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 第五十二章 坚强却又脆弱的丁香
    Ps:建了个书友群,群号:42165913,喜欢的童鞋都进来聊天巴拉~~巴拉~~巴拉~~

    ……

    京音学院,舒泓明的宿舍里面。

    舒泓明收拾着房间,没过多久,只听卫生间的门“嘎吱”一声,大米换了一身新衣服,走了出来。

    之前在录音室里面哭地稀里哗啦的,衣服领子都脏了,只能回舒泓明这里来换衣服。

    换好了衣服后,大米蹦蹦跳跳地走到了舒泓明跟前,花蝴蝶似的在舒泓明的跟前转了一圈,俏皮地笑了笑:“大舒,我漂亮嘛?”

    “漂亮。”舒泓明说这话,把沙发上的靠垫摆整齐了。

    “哼!你根本就没仔细看嘛!说的那么快,肯定是在骗我。”大米美滋滋地坐在舒泓明刚收拾好的沙发上,半靠着。

    舒泓明没管她,走到了床边,把床单揭了下来——

    床单也有点脏了,得换一下。

    大米看着舒泓明忙活着,一双萌萌的大眼一下子瞪大,一下子眯起来:“大舒,你以后会和我分手吗?会不会不要我啊……”

    “说什么傻话呢?”舒泓明笑了笑。

    大米站起身来,手臂来回摆着,一晃一晃地走到了舒泓明身后,纤细的手臂从身后环绕着,抱住了舒泓明,脑袋枕在了舒泓明的肩头上,闭着眼睛:“可是人家就是怕嘛~今天你让我想,我只是想一想,都觉得我会死的……”

    舒泓明动作僵了一下,转身抱住了大米,拨开大米额头前的发丝。

    大米抬头看着舒泓明,轻笑着,微微嘟着嘴,模样看上去分外可爱。

    离开眼前这个丫头,他也会死的。

    ……

    两天后,星期三下午。

    医院的病房里面。

    小米放学以后,坐在陪护床上,拿着笔“沙沙”地写着作业,但却不时地抬头,看向旁边坐在床上,拿着素描本画画的丁香。

    丁香给人的感觉很文静,很温柔。她大部分时间都在躺着休息,偶尔靠坐起来的时候,就会拿起旁边的素描本,画个不停——

    丁香的梦想,是要当一个很厉害的漫画家。而且,她在绘画上的天赋着实不错,舒泓明、大米都开玩笑地让丁香帮忙画过素描,然后惊讶地发现,丁香画出来的素描肖像,不比那些街头给人画素描的人差上多少。

    “姐,这道题我不会做!”小米咬着笔头,伸手拽了拽大米的衣服。

    大米“噢”了一声,抓过小米的作业本看了一眼,轻轻撇了撇嘴:“又是数学题啊?你怎么只要是数学题就不会做?真是的……求梯形面积啊,这得上底+下底的和,乘以高再除以二……”

    大米抱怨着,还得给小米指着,教小米该怎么做。

    舒泓明刚才拿着饭盒打饭去了,教小米写作业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教完了小米,大米看着笔记本电脑上DK音乐的界面,一手托腮,很苦恼的样子。

    DK音乐界面上,范晨萱的《毕业说声我爱你》下载量已经达到了200万,再过两天妥妥地破300万;而大米唱的《玻璃杯》,上传了两天时间,下载量却仅仅只有80万。单从下载量上比较,大米这次演唱的《玻璃杯》,算是败给了范晨萱。

    然而,要说网上对《玻璃杯》的评价,却都是一致的好评,基本上每个听过人都说这是一首好歌,确实要比《毕业说声我爱你》更好听。不过,到了真正需要付费的时候,更多的人却宁愿选择《毕业说声我爱你》,而不选择《玻璃杯》——

    简而言之,《玻璃杯》是一首叫好却不叫座的歌。

    大米苦恼的时候,旁边床上的丁香忽然甜甜地开口道:“大米姐姐,你看我画的好不好看?”

    “嗯?我看看!”

    大米闻言,离开了电脑前,绕过床位,走到了丁香的病床前,在凳子前坐下,探头看着丁香画出的素描图。

    素描本上,画着的,是大米、小米。

    草草做出效果的陪护床,小米趴在支架桌上写作业,大米盯着电脑玩着。丁香在对神情处理上,似乎很在行,虽然仅仅只是简单地画了画,但大米的好奇、苦恼,小米的无奈、认真,都能隐约看得出来。

    “画得真不错!”大米夸赞了一句,然后指了指素描本,“这幅画可以送给我吗?”

    “嗯,大米姐姐喜欢,那就拿去好了。”丁香甜甜地笑着,拿过素描本,就打算把那一页揭下来。不过,她在用力的时候,似乎一个用力不对,“嘶”的一声,素描本掉在了床上。

    大米吓了一跳,连忙问道:“丁香,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

    张彩霞和小米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丁香,你怎么了?”

    “丁香姐姐,你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啊?”小米一脸关心。

    丁香明明眼睛都已经蒙雾了,依旧只是搂着手臂,轻轻地摇着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朦胧的眼神似乎变得更加好看:“没、没事的,只是胳膊忽然疼了一下。”

    大米愣了一下,站起身来:“我还是帮你叫医生吧!”

    话落,大米跑出了病房,张彩霞从病床上下来,小米也挪开支架桌,两个人走到了丁香身旁。

    丁香搂着手臂,依旧微微笑着。

    不过,笑着、笑着,丁香朦胧的双眼泪痕滑落:“我、我好疼……”

    声音轻柔,泪水从消瘦的脸颊掉落在了宽大的病号服上,浸润了衣服,一如浸透了少女的心。

    ……

    “病患丁香身上时发的阵痛,是因为病灶还有化疗的缘故。这种症状,在以后还会逐渐加剧,我们的建议,主要药物止痛,还有按摩身体……我们会尽快帮你们找寻合适的骨髓配对,尽快挽救病人的。香香她很坚强,不过,从她现在的情况来看,拖不了多久了……”

    大米拉来了医生,医生检查完以后,去打饭的舒泓明、丁满双、林燕燕也都从食堂赶了回来,在病房外听着医生的嘱咐。

    晚饭后,丁香吃过了药,丁满双和林燕燕陪着丁香,有些无神地给丁香念着一些新闻。

    像是北部俄罗斯省的独~立武装分子又和政府军交火,还有非洲几个小国战乱,引发灾难等等之类的内容。

    丁香蜷缩在被窝里面,只留下头在外面,不时地问着什么话。

    等新闻念完以后,丁香光头后仰,看向开始变暗的窗外风景:“妈妈,你说明天会怎么样啊?明天会有太阳吗?快有一个星期没下雨了,我好想下雨的时候,能去外面走走……”

    丁香很喜欢雨中漫步,那感觉很美。

    “没事的。我们以后还有机会的。”林燕燕勉强笑着。

    “嗯。”丁香点了点头。

    看病房里气氛有些怪,舒泓明和大米一起出了病房,走到了住院部前的园子里,慢慢地溜达着:“大舒,你说怎么办啊?医生说丁香已经拖不了多久了。”

    “你说了发微~博,不过微~博上也没多大用啊。”

    微博发出去两天多,响应大米那条微博的人,根本寥寥无几。

    三天时间相处,心善、同情心泛滥的大米,可是很替丁香着急的。

    大米要做什么,舒泓明当然也要帮着一起做的。

    “嗯……”舒泓明沉默了一会,然后忽然开口道,“要不,咱们一起唱首歌吧。”

    “唱歌?”大米愣了一下。

    舒泓明点了点头:“咱们一起唱一首歌,号召一下,应该会有些用吧。”

    唱歌,总要比空荡荡的一条微~博更有效果一些。

    “是吗?”大米皱了皱眉头,然后忽然道,“大舒,说起唱歌的话,要不你牺牲一下?咱们许诺,谁的骨髓要是配对成功的话,你就给他写一首歌。对了,咱们要不再和丁叔叔、林阿姨商量一下。他们之前不是说,要是真的有配对合适的,让他们出五十万都愿意嘛?那咱们索性把这个条件也给写到微~博上去……”

    大米絮絮叨叨地提了一堆意见。

    舒泓明闻言,笑了笑:“行,就按你说的来!”

    现在努力做些什么,总要比什么都不做强!

    Ps:呃呃呃呃呃呃,描写丁香好痛苦……

    越写越舍不得…………呜呜呜呜……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