条微~博,哪怕看到微博的人,只有千分之一去做尝试,也比咱们两个人要更管用!”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那是因为你笨呗!”舒泓明笑着调侃了一句,还刮了一下大米的鼻子。
  
      大米瞪了舒泓明一眼,蛮横地小手在舒泓明的身上掐巴了两下。
  
      舒泓明笑了笑:“中午吃过饭以后,记得去学校录歌,范晨萱的新歌已经发布半天多了,别咱们新歌上传太迟,真的追不上了。还有,上午闲着没事的时候,自己多练上几遍,别录歌的时候出丑了。”
  
      “嗯,知道啦!你很烦哎,大舒!”
  
      ……
  
      中午。
  
      下课以后,舒泓明从食堂打了一份吃的,就匆匆赶去了录音室那里。
  
      小胡、小贾都在录音室里面,吃着东西。没过多久,巨石乐队的四个人也都来了。
  
      十二点半的时候,大米才气喘吁吁地赶到,稍微做了一下前期准备,又仔细听了几遍伴奏,等到真正开录,已经是一点钟了。
  
      大米走进了隔音房里面,一切准备就绪,舒泓明带着耳机,向着小贾比了个手势:“小贾,准备放伴奏。大米,这次不录,先唱一遍,听听效果。”
  
      “好!”
  
      隔音房里面,大米应了一声。
  
      小贾播放起了伴奏,大米戴着耳机,脑袋来回晃动着,随着略带忧伤的音乐,轻声唱了起来:
  
      “你曾说我的心像玻璃杯~单纯的透明如水~就算盛满了心碎,也能轻易洒掉,装着无所谓……”
  
      大米唱了没几句,舒泓明就皱起了眉头。
  
      《玻璃杯》这首歌,是一首忧伤、感伤的歌,而大米现在唱起来,却硬生生地唱出了一种甜歌的感觉——这和舒泓明所强调的那种感觉,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啊!
  
      大米自己唱着唱着,似乎也觉得不对,不过还是坚持着唱完。
  
      然后隔音室外面,除了舒泓明外,和磊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几秒后,一个个都拍着手。
  
      “唱得还不错。”
  
      “有点感觉,不过感情代入还有点儿不到位。”
  
      “多练两遍,应该还行。”
  
      “……”
  
      嘴上虽然说着好话,但他们心里面的想法,却和舒泓明差不多。
  
      大米这唱的,嗓音上的问题姑且不论,音调倒是把握挺准的,可是那种俏皮、欢快、愉悦的演唱风格算是怎么回事?
  
      这是一首听了以后会让人心痛、心碎、感伤、流泪的歌,那些“心痛的无言以对”、“心碎了要用什么来赔”之类的歌词,和大米的这种演唱风格一结合,简直格格不入。听歌的人,恐怕听着听着就得吐槽了……
  
      “咳咳……”舒泓明轻咳了两声,然后微笑着说道,“大米,你这边唱的,基本功方面没什么问题。不过,你对这首歌的总体把握,还是不够。这不是一首轻快的歌,而是一首很忧伤的歌,你明白吗?”
  
      “嗯~~嗯!”大米点头,然后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又睁开眼,“大舒,我再试一遍。”
  
      “好。小贾,伴奏。”
  
      随着音乐声,大米再次开唱:“你曾说我的心像玻璃杯……”
  
      只听第一句,舒泓明就觉得有问题,喊了声停:“大米,不行,感情还是不对。你的想着心痛、心碎、心如刀割,但是却又不舍得伤害别人,只能自己默默感伤、忍耐着心痛的感觉……”
  
      舒泓明直接把要求说了出来。
  
      大米吐了吐舌头:“知道了,大舒。你等我一会儿,我再试一下。”
  
      又过了几分钟,大米又点了点头,再次开唱:“你曾说我的心像玻璃杯……”
  
      “不行,还是不行。”舒泓明再次打断,心里面有点无奈。
  
      大米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忧伤,但根本就没有融入感情,给人的感觉简直太假了。
  
      舒泓明皱着眉头,大米也摘下耳机,从隔音室里面走了出来,嘟着嘴道:“大舒,我是不是很差啊?”
  
      “不是,你只是感受不到这首歌的感情基调而已。”舒泓明想了想,指点道,“这样吧,你想象一下。嗯……仅仅只是想象而已,咱们两个分手了,你心里面很难受……”
  
      “噢。”大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那我想一想。”
  
      大米闭上了眼,半分钟后,大米的眼睛忽然就红了,瞪了舒泓明一眼,重新走进了隔音室里面:“好了。”
  
      “小贾,起伴奏!”舒泓明摆了摆手。
  
      小贾应了一声,再次播放起了伴奏。
  
      隔音室里,大米愣愣地,前奏结束时,忽然开口唱了起来:“你曾说我的心像玻璃杯~单纯的透明如水~就算盛满了心碎……”
  
      录音室外,舒泓明他们在听到这一遍歌声的时候,都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大米的声音,依旧是略带萌萌的声音。
  
      不过,她在唱歌的时候,每个字和每个字之间,像是粘连了起来一样,字和字不分,但却清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低声的呢喃,但却又被扩音器把音量放大,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最关键的是,大米这次的感情很到位!
  
      仅仅只是开唱的几句,就把所有人都带进了那种心碎的感觉里面——心碎成了饺子馅儿的那种!
  
      隔音室里面,大米还在低声唱着:“……那轻轻巧巧的玻璃杯~总是太容易破碎~盛下了泪水~就盛不下妩媚~究竟谁湮灭了谁~谁又能体会……”
  
      一曲结束,舒泓明他们犹自还在震撼之中,隔音室里面,大米却已经摘下耳机,忽然“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流着泪问道:“大舒,好了没?”
  
      “好了!好了!”舒泓明连忙点头,起身就往隔音室里面走。
  
      大米唱的《玻璃杯》,已经和曹慧娟那个版本的《玻璃杯》迥异,但却是绝对的经典。
  
      而且,这还是一次很罕见的一次过!
  
      完美的一次过!
  
      舒泓明进了隔音室,大米立刻扑到了舒泓明的怀里:
  
      “大舒,我再也不要唱这首歌了!我宁可死,也不要再唱了!”
  
      刚才,她想象着没有舒泓明的世界,觉得心里面好痛,真的就像是歌里面唱的一样,心碎了。
  
      那种感觉,她绝对不想再有第二遍了!
  
      PS:嗯……改编一下风格。要是有萌音妹子的话,可以试着用粘连音尝试一下,应该还是会很不错的。
  
      具体区别的话,可以参考林志炫和周杰伦两种不同的《烟花易冷》。曹慧娟唱的,是林志炫版的;大米唱的,是周董版的。各有特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